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觀後十日談day4

《御伽草紙》<舌切雀>──當阿德勒遇上老爺爺

文/ 孫季均 圖/ Unsplash

2017/06/12

「雖然像是什麼事都沒做的樣子,但其實有些事是除了我以外沒人能夠做到的。雖然不知道有生之年會不會有發揮我真正價值的時機到來,可是,一旦時機來臨,我便會大大的活躍。」──這是在<舌切雀>這一章節裡,老爺爺對麻雀的自白,像是要為自己的無所事事辯白,自命清高。

這句話讓我聯想到阿德勒心理學的相關書籍《被討厭的勇氣》中,一個有趣的論點。在《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中,人因為過去心理創傷導致現在的不幸,阿德勒全盤否定。也就是說,過去的不幸不會影響現在,否定了因果論。那為什麼人總認為過去會影響現在?最簡單的例子,父母離異、遭受虐待,大多數的人會認為,遭遇這樣不幸的人,在長大後心靈會受到某種負面影響,只是程度多寡有差別。然而阿德勒認為,心靈創傷不存在,而是人為了達成某種目的,故製造出心靈創傷,藉此合理欲達成的目的,這就是目的論。這是什麼意思呢?

目的論的前提是,不論我今天有什麼行動、思考、情緒,都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而製造出來的。用剛剛說的父母離異來舉例,若今天我說:「今天我因為父母離異,導致我心靈缺乏溫暖,不知人生意義是什麼,因此我也無心求學,導致學業成績差,一切都是因為父母離異的關係。」表面上看起來是因果論,然而目的論就要探討行為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今天最終結果看似孩子成績差,會因為這個結果而感到困擾的,都是和孩子最親近的人,如:父母、老師。也就是說這個孩子真正要達到的目的是他人的關心,手段是透過成績差吸引他人注意,進而關心他,而父母離異只是讓這件事看似合理的藉口。

回到老爺爺身上,他說出的這句話,正是一句和目的論相關的話。今天老爺爺本身表現出來是終日無所事事、一事無成的男子。在老爺爺這句話中我們可以看到,因為時機未到,所以導致老爺爺英雄無用武之地,只好隱居山林,沒有空間發揮。用因果論解釋就如上述的意思。然而如果換成目的論,這句話就很有趣了。

最終的結果是老爺爺無所事事,是因為時機未到。然而其實很多事情不是老爺爺沒有機會去做,而是老爺爺根本「不想做」。目的是只要「不去做」有意義的事,就不會嚐到「改變的痛苦」,不會體會失敗的挫折感,不用付出要做官前需付出的任何辛勞。所以透過時機未到而不得以一說,表面上看似無奈,實際上是包裝自己不想體會失敗的痛苦,這樣就能繼續過著安穩的生活。阿德勒說:「你之所以無法改變,是因為自己下定決心『不要改變』。」而為什麼要下這個決心?無非就是害怕改變的未知、過程的痛苦。

如果用目的論解讀,或許更能應證最後結局說的:「不知道算不算是託這些金幣的福,老爺爺後來便仕了官。」最後靠著老婆婆的去世,得來的財物,免去原先必須付出眾多辛勞才能當官這件事。最後老爺爺出來做官,難道是因為時機到了,君子能用於世了嗎?有待商榷。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網址:https://unsplash.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