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侦察教训、餐桌上的政治、心理战 — Knowledge Node (06.14.2019)

iYouPort
iYouPort
Draft · 4 min read

欢迎来到知识点栏目!今天的主题包括反侦察、民主辩论、和心理战。希望这些内容能给您带来帮助。

今天的主题如下

  1. 所谓的数据本地化一直在帮助当权者更容易抓捕本国的异议人士,但是如果异议人士使用“外国平台”呢?事实上根本不需要那些外国平台所谓的“遵守相关国家法律”配合当局提供监视数据,也完全可以实现监视和抓捕。主动权是怎么做的?
  2. 你愿意和家人讨论政治吗?我想绝大多数年轻人都会说“不”。曾经有调查显示,在北美,平均每4秒钟就有一个年轻人因为父母的“不开化”而大喊大叫。但为什么会这样?人们宁愿在社交媒体上讨论也不愿意在现实中进行,这说明什么?自由民主政治要求我们学会彼此接触,现在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3. 心理战是如何操作的?为了达成什么样的目的?现代科技为心理战的进化提供了哪些便利?最常见的认知行为操纵分为哪几种?尤其是,如何反击它们?

*1

【当权者如何抓捕 Facebook 和 telegram 用户】所谓的数据本地化一直在帮助当权者更容易抓捕本国的异议人士,但是如果异议人士使用“外国平台”呢?事实上根本不需要那些外国平台所谓的“遵守相关国家法律”配合当局提供监视数据,也完全可以实现监视和抓捕。当权者是怎么做的?以俄罗斯为例,因为其中提供了很多中国类似的状况。

在监视俄罗斯的在线行为时,执法机构享有该国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 Vkontakte 的完全控制权限,该社交网络可根据当局的要求提供任何用户的个人数据。就如中国的微博微信,这不难想象。

这些被监视的信息 — 包括帐户注册时间、链接的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以及IP地址 — 在法庭上构成充分证据,以证明个人对其帐户中发布的内容负责。这点也和中国一样,被传唤的人经常能看到自己的社交媒体帖子被打印出来摆在你面前。

然而,在监视外国互联网服务时,没有这样的合作,俄罗斯的警察必须要有“创意‘。他们是怎么做的?

在 Mediazona 网站的一份新报告中,记者 Alexander Borodikhin 总结了10起案件,这些案件都被指涉嫌违反俄罗斯互联网法律,在外国社交网络上分享所谓的“非法材料”。以下是这份报告的简要总结。

Dmitry Tretyakov — —

这位来自滨海边疆地区的32岁活动家现已入狱一年了。他被指控“煽动极端主义”,证据是在亲 Navalny 的 telegram 频道上发送的帖子,帖子是记者 Arkady Babchenko 的。

他们是如何定位 Tretyakov 身份的?

联邦特工突袭了 Tretyakov 的家,抢走了他的手机,手机里有 telegram 的帐户登录。这些警察还调查了他的一位老同学和当地店主,他们确认了 Tretyakov 的名字以及反对派倾向的政治观点。当局还记录了一名“秘密证人”的证词,此人自称是著名反普京律师 Alexey Navalny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说 telegram 的帖子是针对警察的暴力行为。当局还收集了 Tretyakov 两名审前拘留过程中的同监者的证词,他们说他承认转发了 telegram 频道中的内容,其主题是鼓励人们“殴打警察并拯救俄罗斯”。

FSB 还将 Tretyakov 的电话号码添加到了另一部手机的地址簿中,然后启动 telegram 寻找相关信息。联邦特工在审讯过程中甚至把 Tretyakov 灌醉了,然后显然让他承认了分享记者 Babchenko 的帖子,并且将全程录制成视频。

此案提醒注意:警方抢夺电子设备在中国也广泛存在;认罪视频也一样。不同的是,俄罗斯当局只能将被告灌醉才能令其认罪并拍摄视频,而在中国,当局通过欺骗和恐吓就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其中另一个细节是“你的熟人会出卖你” — — 这就是为什么 IYP 一直强调你必须限制自己的社交范围,确保熟悉你的人都具备足够充分的反侦察意识和能力。

