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八零後就歸零吧

7/16,天氣正好的,松菸。與老朋友見面,最自在。

我們再也不說話了 ◎潘柏霖

沒有那樣的人陪你沉默陪你去任何不用說話的場所並肩而坐看山海山落也只覺得時間不夠用

沒有這樣的人和你一起賴床晚上夜跑、打電動和你去看看暮光之城一百次也不嫌你眼淚太多

最後只好約那些不太想見面的人去做那些不用說話的動作

我們活到最後發現好像有些話只要不說出口就不用難過。


我把那所有能說不能說的全部濃縮在兩座山中間,沒有更多了,說書人故事講完了,沒有接下來了。那也正好,就像還債那般一點一滴,剝奪了什麼都好,那些走過的路無論好或壞能夠的話能隨風飄散就好了。

因為是七一七,我想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的腦袋我的心臟都是無法承受那些像刺像一刀一刀劃過皮膚的言語,這就是不能夠互補,自認為蘇眉魚,再多都像傷害一樣,假如可以隨手丟掉,那我也能乾乾脆脆灑脫擺脫,我可以轉頭瀟灑,但背對你的我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有些話,只要不說出口就不用難過。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ic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