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度過了可恥的生涯

文/ 黃鈺琇、李祉萱、夏維彤 圖/ 東立漫遊網

《人間失格》你聽過或看過嗎?標題即是這本書開頭第一句話。這是太宰治最後一部作品,帶濃厚自傳色彩,太宰治在書裡化作主角大庭葉藏,透過其生活遭遇將自己的一生與思想價值觀融入其中。《人間失格》曾被多次改編,無論是電影、漫畫、廣播劇皆有之。如果你是個疲於閱讀文字的人,也喜歡恐怖黑暗的漫畫,推薦你日本漫畫家古屋兔丸所改編的同名漫畫《人間失格》。

沒有毀滅與負面的人物是謊言

古屋兔丸曾經在高中時代讀過《人間失格》,他自述在那對未來感到茫然不安的時期,這部作品深深打動他的心,想著自己說不定也將過著與大庭葉藏相同的人生。在漫畫《人間失格》裡有句:「與其讓我害怕人類這種東西,並且每天晚上都在失眠的地獄中受苦,不如讓我去坐牢還會比較輕鬆。」古屋兔丸與大庭葉藏都有相同的價值觀──「人很可怕」,在他的漫畫作品中,常常畫到被負面情緒影響而毀滅的人,因為其認為在描寫一個人物時,如果不同時描繪毀滅負面事情就是個謊言,人性總是充滿黑暗鄙俗。在這背景契機下,古屋兔丸以《人間失格》為底本進行漫畫改編。

在《人間失格》漫畫中,主角第一個負面事件來自父親,漫畫並不像小說那樣仔細描繪他的童年生活,而是在大庭葉藏一次次毀滅中,提起父親帶給他的影響,討好父親失敗、不受父親關愛等等。這些事件造就了強迫自己裝瘋賣傻取悅他人,為了得到喜愛而當個小丑的大庭葉藏。演了17年小丑的大庭葉藏,開始厭煩這樣的生活,他感到厭世,在朋友的引領下墮落逃學、流連於酒店。被父親拒絕往來後,大庭葉藏落魄過了一段日子,後來在酒家女揚羽身上產生了共鳴──他找到了毀滅他的負面情緒「孤寂」──決定跟這個女人一起殉情。而這只是大庭葉藏人生毀滅的開始。

眾所皆知,大庭葉藏投海殉情後並沒有死,但揚羽死了。他因而背負了滿懷的愧疚,揚羽也成為了影響他最深的女人。大庭葉藏更向地獄深處墮落,成了一個到處找女人、依靠女人過活的廢物。諷刺的是,與生存技能相比,他是個擅長寄生在女人身上的天才。

被寄生的三個女人

「大葉庭藏」這四個字在字典裡的意思就好像是女人身上的寄生蟲一樣,提到大葉庭藏就不能不提到女人,在漫畫裡有三個女人對他較為重要,讓他愧疚毀滅的揚羽;落魄時的寄居殼──靜子;唯一有婚約卻被他拉入地獄的佳乃。

揚羽-

老公坐牢,三十歲卻對外謊稱二十四歲,身上散發的寂寞氣流,激發葉藏內心的衝突與矛盾。揚羽手背上的鳳蝶,在空虛寂寞的人生中掙扎,想飛卻無力飛翔,鎌倉殉情後,揚羽僵直的手伸向天空,手背上的鳳蝶如同飛向無盡的自由,這場景卻將葉藏引入愧疚感的深淵。

田中靜子-

育有一女的漫畫雜誌編輯,窮困潦倒時為葉藏丟下一條救命繩。靜子的出現,可說是葉藏人生的轉捩點,不僅開起漫畫生涯,還得到一個他從未體現過的家,從漫畫中看到葉藏變得樂觀、充滿希望。雖然最後於其間領悟到一直以來漠然害怕的世間,其實就是「人」,而倉皇逃離這對母女,但靜子為他所帶來的影響是不變的。

朝井佳乃-

純真、對世界毫無防備,成為葉藏最大的救贖。兩個人戀愛結婚,過著愉快的生活。原本以為的幸福卻在妻子遭人玷污再次化為泡影,而真正令令葉藏絕望的,是佳乃的純真在被強姦後消磨殆盡,使葉藏賴以生存的希望和根基瞬時崩塌,最終染上毒癮,走向自我毀滅的人生。

閱讀小說時讀者是依靠作者給的敘述憑空想像,比起單純的文字描述,透過漫畫形式所表現的《人間失格》,可以藉由視覺畫面輕易對內容延伸展開,例如當要表達大庭葉藏墮落、陰暗面時,漫畫會使用大量的塗黑,扭曲、抽象的人體,更能讓讀者面對面感受主角心境。特別的是古屋兔丸所改編的《人間失格》時代設定是二十一世紀,與原作太宰治生活的二戰時期不同,現代設定能幫助讀者更容易進入故事內容中。若是覺得小說讀來枯燥乏味,不妨試試以漫畫形式接觸這部日本文學大師太宰治人生最後的作品。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太宰星球’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