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觀後十日談day6

《人間失格》・ 渡口

文/ 崔志遠 圖/ Unsplash

2017/6/14

「只是一切都會過去。今年,我將年滿二十七歲。由於早生華髮,在周圍人眼中,我已年過四旬。」

命運式的收尾,他結束了第三手札,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字裡行間仿佛可以看到一片櫻花剎寂的流川前,那個纖薄的身影一步一步逼向岸邊,直至消亡。

他提到了法國詩人瓦列里的一句話,攻擊他人是沒有意義的,應該攻擊的是那些人的神。那麼回過頭來,他的神卻是怎樣一副本尊呢?冰化成了水,那些幻象也就不見了。

「只是一切都會過去。」最後的最後,這成了他喃喃的自語。

但是,但是你要明白,這世界的盡頭須不只一端。

緬紹夫的「莫斯科不相信眼淚」中對於生活的洞見有種細膩而沉穩的力量,相較於葉藏的叛逆和隱幽,卻是不同了。

故事並不曲折,講的是一個工廠的少女遇人不淑,電視台的攝影師將她始亂終棄。但她並沒有就此沉淪,而是倔強地撐起生活,獨自撫育女兒成長。十六年後,她成為一家工廠的廠長,並且在工廠里收穫了一份真摯的感情。

不得不說,劇情有些制式,甚至老套,然而看起來卻不枯燥無聊,因了鏡頭中包含著的那一種內斂,卻無處不在的滄桑。在時間的催化下,激情的火花漸漸磨滅,生活處處盡是獠牙。當她以忍練渡過苦難,在對岸相迎的是一片曾經滄海的從容。

這是一個持續一生的選擇。告訴我,你要以怎樣的方式泅渡生命?有的人選擇在最美的時光裡歸於虛無,也有人選擇將生命過成一方無字的勛碑。

海子在詩中曾經這樣寫道,「公元前我們太小,公元後我們又太老,沒有誰見過,那一次真正美麗的微笑。」

生命呵,那是怎樣盛大而精美的謎團。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網址:https://unsplash.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