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6 Lake of transformation

起了大早和尤里安娜道別後,M再次地當起帶我看牙的保姆,因為這個意外我也在這裡多待了兩天。今天的診所相較昨天的顯得老舊許多,同樣是年輕的女醫生,但今天這位簡直是天使!她看了看我的嘴,明快地判斷說這沒有急迫的危險性﹝也就是照X光片的錢可以省了﹞,也給了我一線希望,這顆牙可能還有救,但當然在歐洲要做一顆臨時遮醜用的假牙在短短幾天內是不可能的。走出診間,我甚至連掛號費都不用付,雖然遮醜仍沒有著落,但總算可以放下健康的疑慮了。M幫我預約尤里安娜在柏林的牙醫,作為最後的希望,終於,在維也納的牙醫踏查告一段落,我是該放下了。

回到住處,和M聊著當時在台南駐村時的作品,那是把人的心智化為一幅神奇而豐富的地圖,我想我此時的位置,是在畫中央的那一座”Lake of transformation”吧。我們去到隔壁間的工作室 (這幾天馬提克打地鋪的地方),看著眼前比較像科學物件的作品,試圖更了解這位有如怪博士的朋友,聊著聊著,馬提克回來拿行李準備告別了。我想起我們三人當時在台灣的道別,好像自己總是會因為某個內在或外在的原因,無法與生命中相遇的人們更靠近一些。

總之,一切都開懷多了,希望一切不會太遲。我加快了速度,回到museum quartier的MUMOK和Kunsthalle Wien看展,前者是收藏展,後者是展場無比幽暗陰鬱的Ydessa Hendeles個展,回想起來,只有MUMOK café的那個1.8歐元的巧克力馬芬是有顏色的,即便後來努力讀過展覽資料,還是生硬的無法下嚥,就別強求了,藝術也是要靠緣分與直覺的。倒是蠻喜歡擁有傲人Egon Schiele收藏的Leopold Museum,除了觀眾太多之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約好九點半與M在廣場碰面,一起參加美術館的音樂會活動,卻因為自己時間沒抓好遲了十分鐘,沒有網路的我們兩,本來就講好有遇得上就一起沒有就當彼此臨時有事。我在天暗的廣場尋覓不著,落寞地看著收攤的老阿伯身影,這是這趟旅行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寂寞。直到遠處傳來M的呼叫聲,熟悉的跨步動作與笑容,我的寂寞瞬間被喜悅瓦解。在MUMOK聽了場簡約清新的音樂表演,今晚是孩子般單純易滿足的小幸福,過了三天,經歷了雨中的絕望,經歷了淋浴後的仿若新生,經歷了許多從沒經歷的種種感受,我想我終於,幾乎接受了這一切吧。

今日看展:
https://www.mumok.at/
http://kunsthallewien.at/#/en/exhibitions/ydessa-hendeles-death-pigs
https://www.leopoldmuseum.org/

Written by

just talking to myself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