Emil Kurbedinov — —

他是克里米亚的一名律师,经常为克里米亚鞑靼活动家辩护,也就是中国的那种人权律师,去年12月,Kurbedinov 因在 Hizb ut-Tahrir 运动的集会上于 Facebook 发布了一些消息,而被判处五天监禁,该运动是泛伊斯兰政治组织,该组织在俄罗斯被作为“恐怖主义”禁止。

Kurbedinov 被判犯有展示极端主义信息罪,并于2019年1月被俄罗斯司法部取消律师资格。

奇怪的是,Kurbedinov 在2017年时也在监狱服刑了10天,也是因为在 Vkontakte 上分享了同样的视频 — — 尽管在内容发布时克里米亚还是毫无可争议的乌克兰的土地。

案例记录显示,一名现居叙利亚的男子向俄罗斯“反极端主义”警察举报了 Kurbedinov 的 Facebook 帖子。

那么当局是如何将账户的持有者身份定位到 Kurbedinov 的?

警察访问了俄罗斯联邦检察官 Roskomnadzor 的工作人员,他们声明 Facebook 直播视频只能由拥有直接帐户访问权限的个人发送。一名前 FSB 特工出现在 Kurbedinov 的 Facebook 视频中,继而确认 Kurbedinov 是录制该视频的人。法官判定,这足以“证明” Kurbedinov 发送了非法内容。

此案提醒注意:这其中同样没有需要 Facebook 提供用户数据。警告使用社交媒体发送直播和社会运动跟踪报道的活动家和用户,拍摄和分发的技巧很重要,详见 IYP 曾经介绍过的技巧系列:

Marlen Mustafaev — —

克里米亚的另一位活动家 Mustafaev 也被判在 Facebook 上分享 Hizb ut-Tahrir 的内容(伊扎布特,一个跨国伊斯兰组织),他是2018年9月开始服刑的,其“罪证”是他在2014年发布的内容。

与 Kurbedinov 一样,Marlen Mustafaev 在此前的一年也在监狱服刑,因为他在 Vkontakte 上发布了相同的图像。事实上,两个案件的主审法官都是同一个人,两个案子的裁决中的一些语言显然是复制粘贴的。

当局是如何确认 Mustafaev 身份的?

此案中是非常简单了的:逮捕他的警察抢走并搜查了他的手机,发现该设备已登录到 Facebook 帐户。 Mustafaev 被迫承认帐户是他的。

这个案子提醒注意:切勿将电子设备设置为自动登录,每一次关机前都要退出所有登录;切勿使用生物识别(指纹和脸部)解锁手机和电脑;并建议准备双账户,一旦遭遇酷刑被迫解锁设备时,请登录无害的备用账户。

Suleiman Kadyrov — —

克里米亚的另一名活动家 Kadyrov 因被指控“煽动分离主义”而被定罪,因为他转发了一则声称克里米亚属于乌克兰的视频,并在评论中表示他同意该视频的内容。他被判处两年缓刑并被禁止参加任何公共活动。

当局是如何抓到 Kadyrov 的?

和上述案例一样,FSB 特工搜查了他的家,抢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这些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都登录了那个特定的 Facebook 帐户。当局还获得了电话记录,表明 Kadyrov 在视频重新发布到 Facebook 上的那天“进行了传出数据连接”。

Evgeny Lesovoi — —

Lesovoi 是一名生活在库尔干的52岁商人,因被指控“煽动极端主义“和通过 telegram 在2017年11月5日宣传“革命”的帖子,而被判处两年监禁,涉事的帖子是由 Vyacheslav Maltsev 的“Artpodgotovka”运动组织的2017年11月5日的动员。

Lesovoi 被提前假释,但他说他所有的商业资产在他被监禁期间都被卖掉或被扣押了。在审判中,Lesovoi 说他甚至不知道 Telegram 是什么,并说电话维修人员可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的设备上安装了应用程序。

那么当局是如何抓到 Lesovoi 的 telegram 账户的?

