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譬喻:心理諮商與整理房間

我的個案跟我說,他覺得來諮商就像打掃房間。

我跟他談了超過一年,每個禮拜一次,一次60分鐘。有一天,他忽然有感而發地在諮商裡這樣跟我分享。他說:「一開始,我遇見你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談自己,所以就把全部的東西都丟出來,不確定對你來說哪件事重要,哪件事不重要,於是想想,乾脆就全部都說。談了幾次以後,開始覺得內心有些空間了,然後再把一些丟出去的東西拿回來。」

他告訴我這就像打掃房間一樣,一開始心裡的房間堆滿雜物,根本沒有足夠的心思來整理他們,所以就都搬出來,直到清得差不多了,才有力氣想:「我希望自己的房間怎樣擺設?」他接續說著:

「我覺得你就像清潔員一樣,走進我的房間,幫忙我搬東西、掃地、拖地,還跟我討論房間該怎麼擺設。現在,我的房間已經蠻整齊的,不過一個禮拜過去還是會稍微亂掉,所以就每週請你來整理房間。當然啦,是我們一起整理,一起。」

我很喜歡他這樣的說法,也在經過他的同意後,演講或跟新個案說明心理諮商時,都會引用他的想法。我想,與其透過心理師說明什麼是心理諮商,不如由個案自身的感受去談,更具體。有時個案的聯想與創造力,總是讓我驚豔,並且深深佩服,打從心裡欣賞人們對於事物的感受力。

你的房間現在怎麼樣了呢?

後來又有一次,他連續好幾週談了同樣的人事物,感覺整個人好疲憊。我不確定他是否真的想一直停在原本的話題繼續談下去,於是問他:「此時此刻你現在的房間怎麼樣?」他停頓了一會,跟我說:「蠻亂的。」

「嗯,我的房間沒地方坐了。」

然後我們就停下腳步,一同想想自己為何在這些紛雜的事物裡被困住了,甚至無法在心裡留個空間讓自己喘息、休息、呼吸。

你想誰走進你的房間?

許多人都曾問過我:「我該怎麼選擇心理師?」若是簡短的說法,我通常都這樣說:「跟隨你自己的感覺,你喜歡他,感覺投緣,那也許就會是個適合你的心理師。」

然而,如果借用整理房間的概念,也許我能說得更清楚:「你可以感覺看看眼前這位心理師,你是否願意讓他定期地走進你的房間陪你整理每樣物品。」什麼樣的人我們會希望他走進「我們的房間」?通常是一位懂得尊重你的人,不會一走進房間就東張西望、未經同意就隨意搬動你的東西,甚至隨意亂坐,讓你覺得自己的空間被打擾了。

不過心理諮商也不只是邀請他人走進房間。這位走進房間裡的人,可能得跟你一起面對東西的丟棄,或是拾起某些讓自己不自在的回憶。換言之,他要會是一個讓你覺得跟他共處在房間裡會覺得「可以」的人。我刻意避免用「舒服」而是用「可以」的原因是:有時心理諮商不一定是讓你感覺舒服的,但絕對是要可以尊重你的,可以好好傾聽或陪伴你的。你要感覺自己可以跟他好好討論能夠怎麼整理房間。

我怎麼知道諮商有沒有效?

也有人曾經問我:「我跟我的心理師談了一陣子,我怎麼知道這樣談好不好?」面對這樣的問題,我通常都會建議對方直接回去跟他的心理師談談這個問題。因為,有沒有效,好不好,通常回到實際在關係裡的兩個人彼此核對,比我這個外人來給建議,也許更實在吧。

不過,若真的要給一些思考的方向,我就會問:「你覺得自己的房間有一次比一次更舒服了嗎?你更喜歡內在的那個房間了嗎?」或是:「你還想讓他繼續定期與你一同待在房間裡整理東西嗎?」我想,這些都是幫助自己去找到答案的一些思考方向。

每個人的房間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心理師習慣整理房間的方式都不盡相同,能否找到自己覺得「可以」,同時又願意與他一同討論的心理師,有時很倚靠緣分,但也與我們是否清楚自己內心的直覺與感受有關。願每個人都能有一個安頓自己的小小空間。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