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刘二狗蛋:愿上帝保守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子肃先生,请大家持续关注声援!

子肃者,云南省党校退休教师也。网友都想知道子肃真名,他微信昵称文士,姓子名肃,子肃就是真名。上次山巅罪刑拘三十七天,现在是以待罪之身二进宫。原因以老党员身份推举胡德平下任总书记。

在民主国家,你自己跳出来建党或者竞选总统都不犯法,直接举牌要求现任总统下台也是公民权利。但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社会主义国家,你要求皇帝主席下台就是犯上杀头之罪。我们所处的国家,远非正常国家,所以子肃推举下任总书记之举是惊天动地的壮举。其勇气和担当是古今中外罕有的,堪比荆轲刺秦堪比安重根杀伊藤博文,是否能四两拔千斤,起到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历史意义拭目以待。

以子肃先生之阅历与睿智,凭借老党员身份进谏今上退位,推举德平上位,绝非我等草莽匹夫之举。他深知在它们的党和我们的国都在生死临界点之际,他要做的不仅是古代士大夫的文死谏,更是要做现代足球运动员的临门一射。

理解子肃的高人们,如高智晟、海底、于庸等都在写文声援。不理解他的在问,党员不能是基督徒,子肃为啥是基督徒?还有的说子肃以老党员的身份进谏是它们党内的事,关你我屁事,当然还有更龌龊的就是此刻落井下石之人,或者把以前的个人恩怨放大往事重提,甚至阻止大家的声援。

除了上帝,人就是有缺点的存在,子肃绝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比如偶尔摆谱,经常清高孤傲,时常像老小孩一样耍小脾气。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子肃不是一名人情世故练达合格的民主运动领袖,更成不了成都民主圈教父,他只是一名无畏的斗士。此刻,不为他摇旗呐喊为他鼓掌,反而落井下石,你们这些人渣和吃袁崇焕肉向谭嗣同囚车扔石头的愚民有何区别?

前晚得知子肃被捕,成都的几位朋友电话中对我放声哭泣,海底老师说他也为老友再次入狱流泪。外界对子肃的误解太多,因为太多无法一一解释的东西,大家有人把他当作卧底,他承受了太多太多。再加上他喜欢网上和人吵架论战,网上对他非议的很多。我说点我对他的个人印象。

我和子肃先生接触的机会不多。一次是去自贡看灯会,他一定要绕道几十公里去资中看望贫病交加的比他年轻很多的后辈作家喻培耘。从资中回来的途中,他还很惋惜的说,这是一个人才,可惜他的身体有病,不然他的作用更大,写的作品更好。你写的文章深度远不及小喻。

还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一天晚上,我请他吃火锅。一位姓袁的大姐上午就准备见他,因为穿着高跟鞋把脚崴了,接近晚上才来,于是子肃先生和我商量这一顿他买单,叫我别和他抢,因为要对袁姐脚崴了还来和大家聚餐表示感谢。等吃完晚餐,他又提醒我,给袁姐打一个滴滴车回家,怕她走路坐公交脚不方便。对老幼病残,子肃先生体贴周到非我这种神经大条的人能及。

尽管子肃先生已经在微信群发声,我还是感觉他处境不妙,只是当局对24小时没放人没有给正式拘捕流程的减压之举,子肃还需要大家持续关注声援。

4月30日6点27分,子肃先生在微信群里语音报平安,并发了近照,他说自己很好,最近几天在某地静静的思考问题。估计子肃被软禁被控制中,关注他的朋友不要松懈,只有外界的持续关注发声,子肃才会更安全!

子肃以老党员身份站出来要求现任党魁下台推举胡德平为下任的党,这是比干般的忠臣;于我们的国,这是谭嗣同般的义胆酬国。作为一名基督徒,这是把自己当作羔羊献祭给上帝。

希望大家持续关注子肃老师的安危!愿上帝保守子肃,愿他早日平安归来。🙏🙏🙏🙏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