联邦特工和反极端主义部队官员监视了一个 Vkontakte 上的亲 Navalny 的聊天群组 — — (在中国这种情况就是,当局监视了一个谈论推特/telegram 的微信群)。在那里,他们找到了一个 telegram 频道的链接,一个昵称为“LEV”的用户主张对警察采取暴力反抗。

该用户的头像与在库尔干的一个名为 Evgeny Lesovoi 的男子注册的 Vkontakte 账户的个人资料头像相同。

当官员确定只有一个生活在库尔干的 Evgeny Lesovoi 时,当局就开始窃听他的电话,并传唤了一位与他讨论过“革命”的朋友。

从 Lesovoi 的电话公司获得的记录也显示他的移动设备在他的 Telegram 帐户处于活动状态时正在传输数据。两天后,联邦特工就扣留了他的手机,该手机直接登录在那个 telegram 帐户中。

在搜索 Lesovoi 的家时,当局在2017年11月5日发现了一张装有反普京抗议活动文件的CD。法官后来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 Lesovoi 案件材料中确定的档案在他被捕后被编辑过,表明警察可能已经篡改过其中的内容。

此案提请注意(依旧是我们曾经不断重复过的基本卫生标准):切勿在敏感和不敏感的不同平台使用同样的头像和昵称;切勿将敏感内容带入不安全的平台上交流 — 微信不可以作为其他平台的备份,既包括内容也包括社交关系;每次离线之前必须退出所有登录。当局有可能暗中修改可用来定罪的文档,故而关键文档资料必须在不同地点和不同的人手中备份。

Alexander Petrovsky — —

Petrovsky 是加里宁格勒的一名35岁的出租车司机,于2018年6月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他于2017年10月下旬在 telegram 上发布了两条音频信息,那时距离 Artpodgotovka 的“革命”不到一周时间。

他发布那个音频的群组有大约100人,他在讲话中提倡街头运动、阻止警察和推翻普京政权。

Petrovsky 是如何被抓到的?

他自己承认发送这些信息,但他否认了重罪指控。检察官传唤的一名证人是被确认为有关 telegram 群组的创建者,导致人们猜测该群组本身就是由一名 FSB 线人故意制建的,以诱骗这些活动家。

此案尤其需要注意:这种钓鱼手段非常好用,根本无需外国社交媒体公司提供数据;美国警方也经常利用这种方法卧底并监视民间活动家组织(在Facebook)。我们不希望过多强调它,避免引发更多社会焦虑,但有一点必须强调 — — 即 如果您希望通过私密群组动员社会运动,那就必需确保匿名安全,并且,您应该知道自己正在面向什么样的人发起动员、群体中是否有可疑的不安全因素,不注重隐私安全的成员也应当被视为不安全因素。

Konstantin Ishutov — —

去年十月,伊布托夫的反对派活动家 Ishutov 被指控分享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向苏联士兵提供的德国传单照片,其中承诺给予苏联被压迫的农民土地和宗教自由。他在转贴的评论中说:“当第三帝国向苏联人民讲述比普京更好地解决俄罗斯人民问题的承诺时。”

目前此案件已经停滞不前,但是,与此同时,当局判定 Ishutov 在16年前发表的 LiveJournal 博客文章中存在“传播极端主义”内容,并罚款1000卢布。

当局是如何抓到 Ishutov 的?

在 Ishutov 的一次听证会上,警方向其他活动人士发出传票,这些人支持 Ishutov,警方指示他们进行讯问,希望能借此确认案件中的 Facebook 帐户实际上属于 Ishutov。

当这个方案不起作用时,当局下令对 Ishutov 的自行车头盔进行分子遗传检测,因为该 Facebook 帐户中的个人资料图片显示 Ishutov 戴着那个自行车头盔。警方也下令对 Ishutov 的电脑鼠标和键盘进行了类似的检测(这些电子设备是在对他家的第三次搜查中查获的),尽管 Ishutov 并不否认该设备属于他。

此案提醒注意的是:切勿通过社交网络分享任何个人资料信息;如果当局想要定罪一个人,N年前的记录都可以作为罪证。您在开始反抗之前必须做到全面清除互联网上一切个人信息。

Dmitry Baikov 和 Dmitry Grabar — —

Magadan 的居民 Baikov 和 Grabar 去年使用 WhatsApp 在一个公共群组中批评 Yuri Grishan 市长,当时该市正在辩论是否恢复直接的市长选举,这一选举在2013年被废除。

当局是如何抓到他俩的?

