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重刑犯,明年将成为硅谷的临时工

美国最有名的监狱非圣昆丁莫属,它关押着最为穷凶极恶的重刑犯,进了圣昆丁相当于半只脚踏进了地狱。圣昆丁建立于 1852 年,位于旧金山北部的一个半岛上,离金门大桥不到十分钟车程,周围的风景非常优美。

1969 年,美国乡村摇滚教父歌手强尼卡什还曾在圣昆丁演出,演唱了专门为犯人创作的《圣昆丁》。歌曲站在囚犯的角度控诉圣昆丁这个“地狱”,台下囚犯的反响是如此热烈,连狱警都快吓尿 — — “只要他说句‘来吧’,就能在监狱里掀起一次全面的暴动。”

圣昆丁演唱会 46 年后,也就是今天,硅谷来到了圣昆丁散播科技的“福音”。

据 Vice 报道,本周三早上,从两百多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的 23 名囚犯坐在没联网的翻新电脑前,学习建立网站和开发移动 app。这是非营利组织 Last Mile 举行的 “Code.7370” 项目,也是第一个监狱里进行的编程教育课程。

从 Code.7370 毕业后,明年一月份他们有机会成为硅谷公司的实验性“临时工”。

为了让犯人成为合格的临时工,项目组已完成了设计和编程的培训,接下来还会对参与者进行一次能力评估。Code.7370 成员每天学习 8 小时,每周工作 4 天,为期 6 个月,类似于硅谷流行的 Boot-camp 项目。课程内容包括 JavaScript,HTML,CSS,Python,结束后成员还将获得一张毕业证书。

某囚犯表示很开心:

一开始我觉得这太疯狂了。我一直觉得科技世界在擦身而过,每样东西都发展的那么快。感觉我像《摩登原始人》而他们是《摩登家族》(60 年代科幻动画)。

囚犯在监狱里为外面的世界工作并不新鲜,工种也是多种多样,离人们的生活一点也不遥远 — — 你吃的手工芝士你女票穿的维多利亚内衣说不定就出自他们的手中。顺便一提,监狱在美国是门不小的“生意”,全美共有 2500 间监狱和看守所,每年总产值近乎 20 亿美元。

让终生监禁的囚犯写代码是否算是新生,是否人道,是否构成资本主义剥削?我不知道,只在此附上卡什于 1969 年在圣昆丁唱的那首歌:

圣昆丁你是我的活地狱
我恨你的每一寸地方
祝你腐烂并燃烧成灰
祝世界记得你一无是处
— — 乱摘自强尼卡什在圣昆丁演唱的歌曲《San Quentin》

题图:huffingtonpost

插图:sanquentinnewsVice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ifanr.com on October 16, 2015.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ifanr.com 爱范儿’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