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政府摆设”?

. 今天走到最高法门口,法警拦着一个上访的奶奶,但是看见我们就放行,并且用手机通知里面:她们到了,进去了。我跟文足会心一笑。

. 进到最高法红寺村接待的大厅里,来到8号窗口,还是第一次那个评价李文足审美情趣的女法官,死活不告诉我们她姓什么。文足给我拍照,她吼了起来:不许拍照,有规定。我们道:规定大不过法律,我们在行使公民的监督权。法官气急败坏,把我的控告书往柜台上一摔,扭头招呼同事:都进去,让她们拍!法官们呼啦啦都退到后面办公室里去了。

. 过了一会儿,出来,要看李文足的控告信。我说:我等着你道歉呢!摔我的控告信、身份证。讲理啊,别讲不过就走!此法官扭头又走了,到另外一个窗口,要李文足的控告信。文足把控告信递过去,她瞄了一眼,立即说:此事天津管,我们不管!说完又走了!我们冲着她的背影喊:别走啊,你是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为我们服务的,为人民服务的,别走啊!习总书记的教导你可别忘了啊!

. 此法官恨恨道:纳税人,我还是纳税人呢!

. 她走到靠里面,不停的听到她跟同事说:“王峭岭……李文足……..王全璋父亲…….”就是不到我们窗口。

. 这是要逼着我们去东交民巷的最高法的节奏啊……

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

2017年6月23日上午

于最高法红寺村接待大厅, 年6月2二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