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移陣地 From FB to Medium

最近越來越不喜歡臉書給人的混亂感。以往透過臉書寫下個人的種種心情,也慢慢發現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閱讀複雜細膩的長篇文字。同時,也因為臉書混雜了各式角色與關係,被閱讀的預設就容易受其影響,甚至無法好好書寫自己。

與其如此,不如轉換書寫空間。不預設誰會閱讀,也就擺脫了一種被凝視的慾望。


朋友說:「臉書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渺小。」另個朋友說:「臉書讓我們的自戀變得好大好大。」我很同意。在我眼裡,所謂渺小,除了臉書演算法讓我們只看得見同溫層貼文之外,每個人也在發生另一種渺小,而這些渺小與自戀相關。

因為預設了會被看見,內心自我凝視所投射出的想像,驅使著我們寫出某種樣子的自己。通常,那是我們所以為,會被喜歡的自己。於是我們多數時候分享喜悅、幽默、心靈成長,以及許多對於世界的關照與思維。那是世界所鼓勵的,正向行為。

曾有個案問我:「為什麼走在路上的那些人好像都很順利、快樂?」我這樣回答:「真的嗎?你確定嗎?」因為實際上,我從來不覺得每個人都是順心喜悅的。當我們在大庭廣眾激動落淚,通常隨之而來的是內心的羞愧與不安。因為這個社會並不鼓勵哀傷。樂觀積極外向,才是被肯定的價值。

臉書的讚,推波助瀾了這樣的價值。我看見身旁的好友,私訊給我時說他最近生活相當混亂,但當我滑動臉書時,卻看見笑著自拍的他。可愛的寵物相片、各式網紅的身材美照、團體自拍、幽默與快樂、批判深度的思考,讚聲不斷。可同時,我也在想,人們有因此而變得不寂寞嗎?

我會追蹤網紅,特別是身材或臉蛋姣好的男性網紅。一開始是因為喜歡他們的相片,可日復一日,我也在想,每日的那些美照,真的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什麼?我們在追求的,除了讚以外,應該還有什麼?但那個什麼,是什麼?隨著逐日的自我對話,我漸漸理解外在的美麗都會被時間帶走,那些好多好多的讚,最終都無法代表什麼。孤單一人的自己,走到生命的盡頭時,還是孤獨。來自眾人的肯定,無法給出任何。

所以朋友們說的沒錯:「臉書讓我們的自戀變得好大好大,世界變得好小好小。」追逐讚聲來自於被凝視被肯定的需求,最終讓視野局限在固定的話語與生活模式。我們以為臉書連結了你我,卻只是連結了某個樣子的彼此;而我們,又彼此按讚地讓對方的生活變得侷促狹隘。臉書還是困住了我們。網路所給出的無遠弗屆,最終還是無法讓我們真的自由。


所以轉移陣地。雖然我不確定自己能否真的擺脫什麼,但至少一層一層地脫去舊有的框架老殼,才有進一步貼近自我(或生命)的可能。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