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终于理解和平笑着说自己九死一生的意思了……

转///李和平律师的回忆: 每次连续十五天的约束带

在天津看守所遭受的酷刑最厉害莫过于约束了。每次给戴约束带都将扣子扣到最后一格,将两个手臂拉到后面不能动为止。一戴就是十五天,刚开始手全肿了,自己不能吃饭,只能让仓友喂食。饿了两天,看守民警将扣子松一个扣子 ,手才有点活动空间,可以自己吃饭。大号擦不了屁股,三天身上全臭了。喝水都是别人帮倒,把杯子放窗口上,自己用嘴去叼。每天晚上不能躺着睡觉,睡着两个手臂上带子勒紧血液不流通。整个血液都往头上冲。

十五天,人是按秒数过来,人每时每刻都必须用愤怒去抵御这种痛苦,不然人心里难受就投降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hen Guangcheng 陈光诚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