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想像新媒體

怎麼怎麼整體的去思考新聞議題會是一件重要的事

很久以前我就一直想不透,到底「市面上」在說的新媒體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因為有很多的討論似乎是把網路原生媒體就當做新媒體了。所以我當時就開始想像,網路原生媒體到底算不算「新媒體」呢?其實再怎麼說,十多年前就有了明日報這樣的網路原生媒體,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看,那麼最近紛紛成立的網路原生媒體實在也不怎麼新啊。

早上聽了李志德的演講,他比較有意思的是採用正面表列,所以列出一些舊媒體時代沒有的特質,這些就成為新媒體的表徵。這些正面表列我當然沒有一一記下,但我覺得一旦用了這樣的表列,那麼其實新舊之間的界線就越來越模糊,因為不管用的好不好,一旦開始用了這些元素就會成為新媒體?又或是有些其實難以評斷的元素,所以也就回到我原來的假設,其實現在這個時間來講新媒體聽起來都是很奇怪的啊。所以我就很不懂那些新媒體的座談跟專家怎麼看待當下「新媒體」的概念。

但是雖然我覺得新媒體這個概念目前感覺是個假議題(當然如果你要簡單的描述如雨後春筍般林立的新網路媒體,用這三個字來作為簡稱大概還是會有人看得懂),可是新的新聞形式倒是應該可以來仔細的討論。我覺得不論是哪一家媒體,成立時間多長,都有可能有創新的新聞形式。

對於新的新聞形式,其實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定會是有非常多元的樣貌。他肯定不會是一種正面表列的元素集合,事實上當我們在媒材上可以運用的技術不斷翻新之後,所有的這些元素都有可能用來呈現這些新的新聞內容,因此怎麼用其他的方式來討論新的新聞形式這件事的意義遠遠大過到底在新聞裡加入什麼元素才是新媒體。

我之前在淡江大傳分享的時候,有用了一個例子─「THE RWANDA PROJECT」,他其實是一個攝影的專題,可是其實非常的有震撼力。也就是單純的影像有沒有可能做成新的新聞形式呢?當然是有可能的。或者有沒有可能一個題目看起來用了許多我們過去談新媒體常常會提到的元素(例如圖表、互動),可是卻讓人看起來很像舊的新聞形式呢?

這裡我們小小用不同的方式來詮釋「媒體即訊息」的這個概念,其實我們現在可以在新聞上使用的媒材已經遠遠大過過去的總和了,除了文字,聲音,影像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最新技術跟互動方式。但是每個題目中使用什麼樣的元素其實也是某種程度傳達了我們對於這個新聞的解讀跟詮釋。

新的新聞形式,主要關鍵應該會在對於題目的思考方式,也就是對於題目尋找最適合的形式以及元素的組合。尤其當我們有越來越多可以使用的媒材時,到底怎麼樣可以最好的去描述手上的這個題目就變得相對重要,所以我在淡江的時候就提出可以把這樣的新聞題目用藝術的方式思考呈現形式。當然我們可能必須比藝術家用更直白的方式去描述議題,但是整體的思考跟脈絡卻是相似的。

新的新聞形式其實比較會是有趣的題目,我們完全可以理解,過去這麼長久歷史的新聞書寫方式並不會消失,但是必然可以會跟新的新聞形式同時提供資訊給讀者。

呈現的方式是一種新的新聞未來的走向,而新聞的產製流程也許是新的新聞另一個可以被拿出來的討論的部分,當然這目前還只是我自己的想像,可能會需要更多的討論跟驗證。如果可以有不同的新聞產製流程,也是屬於「新」新聞的其中一個創新。

我想,在新的新聞呈現或產製如果會有所不同,完全不同的媒體形式可能有機會想像出來,但現在,我確實還沒看出現在有什麼新的媒體樣貌。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Hsin-chan Chie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