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程崴舞生死 任憑肉身撒野

現年29歲的編舞新銳許程崴。(杜宜諳攝)

【中國時報20170510.全國文化版A16】

李欣恬/專訪

杜宜諳/攝影

「我覺得死亡並不可怕,一個人的死亡就像一個人的出生,同樣值得歡慶。」現年29歲的編舞新銳許程崴(見圖,杜宜諳攝),家裡開設生命禮儀公司,自小他在棺材、骨灰罈間穿梭、成長,對生死接觸得早,也有獨特的看法,並將其融入創作中。近期推出新作《肉身撒野》,探討生、死、靈魂與肉身之間的關係,5月中旬在高雄春天藝術節演出。

無懼!童年在葬儀社度過

許程崴表示,當年他跟著姊姊的腳步,誤打誤撞闖入舞蹈界,在考上高中舞蹈班之前,是一個打籃球的小男孩,「在讀北藝大舞蹈系期間,為了創作而探索家族,將我眼中所見的世界化為作品的過程,也改變了我的一生。」

許程崴表示,家中親族開設禮儀公司,從小他經常被忙碌工作的大人安置在葬儀社、太平間或是焚化場等地,與堂兄弟姊妹在棺材、骨灰罈中玩躲貓貓,曾因為躲進棺木而被大人罵,也對孝女白琴哭泣的方式感到好奇,「小時候不懂得害怕,也不懂大人們在忙什麼,長大了才知道,原來大人們在忙這麼嚴肅的事情。」

許程崴說,在學生時期創作雖獲得肯定,但是也遇上瓶頸,嘗試各種現代舞題材,始終找不到著力點,「我開始問我自己是誰,我從哪裡來,我為什麼要編舞,從這些問題中找答案。」

獨特!創作聚焦鬼怪死亡

為了尋找創作的獨特性,許程崴開始訪問家人,從中了解生命禮俗、傳統祭儀,並融入作品。2012年作品《喪》,描述陰間裡歡鬧鬼怪迎接亡者的狀態,獲得文化部舞躍大地舞蹈創作比賽優選獎,2015年作品《禮祭》則描述亡者初抵陰間不知身在何方,以紅色的燈光表現陰間場景,並在演出過程中點香、拜拜,象徵生與死的連結、亡者與親人的連結。此作曾於2016年前往英國愛丁堡藝穗節演出,今年底也將再度受邀前往香港演出。

此回《肉身撒野》許程崴再度探討生死議題,「這是我創作的另一個階段,我不明確使用有形的葬儀符號,好比拿香,而是回歸身體表現,安排舞者以身體表現人生的苦難與歡喜,以及面對罪惡時身體的扭曲,這是一場屬於肉身的狂歡。」

《肉身撒野》將於5月19日至20日在高雄駁二正港小劇場演出。

(中國時報)

中國時報20170510.全國文化版A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