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下的香港人

我們這一代很少人沒有看過《英雄本色》,那是導演吳宇森的成名作,也肯定了周潤發、狄龍及張國榮等人的精湛演技。或許以今天的眼光再看這部八十年代的電影已不再新鮮,甚至有點刻意營造和誇張,電影中所講的江湖道義更是一個不存在的虛構情懷。

然而當我們將一套接近三十年前拍攝的電影,放進今天香港人的處境中,卻莫名地發現周潤發飾演的Mark哥呈現出九七主權移交後香港人的起起跌跌:過去曾經意氣風範,卻為了兄弟而失手退敗,但仍然忍辱負重,等待谷底反彈的機會。最終為了爭一口氣再戰江湖,這份志氣正是今天香港人需要的真性情。

憑努力打拼天下
 電影中Mark哥和豪哥經營偽鈔集團,成功為他們賺了大錢,也在江湖上闖出名堂。Mark哥以偽鈔點煙的一幕,更盡顯個人的意氣風範。不過他們並非一開始就飛黃騰達,Mark哥在餐廳分享以往出生入死的經歷,反映他們也經過一番努力和付出,才有今天的成就。同樣過去香港人靠著個人拼勁,赤手空拳打出天下,也開創了自己的事業,享受得來的經濟成果。

只是豪哥為了弟弟阿杰的前途,決定完成最後一次買賣後金盤洗手。卻在台灣進行交易時被人出賣而入獄,也牽連到香港的父親喪命。Mark哥為了豪哥到楓林閣報仇,也賠上了一隻腳。兩個主角突然間在人生路上遇到挫敗,從高處跌進谷底。香港人在九七後遇上金融風暴、03年沙士、08年的金融海嘯,接二連三的經濟打擊使我們陷入逆境中,再沒有昔日東方之珠的風采。

在新的世界重新做人
 三年後豪哥出獄,但是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阿杰因為過去的事不肯接受豪哥,亦因為豪哥的背景而影響了仕途;豪哥以前的手下阿成已上位成為犯罪集團的話事人。豪哥明白世界不再一樣,也無法回復昔日光景,只希望可以重新做人。於是他去了堅叔經營的士行從頭開始,雖然困難重重,也不被家人諒解,但仍然願意努力生活下去。

香港人經歷了經濟上的衝擊,明白如今的香港已不再一樣。過去香港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不過時而世易,今天的中國已經「上位」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火車頭,彷彿我們只可以依靠中國的「關照」才有生存的空間。一向務實的香港人只有踏腳實地從頭開始,縱然今天的經濟環境已比過去的狀況艱難得多,卻仍然不放棄自己做人對事的原則,謹守我們的核心價值。

找回昔日失卻的東西
 豪哥找到Mark哥,看到Mark哥的落寞,兩人重遇無法不令人動容。Mark哥想和豪哥再戰江湖,然而豪哥卻想脫離過去的世界,重新開始。阿成試圖拉攏豪哥卻不成功,於是也不肯放過他們:放流料令阿杰中伏、逼害Mark哥、派人搗亂的士行。

最終Mark哥忍受不了,他要反擊,一吐怨氣,一掃過去的陰霾以重振雄風:「三年,我等咗呢個機會足足三年!我咁做,唔係要話俾人聽我幾威!而係要話俾人聽,我冇咗嘅野可以親手攞番!」在真實世界中,《英雄本色》是吳宇森在事業低潮時拍攝的電影。透過這一幕,吳宇森將自己最想說的訊息表達出來:寄望可以把握一次機會再戰江湖,從谷底中反彈,為自己爭一口氣。

多年來香港人一直都堅毅實幹,縱然面對逆境也願意默默承受,寧願選擇正確的路途也不願向中共賣賬。偏偏主權移交後中共仍然不肯放過香港人--我們本來擁有的核心價值不斷被奪去,享有的政治空間逐步收窄,並且越逼越緊,就連曾經承諾過香港人的普選也在「8.31」的人大決定後「落閘」,將香港人逼到近乎絕路的邊緣。

重新演繹的「Mark哥精神」
 經歷了「遮打革命」,香港人已重新演繹Mark哥這一段經典對白:「我咁做,唔係要話俾人聽我幾威!而係要話俾人聽,我冇咗嘅野可以親手攞番!」那一份震撼不單是為了自己的個人榮辱,卻是不能被動地容讓中共對香港人咄咄進逼。處於紛擾不斷的政改問題上,香港人不能再含糊地活下去,卻要向「袋住先」說不。或者我們可以想一想Mark哥在《英雄本色》的精神:「我發誓,唔會再俾人用槍指住我個頭!」--同樣今天不能再讓中共以「假普選」強逼我們接受。

今天發哥深受香港人的愛戴,除了他對人態度親民有善、毫無架子、起居生活跟大眾無異,他的一言一行深受我們欣賞和尊重。或者更重要的是:無論戲裏戲外的他完全流露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真本性:生活不離地、不趨炎附勢、堅忍不屈,並且願意付上努力爭取那被奪去的東西。

Mark哥在《英雄本色》的經典對白之一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otakhon.wordpress.com on March 30,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