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前面的女生(三)

本故事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今天得先说一件趣事。中午在图书馆我接到小叶的电话,要我帮她们宿舍的女生带个移动电源,她们宿舍四个人一起回郑州了,剩下的两个人却没带钥匙,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想要我帮忙给稍个移动电源,我小声的说好,就挂了。平时我出门是带着移动电源的,我中午一般不回宿舍,直接去图书馆,却惟独那天没有带,我就想让廷立帮我捎来,我们俩一同来了图书馆,他去了五楼,我嫌弃那里网络太慢就留在三楼了,我以为他中午吃完饭就回宿舍了,便给他去了个短信,没有回复,我又发了一条。等我到教室时,发现她们宿舍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有小方,她们俩热情的期盼我过来,而我则面向她们旁边的廷立,问到带了吧,他却说根本没有回去,哦,我清楚了,原来廷立吃完饭就到了教室,至于他没有回复,他是不用短信,而在QQ上作了回复,沟通真是有问题啊,我想。她们俩还在那里笑,并说要给我个差评,我说我给室友去个电话让他们捎来,廷立却说已经打过了,我当即赞许了廷立的行为,他立马说道“我做事,你放心”。于是我又去安慰小叶那两个室友了,她们批评的话仿佛说不完,但我也是爱听的,她们的话语就像给教室增添了魔力,空洞的地方立马变得有生气了,教室里有两个男生和女生,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男人在规规矩矩的说话,而两个女生却在满怀情调的讲话,这就是女性的魅力吧,男人显得太过于古板所以需要女性来弥补,如果天天和古板的人走在一起且没有情绪的带动,我相信谁都会厌倦的。我也告诉她们我带了充电器可以借给她们,她们谢绝了,于是我就盼望着室友早点来,终于来了的时候,冰珂(室友)站在廷立的桌子旁,说到,出门时还记得呢,可就忘记带了,当即小方和她的室友大笑起来,说道怎么这么倒霉啊,我心里也暗自笑起来,随后她们将刚刚对我的指责更严厉一些了,说本来小叶在她们的群里说还要请我吃饭,一定不能让她这样做了,等等,我记不大清楚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顶有趣的。

她们宿舍还有个同学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起初见到她时觉得她的打扮颇有趣,这里的有趣就是有趣,我头上卡了一个蝴蝶结,这样做的人真少啊,所以我特别的想叫她胡蝶,这样对不对劲呢?姑且就这样吧。她时不时的会戴一个大框眼镜,起初那几天她天天戴,我以为她也近视,后来见了几次没戴的时候,发现看起来确实没有戴着的时候更光彩,却更简单一些,上衣披一件银色小外套,走起路的表情也是愣愣的,但。这周又发生了一件事,周二下课开班会竞选班委,居然有8个委员,当然到了专升本这里,我估计也就班长和学习委员作用比较大吧,前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老大(按照年龄来排)决定要竞选班长,一般高校开学之后会临时找一个负责任,而这个人基本上后来当上班长的概率极大,而我们宿舍的老大并不是负责人,他的目的很简单,不想挂科。

那天竞选,可能那个负责人并不知道老大要竞选的消息,所以他上去介绍自己的时候并未说太多的话,廷立后来告诉我,他当时也有上去竞选的冲动了,对了,廷立在专科的时候也是班长,并且我们宿舍六个人居然有三个班长且都是党员,只有我一个无党派人士,也叫群众。最多人竞选的职位是学习委员,我们宿舍的小胖也上去了,他说这是他从小的梦想,他的竞选词以汪峰的“你的梦想是什么”打头,全程都把观众逗乐了,我觉得他应该自荐一个快乐委员,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胡蝶也去竞选学习委员了,她说她是要考研的,所以希望这个过程中自己能受益也希望帮助到大家,换作是我,是不会把考研这个事情搬出来的,因为这样的话太利己了。人性就是这样,要做一件事,非得把自己标榜的大公无私才更容易被他人接受,大公无私真的好吗?不一定,只是看起来和心理作用下要比利己的好一些,这正迎合了某些人的心理。我没有刚才那些人牛逼哄哄啦,她说到这下面的人都笑了,可能下面的人笑她的话,对了刚才那些人指的是,之前的负责人和我们老大,这两个人上去介绍自己都说在专科时都是班长和系里面学生会主席,所以会让人觉得牛逼。我觉得她说的很直接,我暑假在北京听了一次陈丹青老师的讲座,老师的口头禅就是“真牛逼呀,我操”,每次说到这处,下面的人无不畅怀大笑,我的感觉就是真实,不端着。在我们这个国家就是习惯了什么事都要端着,习惯了做事要一本正经,习惯了演讲的人照稿子念,习惯了即使一个人讲的再烂你也不能提出批评的意见,这是可耻的。所以我会认为胡蝶讲的好,一个人必须做到真实,否则得不到别人的同情。一会我给小叶发了条短信,让她们宿舍的帮忙投下我们老大的票,她回复我让我投下胡蝶的,可惜这些短信我没有及时看到,我肯定会投她的,但是我没有拉人去投她,最后以一票之差,她失去了这个机会。其实我蛮想给小叶回复一条短信“她那么漂亮,你不说我也会投的”。

后来有次小叶让我帮忙取快递,因为我们宿舍在校外,快递在校门口,所以我就可以顺带了, 那天我先到了教室,等她们人到齐了之后我转身把快递给她拿去了,刚给她,胡蝶突然冒出来一句“谢谢飞哥”,因我名字中有一个飞字,她就这样叫我,我当时愣了一下,恍惚过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只可惜我是在她们背后。此后每次见到她们,她总要叫上我一声飞哥这样的话,每次我都有点不寒而栗,我内心是不大喜欢别人这样叫我的,我平生最烦的事情有一条便是称兄道弟的人,但我不想回绝,因平时这样做的人几乎没有,我几乎不主动与别人打招呼,女生也一样,这样的情况下有人叫我,所以我不忍心去拒绝了。人总是这样,纠结下去。终于有一次,我没忍住,和她们碰到时,我补了一句,不要这样叫我了,叫我高飞就行了,我可能说的声音很小,不知道她听到没有,我便直接走了。昨晚的时候在图书馆自习,我看到小方和室友两个人在那里坐着,我到离她们十几米的距离坐下了,一直在看书,那天的题特别多,微积分的题一直没有想明白,突然被一个轻缓的声音打断了,她叫了我的名字,我抬头看到了她的脸,干净整洁,柔和,没有表情,也没有眼镜,然后她便和小叶去了小方那里了,那一刻她给我的感觉很好,与平时的大不相同。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so far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