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派律师中共的帮凶. “官派律师”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关于王全璋律师聘请我辩护和会见的情况公告

陈有西

昨天晚上网友发给我王全璋妻子“拒绝官派律师”的声明。称“大名鼎鼎的官派律师”主动找她为其夫辩护,被她拒绝。我就是她指的已经见到王全璋的“官派律师”。这使我不得不将十多天前的真相向社会公开澄清。鉴于家属现在的心情和处境,我只客观叙述,不对她的言行作任何评论。

7月10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通过浙江省司法厅告知,王全璋7月3日签出委托书,希望我担任他的辩护人。我考虑后答复:如确系他本人要求,并有亲笔签名委托,我可以帮助他。但需要当面会见王全璋进行确认。同时,我辩护独立,只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作出独立判断,不受任何官方要求的影响。得到肯定性答复。

7月12日,我和助手飞到天津。拿到了法院转交的王全璋7月3日签署的委托书。13日上午去看守所会见了王全璋,王确认是他自己想请我辩护,并真诚感谢我专程去天津会见。当面再次签署了三份给我的辩护委托书,我详细询问了案情,作了会见笔录。我提出需签署《辩护协议》,才能受所里指派办案。辩护将适当向他收费,以免别人以为我是官派律师,或自已凑上来的律师。王希望让他再考虑一下,希望我阅卷后再决定是否同意为他辩护。下午,我和助手到二中院全面阅卷。递交公函,拿到《起诉书》。

7月14日上午,我和助手第二次去看守所会见,告知了阅卷情况和初步意见,王再次感谢我并确认委托。我提出签订协议才可以合规工作,并写出给家属的委托律师意见以便衔接。王此时又拖延不签。并称想自己辩护。我说你自己想好,告诉法院。如果不签协议,我无法为你辩护。我不会凑上来为你辩护。如需免费法律援助,你也要写出申请。

14日下午我到法院,退还了阅卷光盘。并向法院问到王妻李文足的电话,在快6点时,给王妻发去短信,和王全璋亲笔签名的委托书照片:

王全璋妻子及亲属:有一情况向你们通报。王全璋通过天津二中院转告希望我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并转递了7月3日亲笔签名的辩护委托书。出于道义帮助和全璋求援的处境,我昨天专程赴天津第一看守所进行了会见核实,确认系其本人委托并希望我担任他辩护人。获得授权后,上午我去中院进行了阅卷,了解案情。下午再次会见了王全璋通报了阅卷情况。但尚未签署委托协议。王全璋也想不请律师,自我辩护。犹豫中。你们家属是什么意见,是否希望请我担任辩护人,请及时真实明示。以便我作出决定。因刚问到你们电话,现予告知。京衡律师所,陈有西律师

15日,我在网上看到王妻在最高法院上访,寻找丈夫的视频。称王失踪两年不知下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下午2:47时,我收到了她给我的回复:

陈律师您好:我已经给王全璋聘请了程海律师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已经去天津四十次要求会见了,虽然没有见到王全璋,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所以,我就不另外聘请律师了。

我回复:好的。

随后,我将王全璋和其妻的态度告诉了法院。请法院向王核实清楚最后决定再告知我。

赴天津两位律师往返的机票,全由我们自己承担。

鉴于王的处境,如没有王妻的声明,我原本也不准备公开这些内容。

这便是我担任王全璋“官派律师”的全部经过。

2017.7.26

附: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先后有两位大名鼎鼎的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我。一位通过短信告诉我已经会见王全璋。我回复短信:我坚持聘请原来的律师。他又给我电话,被我拒绝。另一位是通过我信任的好友传话,坚持要见我,却不说原因。我本以为是全璋的同道关心家属,就见面了。没想到他竟然是官派律师!

从王全璋被抓的那天起,我就聘请了我非常信任的律师,在律师圈里也是有口皆碑的好律师!但是,他们一直被官方百般违法阻止,万般变态施压。

这当中有被官方威胁,被迫退出的李仲伟、袭祥栋律师;有被官方痛下杀手的王秋实律师(他被失踪后扣上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有被官方狠辣摧残,变成“无所律师”的余文生律师;还有一直被官方实施各种打压却总不低头的程海律师!

