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觀後十日談day7

《人間失格》・ 薄顏

文/ 崔志遠 圖/ Unsplash

2017/6/15

「會不會,藝術從來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這是林奕含用生命作出的詰問。

葉藏自小就是一個巧言令色的人。因為性格中的敏感和早熟,他過早地脫離童稚,代之以一臉偽裝的臉孔,只為討得世人歡心,而這也在他內心種下了一株乖張厭世的花苞。長大後,當世事蹉跎,那個愛他的常子已經為他殉情,常年流連酒肆的葉藏在靜子家的生活亦是不堪。面對著唯利是圖卻尚且稱為朋友的堀木,他心中的惡之花不可抑制地綻開了。

「說什麼世間,不就是你自己嗎?」他終於不再在意旁人的眼光,鮮衣怒馬地揮霍生活。他說,「世間就是個人之間的鬥爭,而且這鬥爭是隨時隨地發生的。人活著只是為了在鬥爭中取勝。」

這個世界的聲音太嘈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頻道。可悲的是,我們每天能交換的訊息只有屈指可數的那一些。於是我們只說自己想說的話,只聽自己想聽的故事。

有人說太宰治的文字純真卻冷漠,總是先扎你一刀,再睜大眼睛和你哭喊著說,好疼,好疼,使你不得不再軟下心來憐愛他。然而我更願意相信,錯亂是他的情慾和偏執在不斷反復地撕扯拉鋸。

他對祝子說,「結婚後,等到春暖花開,我們就騎車去看青葉瀑布吧。」他以為要將餘生全部的情愛獻給這個純潔不似人間的女子,到頭來不過換回一念空歡。這恐非他所願,亦不是他所能夠左右

一位戲劇大師總結過,古今戲文作品不外乎二十七種情節類型。因此,不論何種生花妙筆,也不過是更加繁複的畫地為牢。人生之美,在於一切因緣皆已註定,我們卻還在此間繁華樂此不疲。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網址:https://unsplash.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