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喜乐向困难夸胜

– —709家属两周年声明

709两周年的痛,伴随着刘晓波夫妇的苦痛一起来到我们的生活里。我们本来的痛苦煎熬,在这对夫妻的巨大伤痛面前,已经不值得一提了。

两年前,很多的人,总是对我们说:“你们照相不要笑。因为对传播不利。”直到现在,还是有人问:“你们的丈夫你们的家庭遭遇了这些苦难,你们为什么还要笑,搞不懂!”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对我们说:“你们的乐观鼓舞着我们!”“你们笑起来真美!有力量!”

我们照相时笑,被拖到警车上笑,被公安扇了耳光后笑…….我们抱着生病的孩子奔波在寻夫路上时,挺着大肚子被公安围攻辱骂时,我们开始为亲人呼吁被国保破门而入带走时,我们的孩子被学校拒之门外时,我们流下的眼泪,你们不知道。那些眼泪宝贵似钻石,是我们脆弱中成长的勋章。

回想这两年,印象最深的“笑”话是两件事。

一个是2016年6月6日,709家属的造型设计师李文足,在天津挂甲寺派出所。公安看她喜乐的样子,讽刺她:“你这样子不像老公被抓走的人呐?”她反问:“应该怎样?以泪洗面?你示范一个我看看?”那个派出所的24小时是欢乐24小时,一会儿听见被抓的家属们哈哈大笑此起彼伏,一会儿听见二敏峭岭独特的叫骂穿透墙壁。晚上呼噜声,早晨唱歌声。所以,把被刑事传唤的24小时过得这般欢乐,不知道是不是“前无古人”?我们不希望“后无来者”! 另一个“笑”话是2016年11月20日,709家属当中的最彪悍的战将原珊珊,在我们自拍米老鼠造型的“集体劝认罪”短片时,脸都笑疼了。我们用黑色的细发箍,夹上最廉价的黑发夹,把五毛钱买来的大红纸剪成桃心状,粘在发夹上。红纸上写上我们丈夫的名字,脸上用口红写个“无”字,手中拿个“罪”字。当自制的发箍戴到我们头上时,这个原创的造型,直接把原珊珊雷得笑岔了气。她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笑得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能再笑了!我不能再笑了!”我们斜睨着她,鄙视道:“你就这点出息?!多出来活动几次就好了!”她出来一次多难啊,她住在密云,一早四点就要出门,安排好两个儿子后,抱着几个月的小女儿,到天津就已经是上午十点了。珊珊是护士出身,自学法律。平时跟公安讲法律时从来不怯场,胆子贼大。独身一个人都敢去看守所讲理。我们看惯了她平日泼辣的模样,再看她笑得都咧巴了,由衷地感慨,当我们不再是一个人时,当我们彼此扶持时,笑容就会从心底荡漾出来。 有律师被警告,709是被定了性的,不要聚会。很抱歉,我们这群女人们还是忍不住又聚了会。当我们把健身球举着、坐着健身时,满头大汗的,不是健身强度搞成这样,是笑得成这样了。

人们要是还问我们:为什么你们总是笑,我们会说:为什么不笑?

我们发现被抓的亲人是个遵纪守法的好人,我们不该笑吗?我们发现亲人被判罪名成立了,那些给他们设置障碍的人却开始敬重他们,我们不是更该笑吗?至于施加伤害的那群人,上帝说的“伸冤在我,我必报应”记在圣经,都几千年了,以上帝的属性,绝对不会成为“历史性文件”!都说到这里了,咱要还是愁眉苦脸,以泪洗面的,谁会偷着乐呢?

我们不会给你们“偷着乐”的机会的。

圣经上有句话:“以喜乐向仇敌夸胜”,在我们心中,困难就是仇敌。

而喜乐能战胜仇敌!

我们在这个两周年的时刻,最大的盼望,是有机会走近伤痛的人,以我们的喜乐扶持伤痛的心。709家属是在伤痛中彼此走近,在爱中彼此扶持!在被y扶持中看见盼望、生出喜乐。我们盼望能用爱扶持伤痛中的刘晓波夫妇!虽然知道此愿实现甚难。

709家属

李文足

金变玲

徐孝顺

陈桂秋

樊丽丽

刘二敏

原珊珊

王峭岭

王全秀

2017年7月9日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en Guangcheng 陈光诚’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