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sugar man

在一般人的認知裡一個銷售量百萬的歌手應是急財富名氣於一身,在路上被粉絲包圍,但在這故事裡卻完全不同。

SEARCH FOR SUGAR MAN講述尋找一個在南非紅透半邊天,卻沒有人真正看過,甚至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歌手的故事。

一個美國六零年代的墨西哥裔歌手 Rodriguez出了兩張乏人問津的專輯後便銷聲匿跡,沒想到這兩張專輯卻飄洋過海到了八零年代的南非,為正處於種族隔離政策臨界點的南非人提供了情緒宣洩的出口,這張專輯在開普敦、約堡街頭大賣超過百萬張。

看完電影後會覺得這個故事很不可思議,但回頭看看六零年代的美國社會與八零年代的南非,這張專輯會在南非大賣似乎就不難理解了。1960年代美國的種族歧視政策真正開始被提出來檢討,最有名的便是1963年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在華盛頓大遊行中發表I HAVE A DREAM的演講,以及美國國會在1964年通過民權法案宣布所有種族隔離和歧視政策為非法政策。雖然主要受迫害的是黑人,但亞裔跟墨西哥裔也間接受到種族主義的影響。在那樣開始有人帶頭高呼種族平等的社會氛圍下,當時的音樂與藝術也記錄了這些受迫害種族的生活與心境。

Rodriguez身為一個1960年代的墨西哥裔歌手,在這兩張專輯中也隱隱約約可以聽出他對這個種族主義時代的不滿,最有名的SUGAR MAN開始第一句便是 Sugar man, wont you hurry, Cause I’m tired of these scenes,sugar man是當時美國街角販毒者的暱稱,歌詞表達了因為厭倦了這個時代,藉由毒品抽離當時的種種不公平,整首歌後段配樂也開始變得迷幻,有如進入吸毒恍惚的狀態。其他在CLOD FACT專輯中的其他歌曲如STREET BOYS、 FORGET IT,雖然曲風不同,但多多少少都可以聽出類似的詞句。

約堡曼德拉廣場上的曼德拉銅像

南非從 1948到1989間實施了嚴格的種族隔離政策,直到1990年曼德拉被放出獄成為南非總統後,才漸漸的解除了這些不平等的政策。在時隔近二十年後八零年代南非的社會氛圍,與六零年代 Rodriguez身處的美國都處於種族主義的臨界點,這也是為什麼 Rodriguez的歌曲可以唱出當時南非人的心聲,宣洩種族議題的出口,成為南非人的精神支柱。

WAVING FLAG原版

這使人想到加拿大歌手K’NAAN的WAVING FLAG,這是我也是最喜歡的歌之一。K’NAAN出生在東非索馬利亞,13歲時因為索馬利亞內戰加劇,因此舉家移民到加拿大。雖然這首歌用輕快勵志的曲調,鼓勵人即使環境不公平仍要正向面對,但歌詞中也記錄了非洲黑人社會的無奈與不公。 Love is the answer, that’s what they say, But look how they treat us; make us believers, We fight their battles, then they deceive us. Try to control us.這段歌詞中不斷提到they,雖然沒有明確指出是誰,但很明顯地是在暗指統治階級的白人。(http://bbs.ngacn.cc/read.php?tid=3409124)這個網址完整翻譯了整首歌的歌詞。

waving flag因為太受歡迎,還被翻唱成2010年南非世界盃足球賽宣傳歌曲,保留了原本輕快勵志的曲風,但種族相關較偏激得歌詞就被改編了。

和COLD FACT一樣,這首歌雖然出自加拿大,但在南非紅極一時,還被改編為2010南非世界盃足球賽的宣傳歌,因為這兩首歌同樣引起了南非黑人的共鳴,不同的是waving flag是2008年的歌曲,代表種族階級仍然存在於現在的南非社會中,雖然南非的黑人在政治法律上已獲得了自由,近幾年的南非總統都是由黑人擔任,但白人仍然控制了南非的經濟,2016年拜訪南非時,遇見的客戶老闆皆是白人,黑人都是藍領階級(請參閱另一篇south africa visiting)。