为了找到他俩,警方确定了 WhatsApp 群聊小组中的每一个成员,并逐一查获了他们的手机。权利组织批评当局非法搜查和扣押,结果当局坚称他们忽略了在手机上遇到的与调查无关的任何数据。

当警察将搜查范围缩小到 Baikov 和 Grabar 时,他俩向市长 Grishan 承认并道歉。最后,他们每人被罚款15,000卢布。

此案很有趣,并提醒注意:当局是如何破解 WhatsApp 群聊的? WhatsApp 不是 telegram,后者默认不加密,前者默认加密;暂时排除俄罗斯当局已经找到破解技术的可能性,因为这种可能性如果存在就不需要分析了;于是这种状况有可能的原因也许还包括该群组中有成员截图并分享了聊天记录。无法确定分享者出于有意还是无心,在中国曾经有过类似的情况,群组交流者不注重团队安全性,发现“有趣的或有价值”的信息时会倾向于截图分享。这种情况下尤其需要群组参与者充分匿名,如果必须使用 WhatsApp 或者 signal,请采取非本人常用手机号码。我们曾经介绍过《如何在不必暴露真实电话号码的情况下使用 Signal

Vyacheslav Rybakov — —

另一位在 Cheboksary 的活动人士 Rybakov 于2017年12月因涉嫌在 Facebook 上转发一张照片而被拘留,该照片显示在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纳粹的标志 — 他被定罪为“非法展示纳粹标志”。

当局如何证明 Rybakov 是转发者?

警方并没有证明。当警方无法证明 Rybakov 对 Facebook 转发负责时,地方法院驳回了此案。当局后来试图进入他的家,计划抢走他的电脑,但 Rybakov 拒绝让他们进入。最后,警方放弃了此案。

以上案例希望能给中国的异议人士、活动家和记者一些警惕;相关追踪监视的可能性方法还有很多,如果您或您的身边人从事过相关活动,应该在此有更多丰富经验。

我们了解到一些中国的异议人士看起来很“勇敢”,他们不担心被抓捕,甚至以被抓捕为荣耀 — — 将其解释为 “令当局恐惧了”。这种价值观是错误的,因为容易被捕等同于无法实现有价值的目的。只有实现这样的目的才能真正的“令当局恐惧”。

*2

【家庭餐桌上的政治议题】你愿意和家人讨论政治吗?我想绝大多数年轻人都会说“不”。曾经有调查显示,在北美,平均每4秒钟就有一个年轻人因为父母的“不开化”而大喊大叫。虽然这个统计数据找不到来源了,但是你知道,我们都了解丰富的案例能证明这种倾向的存在。

在忙碌的一天结束后,一家人终于可以坐在一起共进晚餐了,结果却是……因为不同意见而发生激烈的争吵。难道我们不应该在餐桌上谈论政治话题吗?

政治和宗教话语的禁忌源于社会学家 Norbert Elias 曾经称之为文明进程的东西 — 从中​​世纪开始的长达数百年的转变,个人的习惯、态度和内部倾向,最终导致了二十一世纪的礼仪和文明观念。换句话说,从礼貌的谈话中排除这些令人吃惊的晚餐对话就如避免决斗一样,并且使得今天许多人不仅很少见证暴力,甚至厌恶参与到这些话题中。

这条格言也与自由主义有着特殊的关系。为了防止对不同宗教信仰的无休止的流血事件,像 J. S. Mill 这样的早期自由主义者“发明了“公共和私人领域的分离。在“论自由”中,Mill 认为,虽然公共领域应该是公民可以审议公共事务的空间,但在自由社会中,每个人都有权享有私人领域,在这个领域中人们可以相信他们想要的东西,并按照自己的意愿表达自己。

今天人们普遍承认,国家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强迫你相信某些事,也无权抢占你的空闲时间。宗教和道德信仰是私有化的:也就是说,它们成为属于个人良知的事物,属于私人领域。

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种区分遍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请注意,为了在餐厅用餐、旅行、购买杂货、或享受商业服务,您无需透露有关您的政治或宗教信仰的任何信息。为了享受自由社会的利益,你必须通过道德试金石。这是道德和宗教私有化的副产品:通过使这些事项成为私有,持有截然不同的政治和宗教承诺的公民可以(理论上)在相对和平中共存。

