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青春无悔 – 会见黄文勋通报

黄文勋,网名黄子,1990年生,广东惠州人。2013.5.25独自“光明中国行”,途径湖北赤壁,与袁奉初、袁小华、陈剑雄、李银莉共五位同道在赤壁广场聚会时被跟踪抓捕,世称“赤壁五君子”。“五君子”除李银莉外,分别以不同罪名被判刑三至五年,黄文勋最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而今已入狱四年余。

2017.7.12上午,我与长沙罗立志律师(罗律师系黄文勋从侦查阶段直至审结的辩护律师)一起赶到武汉洪山监狱,顺利会见了黄文勋。

黄子入狱前,我曾与王全平律师共同代理过黄子,与其在广州多次见面。然而,若非罗律师告知,黄子竟然已认不得我,因我“比四年前苍老许多”(黄子语),而黄子青春、坚毅依旧,同时神情、话语中也透出炼狱的沧桑……

面前的黄子看着白白胖胖,脸色白中泛灰。我曾蹲过看守所数月,有经验,明白这是长期缺乏阳光、营养的监狱生活所致,通常出狱后很快就会变黑变瘦。

我们通过对讲电话交谈,话筒伴着很大杂音,我们都是尽量大声,以便对方能听得清楚一些。会见只有短短四十分钟,黄子先介绍了他的监狱生活:1、2016.12.28,黄子从看守所转入监狱不久,遭同监牢头狱霸(七八个刑事犯)围殴,殴打在一天中持续了五六轮。黄子身上淤青、头上肿包无数,头昏呕吐多日,一个多月后身体才恢复常态,而殴打者并未受到任何责罚;2.数月前黄子耳朵里长出一个肿瘤,虽经多次强烈要求,狱方一直没有为他送医诊疗、检查;3.狱中每天八元标准的伙食费,比看守所条件好;4.每天被强制劳动十小时,制作光纤零件,须经常烧烤胶皮,怀疑因此致全身皮肤时常搔痒难忍。

长期的监禁生活令黄子身体、精神均痛苦不堪,以致多次欲自戕结束生命,但追求自由民主的信念,从未减弱一分。黄子热切期盼公民社会日益壮大,国族早日摆脱专制,走入文明。对自己的受难,黄子并无多言,只低沉道出十二字:人生无悔,青春无悔,问心无愧!

狱中黄子时时关注外面的消息,知道我曾代理广州区伯被嫖娼案;非常关心郭飞雄等受难者的现状;对于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黄子非常伤感、痛惜!他托我找机会转达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诚挚问候;对海内外各界朋友,尤其是经年照顾黄子老父的广东朋友,黄子请我转达深深的感谢!

会见结束、依依惜别之际,隔着玻璃墙的黄子,对着我和罗律师三鞠躬致谢 !面对鞠躬致谢的黄子,瞬间我心中涌上无限伤感!四年来,当年广州的朋友们从郭飞雄唐荆陵到街头活动者袁奉初袁小华陈剑雄,那些低调踏实的反对者,几遭一网打尽,连我都未能幸免。而在这些受难者中,黄子是最年轻的一位,也是最勇敢高调者之一。一个忧国忧民的优秀青年,在大好青春年华里,只因追求自由民主,就要被定罪刑求,抛进一个肮脏罪恶的场所,虚度五年光阴。每念及此,就难抑悲恸和愤怒!

我明白,黄子鞠躬致谢,绝不仅仅是向我们两位律师致谢,这是在拜谢所有关心、帮助他的朋友们!

隋牧青律师,2017.7.12于武汉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en Guangcheng 陈光诚’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