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房東經驗

Irvin Chen
Aug 6, 2018 · 3 min read

去年後半年,我跟幾位朋友合租的公寓空了一個房間出來,所以就開了 Airbnb。

在今年春長租出去前,半年來,那間空房間剛好接待了十組外國朋友。總共獲得 75% 的五星評價,平均 4.8分,還拿到 Airbnb「超讚房東」標章。

你說我有賺錢嗎?也沒有,這點零頭只夠補貼一點公寓租金,住宿費轉手就都繳給房東了。

那到底為什麼而開?除了可以稍微補貼租金,主要的目的當然就是好玩,想要讓更多人也了解台灣的好。

來住過我家的朋友,有音樂人、工程師、學生、社會人士;單身、情侶;來自中國、歐洲、美國、香港、澳門、東南亞。也有原本就認識的外國朋友來住。

透過 Airbnb 機制,讓他們處理金流與信任問題,我們只要扮好主人跟朋友的角色即可。我相信,我們應該有盡力做到好,讓他們覺得台灣真的蠻不錯。

東南亞朋友在元宵節時前來參加嘉義台灣燈會的 Pokémon GO Safari Zone;當時幫忙他們規劃時程的地圖紀錄

但是在台灣現行民宿法規框架之下,我這樣「共享」自家空房間,就是違法。而且完全沒有合法化的空間。

目前五都中,只有台南有劃定中西區與安平區為觀光特定區,可以申設民宿。(它是針對「來去鄉下住一晚」的情境設計的架構。)

在台灣現行民宿法規框架之下,「共享自家空房間」就是違法

我覺得如果一兩個人違法,那是那些人的錯;但如果整個平台上大部分的人都無法合法,那肯定是法律有問題。


我們理解社會上有一種明快的判斷標準:『不合法就是不合法,什麼都不必說。』然而如果當我們去理解這些『不合法』的背後,其實有許多社會的面貌。

『政府中心主義』無法看到科技帶來更深層的改變。例如 Uber 改變了人們的移動方式,也改變了汽車產業與城市的風貌。台灣獲益的對象可以不只是『白牌車』,也包括網路創業者、汽車製造業者,甚至是餐飲業、公園、親子關係等。因為 Airbnb 而獲益的也可以不只是『日租房』,而是包括旅館不願去的偏鄉小鎮、希望留在故鄉的青年、厭倦旅館的外國觀光客等。

⋯⋯政府能做的事很多 — 參考日本與紐約 — 把需求歸咎於媒合平台沒有意義。鎖 IP 的最大問題正是看起來一了永逸,實際上卻只是把問題往後踢。

Airbnb 被鎖的那一天,有幾件事肯定會發生:非法民宿繼續上架 Airbnb、外國旅客繼續用 Airbnb 訂房、其他產業開始遊說鎖住其他外國 IP。此外,民宿持續蓬勃發展,住房資訊持續流動,可能改為透過 LINE、Facebook、Booking.com 等傳遞。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