这些律师作为王全璋的辩护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两年多的接力会见中,始终见不到王全璋!而且他们自身被官方狠狠打压!为什么?因为这些律师知道709案是个错案,他们为公义站出来,不会允许王全璋被构陷成罪!

而两位“准官派”律师,为什么在明知道家属已经聘请了律师的情况下,还被官方牵着鼻子,违反程序介入王全璋的案子后,再出面试图让我同意?你们今天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

不管你是多么大牌的律师,不管你是不是熟人朋友,我李文足都不会“领情”,绝不会买账!以天津律协杨玉芙、温志胜为代表的官派(官驭)律师,在地球上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臭大街”了。你们要前仆后继的加入此行列,着实叫人震惊!而我所聘请的律师和我,不单单是维护王全璋个人的合法权益,更重要的是维护王全璋等709律师所坚持的法治精神。

因此,为近日频繁发生的官派律师上门的情况,我,709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再次严正声明:

第一,家属有权利聘请律师,我坚持自己聘请的律师。

第二,王全璋现在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选择的律师,一定是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如许多709被释放人士所揭露的,就是专案组绝不允许他们聘请自己想聘请的律师。)

第三,我,坚决抵制所有官派律师。不管是哪个圈子的,如果你违背程序介入王全璋的案子,你就是与官方一伙,构陷王全璋。就算你曾经是我丈夫王全璋的熟人朋友,做了官派律师,也就是害我丈夫的人了,不再是朋友了。

此声明发出,如再有所谓的“律师”找上门,我不保证我的情绪会一直像今天这样稳定。

特此声明,请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声明人:709 李文足(王全璋之妻)

支持人:王峭岭(李和平之妻)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原珊珊(谢燕益之妻)

陈桂秋(谢阳之妻)

樊丽丽(勾洪国之妻)

刘二敏(翟岩民之妻)

王全秀(王全璋姐姐)

徐孝顺(吴淦爸爸)

2017年7月25日”已拷贝到粘贴板 “官派律师中共的帮凶. “官派律师”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关于王全璋律师聘请我辩护和会见的情况公告

陈有西

昨天晚上网友发给我王全璋妻子“拒绝官派律师”的声明。称“大名鼎鼎的官派律师”主动找她为其夫辩护,被她拒绝。我就是她指的已经见到王全璋的“官派律师”。这使我不得不将十多天前的真相向社会公开澄清。鉴于家属现在的心情和处境,我只客观叙述,不对她的言行作任何评论。

7月10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通过浙江省司法厅告知,王全璋7月3日签出委托书,希望我担任他的辩护人。我考虑后答复:如确系他本人要求,并有亲笔签名委托,我可以帮助他。但需要当面会见王全璋进行确认。同时,我辩护独立,只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作出独立判断,不受任何官方要求的影响。得到肯定性答复。

7月12日,我和助手飞到天津。拿到了法院转交的王全璋7月3日签署的委托书。13日上午去看守所会见了王全璋,王确认是他自己想请我辩护,并真诚感谢我专程去天津会见。当面再次签署了三份给我的辩护委托书,我详细询问了案情,作了会见笔录。我提出需签署《辩护协议》,才能受所里指派办案。辩护将适当向他收费,以免别人以为我是官派律师,或自已凑上来的律师。王希望让他再考虑一下,希望我阅卷后再决定是否同意为他辩护。下午,我和助手到二中院全面阅卷。递交公函,拿到《起诉书》。

7月14日上午,我和助手第二次去看守所会见,告知了阅卷情况和初步意见,王再次感谢我并确认委托。我提出签订协议才可以合规工作,并写出给家属的委托律师意见以便衔接。王此时又拖延不签。并称想自己辩护。我说你自己想好,告诉法院。如果不签协议,我无法为你辩护。我不会凑上来为你辩护。如需免费法律援助,你也要写出申请。

14日下午我到法院,退还了阅卷光盘。并向法院问到王妻李文足的电话,在快6点时,给王妻发去短信,和王全璋亲笔签名的委托书照片:

