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光 - CherryPay,真的嗎?

Photo by Thomas Quaritsch on Unsplash

前陣子看到許多櫻桃支付的新聞,甚至連天下都寫了一篇專文,底下一片網民歌功頌德,認為台灣政府毒害新創,根本與民爭利;真的是這樣嗎? 從我的角度來看,絕對是支持新創的,不然像我這種專門扶植新創長大到出場變現的顧問豈不是要喝西北風了?但偏偏事情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假設櫻桃支付就地合法,他要怎麼玩,政府都不過問,很快地就會出現西瓜支付、草莓支付、蘋果支付,各家都拼命的調低手續費搶市場,只要能擁有最多金流、撐到最後的業者就能贏者全拿;這個過程中很有可能虧損或者媒合對象良莠不齊,如果這間每日金流上千億的支付業者拿了你的新台幣,但你國外商店卻一直沒有收到指定貨幣,此時這間支付業者恰巧宣告倒閉。

我猜一定不是真的倒閉,只是另一波吸金後捲款潛逃罷了,這樣的類龐氏騙局剛好有百年歷史,只是隨著科技不斷進步,人心禁不起誘惑,只要制度有漏洞、法規不健全,罪惡就滋長其中;我並不是說櫻桃支付做了這樣的事情,而是只要跟錢有關都必須謹慎再謹慎。

Photo by Rick Tap on Unsplash

回頭來看看櫻桃支付話題的可能爭點:

1.若營運實體設立在台灣,遵守台灣法律是必要的,這個規則到世界各國皆是如此,沒有例外,充其量可以在法律尚未規範的地方保持彈性,但若直接違反法規,我看不出來有任何替新創說話的必要。絕對不可以因為是新創所以稍微不守法,這是本末倒置。

2.目前金融新創非常多,尤其是金流的新技術,所以可以去申請金融監理沙盒,一張公文下來,根本是違法的保護罩,就算違反現有法規,也都有金管會協助解套,為什麼不事先去申請呢?想要做新創,本來就該自己努力解決各種潛在風險,沒道理等著政府修法修好才去享受先行者優勢,創業本來就是艱困的歷程,旁人沒辦法喊燒

3.原文中提到大陸法系與海洋法系,根本是胡說八道,雖然大陸法系又稱為成文法系或德日法系,但不代表法律沒寫的解釋就是禁止,在中華民國刑法中也是罪刑法定主義,只有三十六種罪名,沒落在這三十六種裡就是無罪,民法也崇尚私法自由,只要滿足各種民法邏輯的合約都是可以相互約定的,原文寫法學概念根本嘲笑天下人沒念過法律。

4.CherryPay應該是違犯了銀行法29條,非銀行不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不然以違法吸金論處,但CherryPay到底是不是國內外匯兌還很難說,都還沒起訴呢,等一審判決出來再來說嘴也不遲,再者這一條法規其實非常常見,就連電商平台販售儲值金、發放獎勵金,都可能會落入29條的範疇,大多數用心一點的業者都會找專業人士來協助規避,CherryPay如果真的被這一條弄倒,我只會覺得他們很不用心而已。

這個世界不就是懲罰不用心的人嗎?不要因為新創就無限上綱,台灣新創要是這麼糟糕,怎麼還一堆年輕人趨之若鶩?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低薪環境造成的….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