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觀後十日談day3

《御伽草紙》<舌切雀> ── 感情不是非黑即白,沒有全然的對和錯

文/ 孫季均 圖/ Unsplash

2017/06/11

讀太宰治《御伽草紙》的每一節小故事,都有一個共同點──沒有誰是真正罪大惡極。太宰治描寫每一個角色,都貼合現實生活中的人,故事角色都活靈活現,每個人都有缺點,每個人都可憐。

在<舌切雀>這一節中,老爺爺被直接批評成日本第一沒用的男人。體弱多病、自命清高,一事無成,最後靠家裡的小錢維持著基本的生活。娶了一個毫不出眾、面貌醜陋、缺乏知識的老家女傭為妻。

老爺爺性格上是消極的,夫妻感情不和樂,沒辦法有心靈上的交流。比起說夫妻,不如說老爺爺是娶了管家婆,只是負責幫忙家務起居的照料,最後連話語都減省了。

比起和老婆婆交談,老爺爺更喜愛麻雀阿照。當阿照舌頭被老婆婆拔掉後,老爺爺瘋狂地尋找它「對老爺爺而言,用如此不顧一切的熱情做出行動,在他人生還是頭一遭。」他在和老婆婆相處的過程,沒辦法獲得心靈上的寄託,然而卻在麻雀身上得到安心的感受,開始交流心靈。孤單、孤獨的心頓時獲得解放,然而最後還是失去了。所以他發瘋似的尋找,尋找能慰藉他孤獨心靈的那個靈魂。最後他找到了,並從阿照那得來稻穗。

而太宰治將老婆婆描寫的尖酸、跋扈、強勢又殘忍。然而整個故事中,我最同情的也是老婆婆。看似殘忍的拔了麻雀的舌頭,貪心的想要獲得雀之里的葛籠,但在我看來他的種種行為卻是出自於愛。

老婆婆從年輕時就在照料老爺爺,後來順理成章的結為連理。或許一開始並非愛戴自己的丈夫,更多是考量現實層面、獲得更理想的生活,我猜測這是老爺爺說「滿口謊言。」背後的意思。

但總歸是一起當夫妻,除了生活照料,更多的是相處。老婆婆朝夕和老爺爺相伴,沒有心靈上的依附,兩人其實都很寂寞。畢竟是人,希望能跟另一伴說話、偶爾被照料、一兩句甜言蜜語,其實這些並不為過,但卻被老爺爺框架上世俗的慾望這樣一句話,好像犯了罪似的。

「為了你,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忍耐,只是,如果你偶爾能對我說一句溫柔的話,我就很滿足了。」──老婆婆。

然而這也並非老爺爺的錯,在他看來,老婆婆的夫妻閒聊,盡是一些情緒性的發言和膚淺的想法。正是三姑六婆的道盡他人八卦,眼裡只看的見旁人缺失。面對這樣一個三姑六婆,老爺爺本身閱書無數又自命清高,當然沒辦法在交談上得到共鳴。他沒辦法在老婆婆身上得到快樂,所以兩人其實本質上就不合適。但這也不是老婆婆的錯。

他們之間絲毫無信任可言,我想老婆婆最後並非貪戀葛籠,而是對於老爺爺的敷衍態度產生執著。他要證明老爺爺荒謬的發言是錯的,或許是像小男生用調皮搗蛋的方式吸引女生的注意,想藉由讓老爺爺產生困擾的方式讓對方求饒,或許是不滿老爺爺那句平淡的「妳去吧。」總之,愛之深、責之切。而老婆婆的悲劇,更應證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句話吧!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網址:https://unsplash.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