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先闡明一件事情,
 人的工作記憶數量是有限的,這個在coursera的Learn how to learn 裡面有提到
 數量大致上來說是4個
 當然在學習的過程中,有時候未知跟已知的界線有點模糊,所以大約抓3.4個


未知的東西是你不理解的,這代表你要去死記它,當在學習一個概念的時候。比如我自己在學習Redux的時候。因為他是一整個架構,所以除了method是未知的之外,method跟method之間的連結也是未知的。
 這導致一件事情,如果我沒有一次把這些method的連結記起來,他對我來說都是未知。
 但是他所要釐清的概念又超出我的工作記憶數量。
 所以每次學都是反覆學,反覆忘。


這邊再提一個比較通俗的例子:比如學吉他。
 do re mi 在哪,分別對應哪些手指頭 
 一次要推通這些東西其實是遠超過工作記憶數量的,光一個do re mi 就不知道佔去多少數量了。但是樂器這個東西因為會有幾乎是瞬間的反饋,所以身體自然而然的反應就是去試試看,去練習。直到do re mi 原本十幾個位置通通變成了一整個模塊(未知變成已知)
 然後他變成你的記憶,你不用再花專注力去思考這些事情。


到這邊我並不太清楚工作記憶數量實際應用要怎麼操作,現在我懂了,做法是用你的紙筆,要馬畫架構,要馬用筆記下用自己的話解讀的概念,或者紀錄看教學時候你看得懂又覺得很重要的概念,當這個概念數量到達三四個的時候代表你該停下來了。
 這個時候要停下來回頭,去把剛剛記得的三四個概念反覆練習,直到他融成一個模塊(未知變成已知)。
 這樣你的工作記憶插槽又會空兩到三個出來。然後繼續推進,重複這個迴圈。直到所有觀念被推通。再次反覆練習,直到這些概念被融成一整個模塊(未知變成已知)。


工作記憶數量,未知解釋未知,反覆練習,還有專注力
 這四個概念是息息相關的
 確保工作記憶數量不要超標,避免未知解釋未知,進入恐慌區,導致快速消耗了專注力。

這邊的反覆練習代表,你要關掉左腦,開啟右腦。
 開啟感知,不要刻意思考,讓實際操作階段帶領你的大腦。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