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哈布斯堡王朝的黑暗輝煌

晴朗的這天,回歸一個人的城市漫遊,在還沒進入藝術堡壘的路途中,好好的閱讀欣賞這座花園之城,如今看到當時的紀錄,將鏡頭鎖定在相鄰的粉色系建物、從沒見過的路邊彩色花朵,晃啊晃的,抵達被綠樹綠葉簇擁的維也納藝術之家(Kunst Haus Wien)。

正在展出的好巧也是來自芬蘭的攝影藝術家Elina Brotherus的個展,以她極其個人傳記的創作風格著稱。這些作品有些是記錄著自己從年輕到中年的流逝光陰,一張展卡上寫著: 「十二年前 (27歲),我經歷著生命重要的時刻,我正要開展認真、獨立的創作,所有的一切就在我前方。真實的人生就要開始。而今我的人生到了另一個轉折,我來到中年,每張照片中我都看見自己未來的死亡。人生並不如我所期盼那般。很快的我要學會接受,並哀悼那些永不會實現的夢,哀悼逝去的時光,和那個不再存在的年輕的自己。」這樣平凡而感傷的自白立刻地拉近我與這位藝術家的距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系列,紀錄的是藝術家中年求子的歷程,一樣的誠實面對自己的所有期盼、痛苦與失敗,最後是釋然,一張照片中,面對鏡頭的她抱著一隻狗,右手比出中指,標題「我的狗比你的醜小孩可愛」讓我會心地笑了。我的年紀不若她年長,若按照年紀,大約能體會她的人生苦楚的一半吧,當時即將35歲的我,也是卡著不上不下的,即將不再年輕,卻也還未尋著自己的位置。但論坦誠而自由,我則是太貧乏太不堪了阿。

藝術之家的另一個常態展是獻給此建築的設計者Hundertwasser,雖不是特別喜歡那有機繁複的馬賽克風格或繽紛色彩,整個展場以建築模型搭配大量說明讓我看的興趣缺缺,那「地面不平」的概念還是讓人折服。要談生態建築他也是位影響深遠的重要人物,可惜除了此處,當初匆忙蒐集資料時維也納似乎是找不到足夠的相關案例,只有很多觀光的網站上標榜著綠色維也納,或花園城市的字眼。這部分就待繼續關注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看完展,總算要前往最精華的觀光區,瞻仰華美無比的指標建築,見證哈布斯堡王朝的輝煌,然後照例往小巷鑽去,尋找黑暗,和童話下的悲劇痕跡。巧遇的一個紀念碑沒讓我失望,是藝術家Olaf Nicolai的創作。X型的立碑,需要拾級而上才可看見立碑最上面的題字。象徵著個人走向群體秩序、參與權力關係的那段路。說明牌上寫著「向那些為自己做決定、反對同質化、做出獨立行動的人們致敬。」這是回應二戰時期納粹掌權時頒布的三萬筆死刑判決,處決著包含任何拒絕加入納粹、反抗的異議者與異議者的支援者。而戰後的審判時,”Austria — the Nazis’ first victim”的主張讓奧地利諷刺的以受害者的身分免除任何責任與罪名,甚至倖存者還得背負懦夫或叛徒的罵名。此時彼時,誰犧牲了,誰自由了,這個公共藝術的深度之高令人佩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覺得今日漫遊已足夠之際,走到附近的一處公園休息,快要黃昏了總讓我特別容易感傷,也突然憶起在赫爾辛基、布達佩斯的時刻,與那時的自己,想著這一切都會是過去,然後再努力的提醒自己珍惜當下,即使沒有永恆。

在維也納的最後一晚,用微薄的旅費宴請這趟旅程中患難見真心的M,雖然他推薦的中國餐廳好難吃哈哈。又是一個不到午夜不眠的夜,M的房間已經讓我有家的自在感,或許才過了半個月,我已開始想念那樣的自在感了。

Written by

just talking to myself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