因此,社会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福音派和无神论者都可以一起吃饭、工作和享受闲暇时间,只要他们不违法。当然,今天的公民有机会在选举时间以支持他们的候选人的形式公开自己的信仰,但是,在其他时候,人们普遍认为一个人的政治和道德信仰是私事。

如今简单翻查一下 Facebook 就能发现,有无数人在张贴自己的政治表达和宗教宣传。这一事实似乎挑战了前面的说法。但社交媒体的普遍政治化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代自由民主国家缺乏可用空间来进行充满活力的民间政治或宗教对话这一事实

由于自由社会中道德和宗教的私有化,人们可以选择是否参与公共(政治)事务。自由公民不需要随时知情、政治参与或投票;可以完全自由地忽略与公共生活相关的所有事。虽然当然受法律限制,但仍可以自由地追求我们可以想到的任何计划。

当早期的自由主义者争论这个私人自由的领域时,他们假设有权参与民主治理的权利 — 对社会如何运作发表意见 — 是一种很少有人会放弃的特权。我们目睹了一种渐进的但明确的文化转变:从对公共生活的关注转向以私人追求为中心的转变。结果是,让人们关心公共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nobody cares 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也许社交媒体的政治化反映了极少数真正关心政治的人的绝望尝试,让他人在生活中倾听自己的想法?除了社交媒体、独立新闻和大学教室之外,自由社会中很少有空间让外行人有机会讨论政治和宗教。

那么,社会媒体的过度政治化可能仅仅反映了自由民主社会中宗教和政治话语的禁忌范围越来越大?如果是这样,那么公共和私人领域的分割似乎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它实现了持有不同(甚至是对立的)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个人之间的和平共处,但同时也很难找到适当的空间来审议共同利益。

尽管新闻报道可能会受到政治话语的困扰,但大多数人都没有花时间参与政治事务 — 他们正在忙着追求自己的私生活,享受自由主义所带来的个人自由。

这并非全是坏事。有一种真正的感觉,例如,缺乏选民投票率,尤其是青年投票率,是社会稳定和成功的标志,而不是消亡。当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人们没有理由参与政治,甚至讨论政治。而在危机和灾难期间,政治激情才会普遍飙升,所以在某些方面我们应该心存感激。

但是,以牺牲公共生活为代价,越来越关注私人生活也会存在缺陷。首先,正如政治学家 Robert Putnam 所观察到的那样公民参与已经大大减少,公民聚集在一起讨论公共生活的空间越来越少。其次,人们感到彼此孤立和疏远,自恋变得猖獗。第三,让人们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公共事业中,或者对社会公正问题感兴趣是很困难的。在这里,餐桌问题变得更加重要。《从掰玉米的熊到阿喀琉斯之踵(一)数字时代的空虚寂寞冷

避免政治和宗教作为餐桌主题从根本上讲是希望保持气氛融洽。过热会导致愤怒,可能导致暴力。但是今天这些话题通常不会因为预防暴力而被避开,因为我们不希望任何人抑制情绪。我们努力工作,不想在休假期间受到打扰。此外,正如 Barbara Ehrenreich 不久前所说,我们生活在一种积极性 — 功利性的文化中,在这种文化中,负面情绪和激发它们的主题被视为没有价值。因此,社会不公正、种族、宗教和不平等等主题通常不受欢迎,因为它们会扰乱人们在文化上培养的积极动力。

这一点在家庭生活中最为明显。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家庭生活是神圣的:它是一个自我表达和自我表露、情感亲密的空间。当我们与家人在一起时,会感到有一种责任,需要意见一致、充满爱心和快乐。没有人愿意成为一个通过让别人感到尴尬或开始争论来破坏家庭聚会的人。那绝不是受欢迎的态度。

当家庭生活成为一种以亲属为基础的意识形态掩体时,问题就出现了,它将自己与所有潜在的威胁或令人不安的想法隔离开来。和谐的家庭生活是好事,但并不是唯一的好事。生活在一个公正健康的社会中也是好事,一个围绕自己建立边界墙的家庭,以避开任何可能扰乱其正面共鸣的东西,它忽略了这一点。

有些人可能认为餐桌不适合进行此类讨论。好的,然后呢?自由公共生活为这些讨论提供了很少的明显渠道。在我们的积极文化中,从来没有时间提出有争议的话题,为什么不在餐桌上这样做呢?家庭聚餐可以作为政治讨论的有用平台。

