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威靠邊站,大隊長才是超能英雄!

文 遊民迷北北

本片的服裝造型很有事,大隊長的美學實在太強了~難怪說充滿70年代的flower child風格。

『我的臉是我的,我的雙手是我的,我的嘴是我的;
但我不是,我是你的。』

神奇大隊長對愛妻唸出最後的話語,鏡頭中他的心痛沒有表現出任何“結塞面”,因為愛妻已經獲得自由和解放了。身邊六位孩子圍觀著父親的送別,這一刻也都無聲了。

以上這一段唸白是近期第二次被觀看的電影撞擊到心靈的說事,前一次是傑克葛倫霍在《異星智慧》的太空艙內朗讀著童書《月亮,晚安》,原本的枕邊故事如今聽起來那麼無助,他的唸白透露著人類其實是脆弱的小物種,終將為浩瀚的宇宙所吞噬。大隊長維果莫天森在電影進入尾聲時獻給亡妻的詩句沒有入土,而是隨著水流的漩渦捲走了。

版主夜行迷姐說得好:『我不知道除了維果莫天森還有誰能演這個角色。』也許西恩潘能演甚至再拿一座男主獎,但是 絕對不會成就一個真正的神奇大隊長!

莫天森的演技簡直給跪了!

【我的最佳影片無誤。】

《神奇大隊長》承載了一部最佳影片的器量,內容中沒有操弄任何敏感議題,卻綿裏藏針的對抗著國家、社會、宗教、城市、家庭,世人所熟知的一切組織和章法都在大隊長手中捏得粉碎;身為老爸的大隊長讓未滿十歲女兒背誦美國憲法的【權利法案】,讓兒子閱讀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卡拉馬助夫兄弟》,由此可見他對文明的抗争行為其實一點都不反智,只是當大兒子拿出一疊哈佛大學等名校的入學許可書時,他仍然嗤之以鼻。大隊長賴以持家的反社會原則並不是底層的困獸之鬥,純然就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實踐,不帶有任何貼上標籤的教義和包袱,只想回歸到自然之子。他在年度特別紀念日時(很有趣的設定:情願紀念不存在的精靈,而不願紀念聖哲…)送給每位孩子的刀具其實都是文明的產物,但是刀具的用途就要在山林中宰殺獵物才是生活的實踐啊!

許多影評認為《神奇大隊長》就是另一部《小太陽的願望》,陽光小美女當年在日舞影展大獲好評後就一路凱歌拿下奧斯卡的最佳劇本和男配,但各位電粉要相信迷北北,本片真的不是啊!10年過去了,《小太陽的願望》就像春陽照拂著當下會感受暖意,但褪去後內心卻沒留下一道陰翳;電影內容是烏合之眾的一家人為了送小女兒去參加兒童選美而在公路旅程中發生一連串的鳥事,最終家人們都因此成長了。(也有成佛的)《神奇大隊長》則是有志一同的一家人在父親帶領下對抗文明體制,即使歷經漫長的公路旅程,完成『任務』之後仍然回歸原點,一進一出社會卻一塵(世)不染。這個電影劇本的層次更有厚度,表面鬆軟其實是硬底子。

大隊長按表操課,術科已經不只是海豹部隊的等級而已,學科一樣重要!

【公路教育的重要性。】

公路就是一趟聖雅各之路。小文青的單車環島也許是個人的自我救贖卻無濟於被嚴重蛀蝕的家人關係;唯有全員出動或許才能修補家人之間有如鴻溝的縫隙。《神奇大隊長》有一幕精彩的群戲:當他們一家人在公路上遭遇條子的臨檢,甚至還進到房車裡頭來查看究竟時,此時孩子們如何替老爸化解這場危機呢?他們用宗教的力量反將一軍,把條子哥嚇得落荒而逃。『善用社會行為來對抗組織體制』,這就是大隊長獨力教育的成功之處吧!教育唯有在山林中實際操刀、在公路上實際演練才能獲得回報。

若真要說兩部電影相似,陽光小美女和神奇大隊長在旅程中都護送著往生的家人,『往生』是為了生者,而不是為了死者。這才是公路電影所想傳達的dying message。所以電影的結尾,大隊長抱別大兒子踏上新的人生之路~

這是人王與精靈族戰士嗎?

神奇大隊長維果莫天森再度入圍奧斯卡男主,他的演技已經是紀錄片的真實呈現,令人完全不覺得在觀看一部劇情電影。如果本屆的男女得獎者是維果莫天森和《她的危險遊戲》的伊莎貝雨蓓,或許最佳影片的烏龍事件就會顯得無足輕重,因為頒給《藍色月光男孩》本身就已經是烏龍了。

『一部神奇的電影和難以類比的演技』這是迷北北的真心話,就讓大冒險留在公路上進行吧~

別忘了家庭中的最重要成員史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