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在這,我已經在準備跨年了。」同一個星球上的人們依著不同的設定,在不同時刻倒數尖叫。

於是我們匆匆忙忙出門,目標是,早上十一點(臺灣時間零點)抵達時代廣場。結果,我們在3 Avenue 149 Street(對我們而言完全沒有意義的一站)這一站和臺灣一起跨了年。

但也接受了這樣的出槌,改去大都會博物館。

– —

於是得到了1231的貼紙門票。逛了波斯、鄂圖曼和北非,然後是亞洲、木乃伊,最後是歐洲的盔甲區。

博物館掠奪了全世界,但也是環遊世界,一票到底。參觀的過程中,仍有很多好奇,忽然想到,我可以開學跟伊朗人或摩洛哥人討論啊!謝謝2017年帶我到這裡。

– —

第二個目標,是吃一頓豐盛的新年餐。路途經過了白雪靄靄的中央公園,興奮地「餓意」都沒了。樹木邊的草地被白雪覆蓋,畫面全然不同,卻突顯了樹木生命的強韌。

網友推薦的Kunjip果然沒讓人失望,從小菜到石鍋拌飯、豆腐鍋、部隊鍋、蛋湯(不知名稱),每一樣味道都很好、料很澎湃,圓滿的年後第一餐呀!

– —

第三站,「還是到時代廣場看看吧!」但刺骨的寒風和人潮把我們順利擊退,拍了幾張警車管制照,就決定鑽回地鐵。

最後,跟著電視倒數了,看著影像中的人發抖,我終於明白,他們真的很冷很凍,因為我穿著兩件外套體會過雙腿痲痹,瑪麗亞凱莉一襲露胸鏤空設計小禮服,不發抖才不科學。

– —

是一樣也不一樣的日子。每天,穿上外套、戴上毛帽與手套,花三分鐘穿好雨靴,已經不去計較今天零下幾度了(回程查了一下,是攝氏-13度),因為,「穿上最暖的」是唯一生存之道。

「體驗」到底是什麼?它不能吃,卻是人類花錢、花時間所追求。或許單純是好奇心作祟吧!但是,我真的不想在鼓勵學生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時,滿是心虛,我知道我想體驗在不同的語言和文化中生活;然後,也或許,這可以為自己的生存開創另一條路吧。

還有很多事情想留下紀錄(例如,美國人類在雪中的生活方式、留學生的可能處境、國族認同等等等,列出來提醒自己啦),希望接下來能慢慢補上。

今天是美國時間一月一日,晴天,雪未融。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