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所及的街头,有一家酒馆,名为蛤社。蛤社里什么都卖,从五十年窖藏红酒,到三半年窖藏白酒。啤酒,分为三档,5%酒精,10%,和20%。除了酒水,还有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小吃。大饼油条糍饭糕豆浆,甜烧饼,咸烧饼。早餐时会有许多人来用餐。淡水街头,人流匆匆忙忙,或是路过,或是故意停留,大概都会来蛤社,吃一餐大饼油条,配上十年好酒。所谓幸福,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烧饼的甜味充斥喉咙。我明白。

迟来到蛤社,找个空位坐下。蛤社里布置得简陋,倒不如外表看得风光。木头长凳,八十年代的长板凳,也就是在江南水乡里常常看到的那种。木桌子,棕色,取了上好的木材作为材料,刷了一层棕褐色漆,在房间里静静安坐。头顶上的电扇呼啦呼啦地转,正是江南夏季,一丝丝凉风大概能带来一点清爽。迟轻车熟路,前去收银台,一个甜烧饼,一杯甜豆浆,热的。付了钱坐下,不一会儿菜就上齐。

忽然门口闯入两个彪形大汉,腹肌十六块,穿着黑色紧身衣,手持皮鞭,就如电影里的明星一般,露出令人疑惑的笑容。来到店门口,直接来到收银台前 — —

“你们老板呢,给我叫出来,有事找他!”

“可……”收银台前的小妹不知两人是什么来头,竟如此有气势,便不敢轻举妄动,偷偷拿出了手机。

“够了!”迟跳了出来,“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欺侮一个小女子?当年我和华莱士谈笑风生的时候……”

“关你什么事!走开!”黑衣大汉一把推开迟,“这家蛤社,没想到竟如此不要脸。别家三块二毛五一个的糍饭糕,在这里竟然要卖四块,我作为昆仑山丐帮混混,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他!”

“你这么做,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我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什么店铺没见过?当年我们丐帮强盛的时候,这条无人街一半的店铺都是老子开的!但看看现在……”

蛤社外下去了淅淅小雨。人们赶紧撑起了伞,准备离开。

水慢慢浸润了房前的门槛,江南水乡,一时迷雾蒙蒙。

“我今天就是想得罪你一下……”彪形大汉话音未落,服务员的脸突然通红:“老……老板来了……”

只见门口的水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它身长一米有余,四脚着地,头与身子连在一起,嘴巴长成八字形,下面的呼吸泡还在一鼓一鼓地有节奏地收缩。它穿着衣服的花纹甚是奇怪,黑白相间,条纹状,背面更是疙疙瘩瘩。它拥有惊人的力量与速度。

迟抬头望去,蛤社里的钟转得猛然快了。一分钟变得只有五十九秒。在这里,在无人的淡水街头,一只迷之生物从天而降,改变了一切……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迟遲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