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就是建在流沙上的一座大廈

建在沙土上的房子,隨時倒塌。

人大常委剛剛通過了高鐵一地兩檢決議,將西九站的內地口岸區劃入內地的司法管轄,行使內地法律。本地的大律師公會怒斥為違反《基本法》的舉措。

現在,很多人的理解是:《基本法》是香港法治制度的基礎,是所有本地法律條文的根源,甚至香港整個政治制度和行政系統,都是靠《基本法》建立起來的。一句話,《基本法》就是香港的根本大法,是香港這座高樓大廈的地基,所以任何人都不能違反《基本法》。

這種說法不假。看看《基本法》第八條:

第八條
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還有《基本法》第十一條:

第十一條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觸。

「既然有《基本法》作為香港的根本大法,根基這樣穩固,那又何需擔心呢?」很多人這樣想。

這種想法的錯誤之處,就像你身處一座高樓大廈的地下,看見大堂燈火通明,雲石地板富麗堂皇,就推斷這座大廈的根基,一定十分穩固一樣。

要看一座高樓大廈是否穩固,當然不是看地下大堂,而是看大廈的地基,究竟札得多穩多深,是不是豆腐渣。

那麼,香港的根本大法《基本法》,它本身的地基又是甚麼?一個很普遍的看法是引述《基本法》第八章「本法的解釋和修改」,當中的第158及159條詳細列明了《基本法》要在甚麼情況之下,才可以進行解釋和修改,而釋法和修法的機制和程序,又是甚麼。

以《基本法》第八章作為《基本法》的根基和法律基礎去看待,這種說法之普遍,是每當每次傳出人大常委又通過釋法去干預香港事務(例如之前用解釋宣誓條例去DQ議員)之時,人們都喜歡用《基本法》第八章去做擋箭牌。

但這種說法不妥當的地方在於:《基本法》第八章的條文,其實都是屬於《基本法》之內的。用《基本法》之內的條文去作為《基本法》的根基,是否有點別扭?一部法律大典,又不是自有永有的上帝,又怎可能自己撐起自己?

那麼,在《基本法》之外,那裡可以找到《基本法》的根基?答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嗎?不是,而是這個:

http://www.basiclaw.gov.hk/tc/basiclawtext/images/basiclawtext_doc9.pdf

《基本法》真正的根基,源自於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決定」。就是這個。

哦。原來又是人大的決定。

那你會說:根據這份「人大決定」,《基本法》是根據《中國憲法》去制定的,那麼《基本法》的根基,不是《中國憲法》嗎?

那你就實在太天真、太傻了。

話說當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由1966年至1969年,大量的黨、政、軍高層幹部被打倒,毛澤東消滅了各方政敵,集大權於一身,並在1969年4月召開中共九大,正式確認毛澤東權傾朝野至高無上的帝皇地位。之後,中共就開啟了修改憲法的程序,到了1975年1月,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經修訂後的《中國憲法》文本正式通過,並於憲法正文,寫入了毛澤東思想。

哦。又是人大決定。

看到了沒有?無論是《基本法》還是《中國憲法》,都是人大的決定。人大的決定是怎麼來的?答案很簡單,就是來自中共、來自黨。黨説甚麼,就是甚麼。黨永遠正確。甚麼「人大決定」,只是個橡皮圖章。

林鄭說得很正確,香港的法律界人士,不要常常表現出精英主義,動不動就以為香港那一套是最好的,內地有13億人,國家這麼大,有很多事情,很多做事的方法,香港人,要學識得去尊重哦。不要動不動就用西方三權分立的民主憲政制度那一套去看中國,中國自有中國的制度,人大的決定,就是人大的決定,那是一言九鼎的,那是不容任何人去質疑的。

今次人大常委通過的一地兩檢決議,就像一部X光機,幫我們照清楚香港這座高樓大廈,真正的地基是甚麼。答案是:《基本法》只是地下大堂,深入地底的地基,其實是「人大決定」,而「人大決定」,說穿了就是黨的決定,是中共高層說了算,也就是在中共領導人的一念之間。

香港這個東方之珠,這座宏偉的高樓大廈,根基原來是建立在流沙上。這令我想起年輕時在教會唱的一首詩歌:

只有愚拙人才會將房子蓋在沙土上。大雨降下、大水往上漲,房子就倒塌,永不存留。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品書齋主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