王全璋妻子及亲属:有一情况向你们通报。王全璋通过天津二中院转告希望我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并转递了7月3日亲笔签名的辩护委托书。出于道义帮助和全璋求援的处境,我昨天专程赴天津第一看守所进行了会见核实,确认系其本人委托并希望我担任他辩护人。获得授权后,上午我去中院进行了阅卷,了解案情。下午再次会见了王全璋通报了阅卷情况。但尚未签署委托协议。王全璋也想不请律师,自我辩护。犹豫中。你们家属是什么意见,是否希望请我担任辩护人,请及时真实明示。以便我作出决定。因刚问到你们电话,现予告知。京衡律师所,陈有西律师

15日,我在网上看到王妻在最高法院上访,寻找丈夫的视频。称王失踪两年不知下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下午2:47时,我收到了她给我的回复:

陈律师您好:我已经给王全璋聘请了程海律师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已经去天津四十次要求会见了,虽然没有见到王全璋,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所以,我就不另外聘请律师了。

我回复:好的。

随后,我将王全璋和其妻的态度告诉了法院。请法院向王核实清楚最后决定再告知我。

赴天津两位律师往返的机票,全由我们自己承担。

鉴于王的处境,如没有王妻的声明,我原本也不准备公开这些内容。

这便是我担任王全璋“官派律师”的全部经过。

2017.7.26

附: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先后有两位大名鼎鼎的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我。一位通过短信告诉我已经会见王全璋。我回复短信:我坚持聘请原来的律师。他又给我电话,被我拒绝。另一位是通过我信任的好友传话,坚持要见我,却不说原因。我本以为是全璋的同道关心家属,就见面了。没想到他竟然是官派律师!

从王全璋被抓的那天起,我就聘请了我非常信任的律师,在律师圈里也是有口皆碑的好律师!但是,他们一直被官方百般违法阻止,万般变态施压。

这当中有被官方威胁,被迫退出的李仲伟、袭祥栋律师;有被官方痛下杀手的王秋实律师(他被失踪后扣上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有被官方狠辣摧残,变成“无所律师”的余文生律师;还有一直被官方实施各种打压却总不低头的程海律师!

这些律师作为王全璋的辩护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两年多的接力会见中,始终见不到王全璋!而且他们自身被官方狠狠打压!为什么?因为这些律师知道709案是个错案,他们为公义站出来,不会允许王全璋被构陷成罪!

而两位“准官派”律师,为什么在明知道家属已经聘请了律师的情况下,还被官方牵着鼻子,违反程序介入王全璋的案子后,再出面试图让我同意?你们今天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

不管你是多么大牌的律师,不管你是不是熟人朋友,我李文足都不会“领情”,绝不会买账!以天津律协杨玉芙、温志胜为代表的官派(官驭)律师,在地球上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臭大街”了。你们要前仆后继的加入此行列,着实叫人震惊!而我所聘请的律师和我,不单单是维护王全璋个人的合法权益,更重要的是维护王全璋等709律师所坚持的法治精神。

因此,为近日频繁发生的官派律师上门的情况,我,709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再次严正声明:

第一,家属有权利聘请律师,我坚持自己聘请的律师。

第二,王全璋现在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选择的律师,一定是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如许多709被释放人士所揭露的,就是专案组绝不允许他们聘请自己想聘请的律师。)

第三,我,坚决抵制所有官派律师。不管是哪个圈子的,如果你违背程序介入王全璋的案子,你就是与官方一伙,构陷王全璋。就算你曾经是我丈夫王全璋的熟人朋友,做了官派律师,也就是害我丈夫的人了,不再是朋友了。

此声明发出,如再有所谓的“律师”找上门,我不保证我的情绪会一直像今天这样稳定。

特此声明,请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声明人:709 李文足(王全璋之妻)

支持人:王峭岭(李和平之妻)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原珊珊(谢燕益之妻)

陈桂秋(谢阳之妻)

樊丽丽(勾洪国之妻)

刘二敏(翟岩民之妻)

王全秀(王全璋姐姐)

徐孝顺(吴淦爸爸)

2017年7月25日”已拷贝到粘贴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