回到尋找甜蜜客,當時網路還不普及,據說第一張COLD FACT是由一對美國情侶帶到南非去的,之後大肆被拷貝,成為了南非當地青年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的主題音樂。南非人對這個在種族隔離時代下給予他們精神寄託的歌手一無所知,大家都認為他曾經在美國紅過,但是後來無法迎合市場口味而過氣,最後無法承受現實的Rodriguez在演唱會上舉槍自盡,但沒有人證實過這個說法。導演在安插這個橋段時音樂氣氛都做得洽到好處,即便先前已經看過影評,看到這個畫面時仍然差點相信了,畢竟這個死法,很適合一個追求完美的音樂家。

Clarence Avant問導演錢重要還是Rodriguez重要?雖然最後也沒有透過他找到Rodriguez

導演 Malik 是Rodriguez的粉絲之一,為了證實這個傳言是否為真,四處尋找這個神祕的搖滾歌手。一開始順著這張唱片的源頭找去,認為銷量這麼好的唱片,只要順著金流往上找,就能找到Rodriguez本人,但這個過程頻頻受阻,Malik說他在當時就聞到了髒錢的味道。順勢找到了三家南非的出版商,都說有給美國發行商版權費,但在追蹤到美國發行商老闆Clarence Avant時,他說了一句錢真的重要嗎?你要找的是Rodriguez還是他的錢?並且有些激動,讓人懷疑,但還是沒有在這找到Rodriguez。而後他們照著歌詞中的地點尋找去了倫敦、阿姆斯特丹、甚至到過Rodriguez家鄉底特律,但還是一無所獲。最後是Rodriguez的女兒在他們設的尋人網站上留言,才開啟了電影後半段的故事。

導演訪問Rodriguez

找到Rodriguez後,導演問他如果知道自己是個超級巨星感覺會不會很不錯,Rodriguez答不上來,我想在他心中勢必還有些遺憾吧。之後Rodriguez受南非唱片公司邀請到南非巡迴演唱,在那Rodriguez受到巨星級的待遇, 在演唱會上幾萬名的粉絲,在羅利葛斯出場的那一刻所有的粉絲都站起身來,持續10分鐘得尖叫和瘋狂吶喊,這讓羅利葛斯非常感動,當他唱起了那首Suger Man,一首接一首的唱著粉絲一直渴望親耳聽到的歌曲,Rodriguez還感性的對著粉絲說:「是你們的召喚讓我又活過來了」。在找到Rodriguez後,已經年邁的他仍然留著年輕時唱片上的一頭長髮,仍然帶著時髦的墨鏡,不像上年紀的男人會做的打扮,感覺他留著這樣的長髮,就是他不妥協現實,象徵仍然在等待他時代來的時候。

在南非巡迴了30幾場後,許多人的人生都變了,導演之一從約堡搬到開普敦開了唱片行,Rodriguez的小女兒留在南非結婚生子,但Rodriguez沒有留在他紅透半邊天的南非,也沒有跟唱片商要回版權費,而是回到底特律繼續原本的屋頂繕修的工作,回歸平凡的生活。這樣的結局更讓人敬佩這位傳奇歌手。

看完這部片後另一個主角也很讓人敬佩,那就是這部片的導演。他原本只打算花三年完成此片,但為了找到Rodriguez,六年間來回美國南非多次,花盡家產, 起初使用攝影機拍攝,後來由於經費不足,已經三年沒有收入的他,後期許多畫面皆是以iphone拍攝而成,並且獲得2013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大家說人因夢想而偉大,但在這部片中會發現,追求自己夢想時,可能也意外的完成了別人的夢想。雖然不知道導演為何這執著於Rodriguez的故事,為了完成這部紀錄片,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但他完成這部紀錄片時,除了讓他獲得了奧斯卡獎,更重要的是他完成了Rodriguez年輕時的夢。而Rodriguez年輕時的歌手夢,也在不知不覺中解放了二十多年後許多南非人受壓迫的靈魂。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