從不慶祝七一主權移交

主權移交已經十八年了,但我從來不會因為中共接收了香港而有任何慶祝的興致,反之更是一年比一年厭惡。一句講哂:完全因為九七前的香港好過現在。

沒有刻意抬高昔日殖民地政府的管治能力,但是香港人一直追求的生活基本需要──人人安居樂業、社會欣欣向榮,英國人大致在主權移交前算是做到了。當然150年的殖民地管治歷史,香港人也經歷了艱難的歲月:二次大戰後香港百廢待興、房屋、醫療、教育都是社會的頭號問題、加上當時貪污風氣十分盛行,昔日的殖民地政府亦有不少缺失,過去的社會問題也不會比今天的來得容易處理。

六七暴動的出現,成為了近代香港發展的轉捩點。經歷了十年「麥理浩時代」全方位的發展,由七十年代後期到九七主權移交前夕,大部份香港人親身感受到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成就,英國人為香港奠下繁榮安定的基石,這個中西共融的現代化都市創造了洋紫荊最光輝的歲月。我們絕對不會認同自己是英國人,卻因為身為香港人已感到自豪。

憑著「信」‧迎接九七
當年我們沒法主宰自己的未來,單憑一個「信」字--相信《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以為未來香港仍然可以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縱然經過了89年的「六四事件」,甚至香港人爭取民主的進程沒太大躍進,但是當日我們只能選擇留港的一群,只有以樂觀的心態面對主權移交,間接地催生了「民主回歸論」的想法。

過去殖民地時代的港督擁有近乎獨裁的權力管治香港,不過在七十年代以後香港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經濟上的成就、並且我們享有的自由,讓我們仍有信心面對將來。縱然當時民主的進程並不急速,但是英國人為我們留下良好的管治制度,讓我們相信從英國皇家徽章改變為中共的五星紅旗、由中共委任的特首取代了殖民地時期的港督,香港的盛世會延續下去,卻沒有料到主權移交後會變得如此天翻地覆。

洋紫荊變成了紫荊花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任內最後一份的施政報告(1996–97)中,曾經對於香港未來有以下的問題作判別:

  • 香港是否仍然擁有一支精明能幹且能秉承一貫專業精神的公務員隊伍?身居要職的人員是否深得同事及廣大市民的信任?他們是否純因本身的才幹而獲聘任?
  • 特區政府是否根據本身的政策,自行編製財政預算,還是受到壓力,須按照北京所定的目標行事?
  • 香港金融管理局是否在不受外力干預的情況下,管理香港的外匯基金?
  • 香港在國際經濟組織中,是否表現出真正自主?
  • 香港的立法會究竟是因應香港市民的期望和特區政府的政策制定法例,還是在北京的壓力下執行立法的工作?
  • 香港的法院是否繼續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運作?
  • 廉政公署是否繼續大力打擊各類貪污活動,包括那些可能涉及中國利益的活動?
  • 香港在執法工作方面,是否會繼續維持本身的國際聯絡網?
  • 港粵邊界狀況是否維持不變?香港人民入境事務處是否繼續實施獨立的過境管制?
  • 香港是否仍然享有新聞自由,可以不受約束地報道中國的消息,以及一些會引起中國強烈反應的消息?
  • 集會自由是否會受到新的約制?近年舉行的周年紀念活動和晚會是否仍舊准予舉行?
  • 駐港的外國記者和傳媒機構是否可以繼續自由採訪,不受管制?
  • 人們以和平方式表達對政治、社會或宗教的意見,會否受到迫害或騷擾?
  • 香港在不斷演進的期間,是否會繼續以公平和公開的選舉,選出能夠真正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議員?
  • 支持民主的政界人士能否繼續活躍於香港政壇,還是會在外力壓制下,被擯諸局外或受到排斥?
  • 在《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訂明的各個範疇內,行政長官是否真正能夠行使自主權?
     《96–97施政報告》第89段

可悲的是十八年後的今天,似乎上述的問題沒有一題可以得到正面的回覆。過去殖民地政府一直不談民主,直至香港前途落實後才逐步推行「代議政制」,最終彭定康在《基本法》的框架內給予最大的民主,香港人亦欣然接受。反觀主權移交以後,不斷將「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掛在口邊的特區政府卻不能有效施政,甚至令越來越多香港人怨聲載道。

掛羊頭賣狗肉的中共
望著中共的五星紅旗,還有香港的五星紫荊花蕊紅旗,彷彿早已表明了香港要逐步被「染紅」和「陸化」,這朵香港本土獨有的洋紫荊已變成了中共的紫荊花。中共常以殖民地時代的「不光彩歷史」來肯定香港九七主權移交的合理性,但是一個只有65年歷史的專制政權,卻偽裝繼承了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同時以反殖民地主義的意識形態為借口,專橫地吞下了過去150年香港獨特的歷史發展,否定了本土經濟、社會、文化,也不尊重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和意識形態,為自己掛上了中國歷史文化的羊頭,賣的卻是中共專制下扭曲人性的狗肉。

在中共管治下的香港,我沒法看到光明的未來。特別是2047年後,中共仍會繼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管治嗎?十八年後的今天尚且不能,何況是2047年後的將來呢?從2003年開始,不少香港人也會參與七一大遊行來表達對特區政府施政的不滿,我們也相信強大的群眾力量能夠影響政府的一點點施政。然而經歷了「遮打革命」,如今政改方案被否決了,那一份無力感卻再次令我思考香港人可以如何走下去。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otakhon.wordpress.com on June 29, 2015.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Ho Tak Ho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