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是研究最大的偏差: 那些關於田野調查的眉角

Source: Studio D https://www.studiodradiodurans.com/publications/

田野調查對不少UX研究員來說是高好感度的研究方法。離開與外界隔絕的訪談室,真正走入使用者生活場域中,切換局外人與局內人視角, 挖掘隱藏在生活中的機會點, 研究仿若是一場現代叢林中的探險。田野調查在企業中的形式多元, 主要分成兩種類型: 以透過瞭解行為脈絡來探索產品方向機會點的 Generative Study 與偏向產品使用經驗或是設計原型評估的Evaluative Study。兩者都有可能在使用者生活場域中執行, 不過考量資料收集的需求與專案屬性, Generative Study較常透過田野調查的形式執行, 一般常見的有脈絡訪查 (Contextual Inquiry): 觀察探索場域中人事時地物交互影響所衍生出的現象與行為, 或借鏡人類學的民俗誌訪談 (Ethnogrpahic Interview): 透過訪談了解不同環境文化因素作用產生的行為現象被賦予的意義, 對人群, 現象, 行為進行系統性的敘寫與拆解。在職涯中, 帶著產品與研究團隊, 進行了不少田野調查, 短則一天, 長則數週的研究活動, 探訪場域涵蓋生活與工作場域。體會到一場成功的田野調查, 背後隱藏了不為人知的眉眉角角, 以本文為起始分享些經驗談。


當你是研究最大的偏差來源

首先要討論的就是研究者本身, 在田野調查中, 研究者/研究團隊往往是影響行為與環境, 造成資料收集失真的最大偏差來源。不論訪談者本身受過多少專業訓練, 經驗多豐富, 任何一個非原生場域的因素出現, 都會造成對觀察對象與行為程度不一的震盪, 影響資料收集的品質。在思考可能解法之前, 研究者必須要對自己所帶來的可能偏差有自覺。以下針對研究目的想了解產品在真實脈絡中的使用的研究類型, 提供淺見降低外來環境誤差的建議 :

  1. 由『訪客』變成『家人/朋友/同事/同學』: 時間沖淡一切, 而預留足夠的訪談時間會沖淡外來者的影響, 讓研究者/團隊由訪客的存在轉變為接近家人/朋友/同事/同學的自然角色- 依照研究場域而有不同定義。時間拉長會讓觀察對象習慣研究者的存在, 讓研究者與研究器材融入場域背景, 進而讓行為更趨向日常。至少時間要規劃多長, 端看訪談者本身的功力。自身觀察就算是經驗老道的研究員, 一般至少需要30分鐘才開始有機會觀察到使用者與場域的真實行為, 建議規劃至少2小時的觀察訪談活動。
  2. 建立互信自在的環境:過往經驗中, 研究對象往往對於田野調查的研究方式感到新鮮好奇, 而在前置溝通或是研究活動中, 務必溝通活動主旨與目的設定恰當的期望。 在過程中, 準備好回答各種問題, 舉凡『你的工作是什麼?』, 『這份工作做多久?』, 『之前是念什麼的?』,『你們要訪談觀察多少人?』, 『這些資料會怎麼應用在產品上?』, 『如何挑選訪談對象?』。一問一答之間, 也會漸漸建立互信, 讓受訪者更自在。
  3. 別要求受訪者放聲思考或導覽產品使用 : 在以觀察使用者自然行為的前提下, 應該儘量避免使用者放聲思考或是導覽產品使用行為。有些研究對象個性傾向於想要解釋說明自己行為, 對於研究者來說『聽到的說明解釋』或許是可透過較不費力方式能取得大量資料, 但在這類型田野調查中, 訴求是『觀察真實行為』, 當研究對象開始給予過多的說明, 反而是脫離真實行為的警訊。而使用者說明, 或許受限於記憶回溯或是理想投射, 往往某種程度上脫離真實行為。理想的互動模式應該是受訪者專注於手邊的任務, 當被訪談者詢問時, 提供適時解釋而非持續性的介紹導覽。

若想多瞭解其他田野調查上的眉角(田野調查問題該如何問? 如何在長時間訪談活動中避免注意力疲憊?資料該如何收集彙整分析?), 請按鼓勵或分享給予支持與寫作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