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当众尿过裤子

我小时候就当众尿过裤子。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阴影的面积随着年纪的增长不停变大,就像发育的胸部一样。感谢问这个问题的人,可以让我好好回答一下。

我小时候特别胆小,害羞,心理戏份特别丰富。老师上课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尿急。在上课之前,我喝了很多橘子汁。严格来说,那是用黄色的饮料粉末用开水冲融化制作的,我和一位要好的小姐姐一起喝,因为那是她家的,她随时可以喝,所以大部分给我喝了。过年的时候,几个儿时的玩伴一起聚会。小姐姐喝着黄色的饮料,和我聊起来这件事情,我觉得她在挑衅我,我当时喝了酒,脸红红的发烫,警惕性有些过高。在她去洗手间的狭长走廊,我堵住她,她笑着问我干嘛啊。我亲吻她的嘴,她用力挣扎,把我的一只手从她胸上拿开,不让我的另一只手掀开她的裙摆,把我的舌头用力用她的舌尖从她嘴里抵出来。我快速走掉了。她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你为什么亲我?我什么也没解释,她不知道我在恨她,不怪她给我喝橘子汁,我挺喜欢喝的,我只是怪她提起这件事。为了报仇,我才亲吻她,想给她也留下一个长达多年的心理阴影。

到了上课的时候,我发现我憋得不行,小脸发烫,估计涨的通红,老师还在讲台上恼人地念什么泉水,还有喷涌之类的,这些词汇阵阵地刺激我的尿意。我不敢举手,因为刚上课,我说要去厕所,老师会责备我,同学会笑话我。我急中生智,灵机一动,想着也许我可以直接尿在地上,因为我坐最后一排,后面不会有人看到,前排的同学们都在看黑板。我想着我尿在地上之后,再把我身后的一个空玻璃瓶放在尿液里,装作瓶子里的水洒出来了不就可以了吗。

我扭动身体脱下裤子和小内内,没有人发现。可是我刚开始尿,就觉得哇哦好舒爽啊,我无法控制的尿完了。这时候班级里弥漫着尿骚的味道。这个味道带着骚气喝橘子汁的清新,让人无法忽略。就像有经验的女生闻到石楠花的味道,会带着奇怪的表情四处查看一样。班里的老师停止讲课,同学四处打量。

终于,他们发现了是我,老师强制地拉开我双脚,我脚下的尿液像小溪一样流的满地都是。同学们大声笑起来。我被老师气呼呼地抓住耳朵揪了出去。我那时候还小,不知道什么是自杀,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跳楼的,那种羞愧让我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下课了,同学们齐声地喊着我的名字,大声地说某某某,尿尿!某某某,不害臊!某某某,真搞笑!我捂住耳朵,飞快地逃跑了。我被喊了大约有半年多,随着升级和分班,我被嘲笑的次数才少了一些。

这件事对我的心灵伤害是很大的。我更加的敏感,害羞了。我见人就脸红,低着头走路。说话声音很小,写字也写得很小,步子迈的很轻,晚上经常害怕。我不想上学,我告诉妈妈。妈妈问我为什么,我就低头不说了。在夜里我睁大眼睛,无数次假设如果没有这件事,我的生活该是多么快乐啊。

上初中的时候我去了新的学校了,在新的学校,大家都觉得我很温柔,很多人和我交朋友。那时候我的作文写的很好,老师不止一次夸我,描写的特别细腻。我渐渐建立了自信。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洗手,那一排水龙头的尽头,我弯着腰洗着手,哼着流行歌曲,阳光洒满我身后的阳台。忽然水管爆开,我的裤子溅湿了,望着湿湿的裆部,往事如潮水般涌来,带着骚骚的味道和橘子汁的味道。我快要哭出来了,正好我们班的一位小学妹上厕所,她是个爱脸红的扎马尾辫的女生,每次数学题解不出来,讲解的时候问她懂了吗?她就羞涩地伸一下舌头,快速地缩回去,小声说,不懂。我总想在她伸出来舌头的那一瞬间抓住她的舌尖,然后凑上去仔细地舔。不过她的伸缩速度太快了,我陷入她的可爱了,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出手。

她看见了水龙头旁尴尬的我,她急忙地避开,走了几步又回来,紧张地搓着手说,你等着啊。她飞快地跑回教室,回来的时候拿着她的校服上衣,让我围在腰间,我系上去,正好可以遮挡。我走了几步,校服快要掉下来,她笑着帮我系。当她系完,才发现她的两只胳膊围着我的腰,一个标准的拦腰抱的姿势,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站在一旁说,记得还给我哦,扭头就走。我说,喂?

她说,啊?我说,你还没上厕所呢。我们俩都笑起来,她脸红红的去女厕所了。我笑着走开了。

那天下午,是她的衣服一直帮我遮挡着,那是一种暖暖的关心。虽然我的裤子湿漉漉地贴着我的皮肤,我的小内内也湿了。可是我却有一种隐藏着小秘密不为人知的小确幸。我和小学妹频繁交流眼神,带着心照不宣的微笑,她是那么可爱啊,我是多么感激她啊。也许这就是我在某个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在操场角落的树荫下强吻她的原因吧。我知道她不会怪我的,她也许有些喜欢我。我亲吻了她之后,她扭头站起来想走,我拼命拉住她,她脸红红地看着地面上的蚂蚁,我用大拇指触摸她的两片热热的软软的嘴唇,她的头更低了,脸和脖子都红了。我想让她舔我的手指,那样我就可以仔细的看一下她可爱的舌头,她却摇头不答应,快要下课了,她才勉强含住我的手指,在她热热的充满湿湿口水的小口中,用舌头搅动我的手指,我闭上眼,感觉要飞起来,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直到今天我还有这个爱好。

当众尿裤子的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我也不在乎了。我想,每个人都会收到打击和压力,可是呢,世界这么大,总有一个调皮的人,想揭开你的伤疤,可是呢,总有一个好心人,帮你把这些不好的事情释放出去。

想和我聊天吗?我的个人微信号(不是公众号):qqqqqqqqabcdefg(8个q加abcdefg),加我为好友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