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關於性別平權

不支持就等於歧視嗎?

source:pixabay

近日蠻多人應該臉書被某些訊息洗版到一個不爽,
然後開始出現這樣子的想法:

「為什麼不支持就等於歧視?我中立不行嗎?」
「與其連署不如把力氣花在宣傳不同意票。」

關於第一個問題,可能是我同溫層太厚。

就我個人而言,並不認為「不支持就等於歧視」,更精確的說是「沒有簽連署書的人就等於歧視」這樣的想法,身邊也沒看到這樣子的言論,簽與不簽都是個人選擇。

對,現在簽的連署就是關於「擁有選擇權」,有一群人就是沒有選擇權。不是所有同志都要結婚所以要連署,而現狀是同志的權利義務被受限。

(你以為每個人都想踏入墳墓嗎?並沒有。其實只是了回收紅包錢啦(誤)

有些人會說不是會有專法嗎?同志權利義務沒有被受限啊。

這裡,先來提另一個例子,最近剛寫完東京醫大的文章,有一些想法。

有一部分的朋友看完文章後給我的回饋是,「以為台灣的醫生男女比例應該差不多。」、「沒有想到台灣比韓國還要差。」等等。這也顯示了,我們以為現況是A,而媒體傳遞的可能是A、B、C、D,但真實狀況可能是以上皆否。

整個社會被賦予一個無形的框架,然後不斷流傳複製。直到某天有些人發現框架其實帶來迫害與壓抑,進而想要打破、改變。然而,有很大一部分人終其一生不會發現到問題所在,更不會覺得框架有什麼不對,反而會認為打亂秩序的人才是麻煩。

所以也就有:「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樣子的話。

回頭講,東京醫大歧視女性與我們現在提的專法有什麼關係呢?

男性與女性如果是平等的,不是應該只看專業表現嗎?為什麼要透過調分來控制男女性別比例?

因為刻板印象所挾帶的歧視,造成惡性循環。

異性戀與同性戀如果都一樣是人,那為什麼不能直接適用民法?為什麼要透過專法來規範?

這不也是一種框架下的歧視嗎?

因為性別刻板印象,在職場上仍然會有人認為女性應該如何,男性應該如何,觀念的改變的確需要時間,可是法律要做的不是看風向,因而去限定性別工作權,要做的不是保護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嗎?

在這裡還是想重申一句話:

「多數人的認同並不表示這件事百分百正確。」

第二個問題。

我也是有困惑過,不過因為我沒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不知道哪個方法才是最有效的。所以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都試試看。


最後一點,這次平權連署除了同性婚姻,還有性別平權教育。

如果你覺得同性婚姻與你無關,那性別教育與每個人都有切身關係,過去錯誤的性別教育造成的問題,你我的日常生活中必定有感受到。

中立沒有不行,但如果你看了上述的言論有那麼一點動搖,也許可以從自身做一些改變。

例如簽一張連署單。


如果你/妳喜歡本篇 Medium 的內容,來動動手指按下左下角的「拍手」👏
(多多益善️。10下不嫌少、50下不嫌多。你/妳的鼓勵是我寫文的最佳動力~)
歡迎Follow我的帳號,我會持續分享更多優質內容。
有任何問題或意見都可以在文章底下留言,與我互動!
最後,歡迎轉發文章給所有對這主題有興趣的朋友們。感謝你/妳的閱讀。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隨手小額打賞。 贊助我喝杯咖啡:)

開啟街口支付APP,掃描下方 QRcode即可打賞! (免手續費!)

請大力的拍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