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 第三度柏林

Life moves on.
M窗邊的那株大麻葉見證了我們戲劇般的重逢與道別,終於要還她清幽的生活了,一直一個人住的她,應該是個不太怕孤單的人吧?

我們沿著微微爬升的坡走到了地鐵站,M的擁抱一樣用力,在她的微笑與鼓勵中我還是像個小孩般哭了,好像那個時刻就該用又哭又笑收場吧。面對著兩大包行李,我再度隻身上路。

在前往柏林的Flixbus上選了一個最自在的位置,相較於飛機我是更喜歡客運的,窗外的風景親近真實的多,漫長沒效率的時間反而給我莫名的安全感,可以好好的準備迎接下一段未知。即使準不準備的好從來不是由時間的長度決定。

巴士緩緩駛向北,經過了布拉格的時候我又再度被回憶的浪潮捲回過去。算算發現是離此刻八年的事了,當時的我還在英國念書,趁著假期一個人就跑來布拉格。這麼久的時間我的內在又改變了多少呢? 還是這麼執著、放不開,固守著安全疆域的我,只能靠著無法避免的外在事件逼自己成長─ 在Budapes的電音音樂會迷離搖擺,在Vienna接受自己可笑的缺齒外貌,也因此領受到溫暖的友誼。生命的平滑表層之下有無限暗湧,這世界也是吧,如果我始終這麼的控制狂,又能透過這些自以為豐富勇敢的旅遊與踏查參透幾分呢?

到柏林的時候已近傍晚,地鐵站的另一端Z大大地揮著手,熟悉的朋友、熟悉的城市 (這是第三次造訪),直接地跳過適應期,更輕鬆的或許是─終於可以講中文了。Z帶我吃的晚餐是懷念的Doner,這樣的重逢或許也更超現實,我們是在2012年以網友的身分彼此相遇的,當時還一起參觀柏林的美術館呢! 想想我們兩個都老大不小了,但都還是過著像學生般的消費生活也蠻有趣。

很幸運的可以借宿Z在貝塔寧藝術村的房間,讓我接下來一周的開銷省下不少,抵達時Z其實忙著申請下一階段的各個展覽機會,我們雖同處一室,但生活完全顛倒,我照常著午夜前上床的習慣,她則是徹夜在電腦前工作,等到天亮我準備出門時,她才倒回床上大睡。窩在工作室一個單人床墊上,感謝著這一切的熟悉安全,卻也受到Z的無比認真的樣子衝擊,她這麼努力緊繃地為了一件事,而我有沒有什麼事,是讓我真正堅信並願意全力以赴的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Written by

just talking to myself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