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芒:说“水军”

说到“圈子”,我来说说我所知道的中国“圈子”。

在令狐掌管国新办的年代,网络上有组织比较强大的水军是国新办的四大水军。不要以为官方水军都是像司马南那样的五毛(他确实是四大水军的头目之一)。用官爷的话说“占领舆论阵地不是左派打倒右派,更不是右派打倒左派,而是左中右都是我们的人”。国新办水军有两只在左翼,两只在右翼,通过两边对骂来控制网上热点话题的设置权。

因此不要相信网民有多大的力量,那些你认为民间巨大力量的,十有八九是人家的设局。没有官方左右水军的对敲热炒,草民的冤情再悲惨也炒不成网上热点新闻。右翼水军一般试图拉拢网上已经知名的自由派人士,能拉来你就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为了他们圈子的利益服务,拉不来就把你搞臭。

令狐后期把官方水军主要用于政治派系的工具,蛤蟆之所以被炒成了蛤蟆,网上死了好几次,就是这些官方水军的功劳。包子上台后,把这些水军的经费给切断,通过国信办夺了国新办的网络控制权,使得原来的“圈子”乱了套,各奔东西相互践踏。但很快这些人会围着各个官爷的利益组成新的“圈子”。都打着民主的旗号,可背后的老板都是党内部的大爷。

泡面说水军

国新办是块牌子,现给人感觉团中央走上前台,因这块牌子被揭掉而已,兵源一直是那些人,某些“右派”替某人洗地说团系水军是新军,实胡说八道。原总指挥部在中办秘书局综合信息室,十八大后被端。下边有N次水军N多传播公司,寻找大V转他们制作的官谣,再制作纸本内参返销老同志,以影响政局。

某已撤并宣传机构五毛部队有四支,两支极左,两支偏右。在令夫人谷被控制后,被刘部长(团)、孔丹(极右太子)等接管,中国的左派大多是极右太子在出资支持。该机构下,有一传播公司,承接重庆卫视一些政论性节目制作,而制作费畸高,或为地方卫视同类节目之4一5倍。这是重庆金援北京水军之一证据。

整个宣传、外宣掌握在团手里,奥运前推大外宣,几百亿收购海外中文网。秘书局综合信息室编几份纸制内参。其一为海外媒体中国报道摘编类;其二为网络动态类。某系在海外之对国内政治人物定向敲打,编入一;某系网谣让大V转发混淆视听者,编入二。内参供高层阅读,这些高干读的内参也是令狐系谣言。

某系通过所谓外媒编制传播组织化谣言,辅之萱萱水军“右派”谣洞,出口转内销,扭曲高层信息,打击国内政敌。禁止和封杀与海外中文网不同的言论,让国内精英以海外中文网为现实认知之中国图景,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一。因此很长一段时间,网络的统治力量,是重庆的原同盟者。在新媒体,人家布局十多年。

12年底13年初,秘书局综合信息室被撤编,最早在网上揭露其事的是夏商等。如李伟东等右派水军,传谣无数,安然无恙。他们原从某部级单位拿津贴,每个人头2000左右有计件工资,其余以战养战,服务对象地方当局企业主。天下公言股东即是李伟东等,这间经营小家电的公司,养了些研究员,负责包装大V。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