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恶攻罪”复活?】污蔑英烈的要立法,要承担民事责任,荒唐!平等主体间的关系调整来了公权力之手,英烈成了特权人物,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英烈比所有的人更平等?何况,什么是英烈?标准是什么?在抗日战争中被污名的国民党将士算英烈吗?明显的党派意识,自我立法。众所周知,长期为宣传服务的假英烈、假劳模已泛滥成灾,几乎无一经得起推敲,有人对假的东西扒皮、质疑、揭露本是思想自由、表达自由的真谛,本身就是在清党化教育的毒,不但为法律保护,还是一种可贵的诚实与正直,为社会急需。可先是污名为历史虚无主义,如今又来民事立法,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文革期间臭名昭著的“恶攻罪”:“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皆以“恶攻罪”遭处决的。如此立法,不但背离常识,也是立法的儿戏化、政治化和残忍化,是法律的不幸,更是我国民人权不彰、历史报应再度上演的不幸! – —赵国君, 年3月15日”已拷贝到粘贴板 “转发:“恶攻罪”复活?】污蔑英烈的要立法,要承担民事责任,荒唐!平等主体间的关系调整来了公权力之手,英烈成了特权人物,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英烈比所有的人更平等?何况,什么是英烈?标准是什么?在抗日战争中被污名的国民党将士算英烈吗?明显的党派意识,自我立法。众所周知,长期为宣传服务的假英烈、假劳模已泛滥成灾,几乎无一经得起推敲,有人对假的东西扒皮、质疑、揭露本是思想自由、表达自由的真谛,本身就是在清党化教育的毒,不但为法律保护,还是一种可贵的诚实与正直,为社会急需。可先是污名为历史虚无主义,如今又来民事立法,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文革期间臭名昭著的“恶攻罪”:“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皆以“恶攻罪”遭处决的。如此立法,不但背离常识,也是立法的儿戏化、政治化和残忍化,是法律的不幸,更是我国民人权不彰、历史报应再度上演的不幸! – —赵国君, 年3月15日”已拷贝到粘贴板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en Guangcheng 陈光诚’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