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與人文間的空間關係構築一片美好地景(Landscape) – 關於「地景」

關於「地景」

「地景」(landscape)是一簡單卻複雜又極其迷人的詞彙。我想以現在的社會狀態,若不真心真切的踏入了解「地景」,是很難有專業的管道領悟它的。因此身為一新生「地景人」,讀了兩年的地景學系,加上我自我對地景的摸索後,發現大眾並不認識;然而「地景」卻就是在平常發生的事件,因此應該要有人能去做普及大眾這件事(讓人們意識何為「地景」),我想這也是目前全體「地景人」最重要的課題-普及「地景」。這篇將會一開始說明我所定義的地景,並娓娓道來地景為何、地景建築為何?嘗試的說清楚「地景」。

何為「地景」(landscape)?何為地景建築(landscape Architecture)?

首先我認為這兩個雖相關但是是不同的詞彙,其來源與歷史源於也不同。因此我會分別去談這兩個詞彙。

地景 Landscape

Landscape 會分成’’land’’&’’-scape’’。

‘’Land’’所譯指的是「土地」,泛指的是環境,而環境可以理解為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風景與景觀),而環境本身就有帶有空間概念在裡頭。

自然環境(風景)為來自上帝之手,也就是原本大自然的事物,森林、草原、大海⋯等。景觀是人看見風景的再現,滿足人類的想像、需求的人造環境,譬如整個庭園與整個城市,也就是由人創造的3D的實像(一個被界定的空間場所)。風景與景觀融合的平衡成為如何的地景交由人類的行為,風景純度越高的地景越接近自然,例如那荒郊野地;而風景越少而大多為景觀的又分成兩種,一種是模仿自然,通常為直接利用自然元素的人造環境(ㄧ手),例如田野、古時庭園;另一種,便是自然元素的再加工(二手),展現了人類的科技技藝,例如城市。如今,我們大多生活在高純度的景觀裡。

‘’-scape’’ 原文為德文的’’schaft’’其意思是「一束」,而背後帶有「組織」的概念在裡頭。因此現今的普羅大眾會以為「地景」就是種些花花草草,然而概念上並不是如此,花草源於自然,是我們所使用的元素,我們用此元素去組織事情,在意的是元素彼此的關係,在人與土地關係上無論是人與人、人與生物、生物與土地…等。

Landscape 可以說是這些關係的介質(媒介)

確立「地景」後,我們可以來談談這之中的關係。

土地的事實(風景)

土地是有表情的。可以發現土地有地形的變化,如:平原、山地、河谷…等,且我們生活在時間的線性空間裡頭,土地時時刻刻都在變動,科技的進步對於土地的利用方法與關係也隨之變動。因此地景的空間是「動態」的。

來自土地表情的詮釋-再現(景觀)(環境的解釋)

接續上述,人們透過閱讀土地的表情,投入自己的情感及需求,再造了環境。如何再造?人們對自我的生活空間有了詮釋,可能來自過往的一些來自環境的經驗,也可能投入自我的情感意識,最終這些多樣的元素組織成「景觀」。

環境上的美學

環境上的美學,從上述而言,其實景觀就是環境上的美學,環境是我們的畫布,環境上的任何物件是其元素,人類運用智慧創造工具來雕塑元素,如何組織起來便是設計。然而其元素多樣複雜,美學又是一門大學問,其具有個人附加價值牽扯欣賞與消費的行為在裡頭。總之,景觀是人與環境最美的藝術/關係。

花園(GARDEN)

其實述說這麼多的景觀,其實就是再說花園的概念。花園(GARDEN)分成”GAN"+"ODEN/EDEN","GAN"意指保護防禦(圍的概念);"ODEN/EDEN"意指享樂、娛樂,因此花園為意指圍塑作為享樂和娛樂之地(伊甸園)。景觀之於建築;花園之於住宅。為抵禦外來力量的生活空間而形成,從住宅到花園。當人們的生存需求被滿足後,人們開始學習享樂、追求美的境界與藝術。

此時人與環境產生了另一種關係-人們擷取美的環境元素放回自己的生活空間裡-花園便形成了。

文化(CULTURE)

土地的表情影響人們的行為,一個族群的共有行為生產出文化,而在時間空間裡,文化不斷延續,因此人一出生便受其文化影響。每個文化對土地的使用都不一樣,可能是源於土地表情的不同,也可能為文化的詮釋。例如:能發現花園的生產就有許多類型,對環境美的詮釋不同,有法國花園、英國如畫風花園、義大利花園、中國園林、日本枯山水…等。因此也可以將景觀視為環境上的文化(NATURE+CULTURE)

景觀-都市後的反思性

時間前進,文藝復興,工業革命,都市出現,公共空間產生,對環境不再侷限於花園,而是更大的尺度-公園或甚至城市,然而都市發展下人們開始反思與土地之間的關係應當何去何從?而又在現代主義如此成功的情況下,景觀是於都市下的產物嗎?在此狀態趨勢下,該如何定位「景觀」?是從生態出發還是經濟出發?

景觀建築(Landscape Architecture)

這門專業術語是於建造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師(Frederick Law Olmsted &Calvert Vaux )所提出的詞彙。所以去研究中央公園能夠找到許多景觀與建築之間的水平發展與垂直發展的關係,都市與環境的關係。因此人類在與環境的關係應當為主導自然、馴化自然、服從自然?(SYSTEM)

美國紐約中央公園

空間(SPACE)

我個人認為,空間是大愛的,不牴觸任何事物,包容一切。因此我們用這個「 」(虛)來使用。而我們平常再說空間空間,我覺得精確的說是再談「空間感」這件事,我們以『動』作為感知來體驗空間的界定所帶來的(空間感 ),而界定是指由互相的物質所產生的關係。那些組織的元素便是空間實的部分。

The Sensation of Space:Architectural Review

景觀是環境上的美學是關係之間的介質,有者地形地貌土地的表情,而人投入其情感與文化,將其空間「雕塑」了使其空間感能容納其行為在其場所。

Isuma Noguchi, Play Mountain

談「地景」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以說文解字的歷史來源(歷史是很重要的,是創新的開端)。從SCHAFT(一束、組織)開始;從自然-風景-花園-都市反思-景觀建築,談空間為何物,其雕塑的加減,內而外的感知到外而內的界定。但其實希望的是能夠透過專業但易理解的文字敘說傳給每個不知道「地景」想知道「地景」而成為「地景人」。

補述

寫了這麼多其實還是很模糊的(似懂非懂),然而其有個好理解的方式。可以想像為是一個基模(shema )(像一張具紋理的紙(紋理=土地的表情,不是空白的!),每個人(SIGN )觀看的方式都不一樣,畫師、地理學家、建商…等,對土地的認知顯然是不同的(SENSIBILITY ),他們絕對是會有不同的再現方式與組織在更大的尺度上(SYSTEM)。而從古至今,經由每個人對土地描述的擷取分析後的詮釋,因此地景是時間的一個個片段的累積,具有建構性與層次的。

SIGN(自我)-SENSIBILITY(感知)-SYSTEM(系統)。

題外話,以上述而言是以慣性的物理角度出發,然而若時間為我們方便認知而產生的存在,時間因我們而生,若能擺脫時間的慣性,那樣的地景空間為何?(常態為我們穿梭在地景之中)換句話說,時間的慣性思考操弄著我們,沒有我們沒有時間;沒有我們沒有地景。透過時間感知著(觀看)空間。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