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 SOUTH AFRICA VISITING

2016年七月曾到南非出差一段時間,拜訪當地客戶,當地老闆清一色都是白人或是阿拉伯人,黑人皆是工人階級。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下班時間從黃沙滾滾的約堡工業區經過工業區旁平民窟,再開進約堡市區的景色與行人變化,從工廠下班出來的幾乎都是黑人藍領,一群人慢慢地往平民窟前進,開過高速公路進入市區後,才開始看見白人。和客戶的對談時,每個客戶都認為南非未來幾年的經濟不會太好,南非早已從金磚五國退下陣來,其中一個原因是黑人員工越來越難管,要求的福利也越來越多,其中一個開普敦的老闆甚至說工業區附近有一批黑人會趁晚上到工廠裡放火燒工廠。只要在資本主義國家永遠存在著勞資問題,在台灣是即便是在美國我相信也是,但在這勞資問題不在單單只是勞方與資方的問題,更是種族問題。

約堡工業區下班的黑人工人
白人家庭的晚餐,左方為女主人,右上方為黑人僕人

差間有一晚,代理商Philip邀請我們到他家裡吃晚餐,他家是個小莊園,一進門有兩個古董車車庫,後面有個游泳池,雖然當時是冬天,但池裡還是盛滿了水。當下我才意識到,平常被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Philip似乎頗有錢。進入餐聽時,餐桌上的裝潢我只在歐洲貴族的相關電影裡看過。

女主人搖搖右下角的鈴鐺,黑人僕人會將下一道菜端出來,給客人夾取。

餐間當要開始下一道菜時,女主人會搖搖他前方的鈴鐺,黑人僕人會將菜端出來,供客人夾取。Philip本人已經移民美國,我好奇地問平常這麼大的家裡有幾個人住,Philip表示他其它兄弟姊妹都移居其他城市了,家裡只剩他媽媽跟五個僕人(當時我只看到兩個),聽完後我看了看外面的游泳池,再看看他年事已高無法游泳的媽媽,我想游泳池如果不是給僕人玩水用的,就是只是個奢華的裝飾。

那天的晚餐應該是我目前吃過最奢華最貴族式的一次晚餐,但也活生生血淋淋近距離的看見了南非黑人與白人社會、經濟地位的差異。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