如果您无法与家人讨论这些主题,那么您可以与谁一起讨论这些主题?家庭关系是最深的:受血缘关系、而不是互惠互利维系,家庭关系应该能够容忍激烈的讨论而不会分手。如果您的家人中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观点,晚餐可以作为练习聆听彼此并试图了解不同观点的好时机

如果极化时代的特点是增加部落主义,我们的家庭成员,鉴于我们对他们作为家庭的忠诚,可以鼓励我们质疑长辈并检查自己的盲点。自由民主要求拥有完全不同的良好社会观念的个人能够和平地表达不同意见。(《“我永远正确”背后的动机》)

这需要纪律和忍耐。我们应该首先与家人一起培养这种民主美德。尽管提供了自由,但自由民主要求政治参与和知情的公民自己来维持。今天依旧很少人认识到这一点。自治权(包括个人权利和政治权利)并不是一种特权,而是一种责任。家庭聚餐可以作为亲人讨论共同利益的场合,从而参与民主的实践。

获得自由民主的国家需要大部分人口都了解并采取行动反对社会弊病和不公正现象。权利不会从天而降,也无法被任何人赋予,权利只能亲手去争取。

虽然完全非政治性的家庭聚餐 — — 人们有意识地避开所有有争议的话题,肯定是不好的,但是它的反面也一样不好:那些纯粹政治化的家庭聚餐,其中政治是唯一讨论的话题,结果是,其间每个人都努力表现出自己对“团队”的忠诚……这不可能有任何有意义的辩论。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在这样的晚宴上,每一个笑话和评论都会通过政治正确和社会正义的镜头进行过滤。

您希望有一个愉快的家庭晚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的意思是,考虑到现在每个人都很忙碌,这种情况多久发生一次?当你忙于工作时,为什么还要冒险参与辩论?你理所当然地觉得你应该享受一个相对平静的夜晚,散落着偶尔的笑声和集体回忆。但是,如果不允许任何家人讨论这些话题,你认为社会如何变得更好?

你的激情是令人钦佩的,我当然不会怀疑你的信念,但必须明白,你不可能用那种语气赢得任何人。你发出的声音越高,听者就越少

政治两极分化不仅仅是存在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社区和家庭中,甚至就在我们的餐桌上。尽管存在分歧,但自由民主政治要求我们学会彼此接触。鉴于我们可以参与审议公共事务的场所如此稀缺,我认为没有理由认为餐桌不能成为民事辩论的潜在场所。有必要认真地这样做。我们的家庭和社会的利益取决于民主辩论的积极尝试

*3

【心理战】维基百科将“社会工程”定义为“对执行行为或泄露机密信息的心理操纵”。这是一种用于信息收集、欺诈或骗取系统访问权限的伪装信任技巧,它与传统的“骗局”不同,因为它通常是一整套更复杂的欺诈计划中的众多步骤之一。

虽然社会工程的名声不好,但绝对不完全是攻击性的,它在日常生活中的许多方面都实用。

韦伯斯特字典将社会定义为“人类社会的或与之相关的,个人与群体的相互作用,工程(在这种情况下)就如“对某事物的控制或指导(如行为)“。接下来是另一个工程背景的定义:“使用科学方法设计和创建大型结构(如道路和桥梁)或新产品或系统的工作”。

将韦伯斯特的社会定义与前面的工程定义相结合,就是社会工程。社会工程用于广泛的目的:

  • 父母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意图行事的时候、孩子想继续玩游戏时搪塞父母的方法;
  • 教师与学生互动的方式 — 以令学生接受自己的想法;
  • 医生、律师或心理学家从患者或客户那里获取信息的方式,尤其是那些患者不怎么希望透露的信息,并且对治疗和协助方案的设置很有意义;
  • 执法 — 俗称诱供;
  • 约会 — 让周围人喜欢上你的办法;
  • 从婴儿到政治家,每个人之间的每一次人际互动几乎都需要社会工程。

这里主要关注的是我们可以从军事行动、执法、政治家、心理学家甚至儿童身上学到什么,以便更好地发现和识别不符合我们最佳利益的操纵行为,尽可能地保护自己。

心理战 — —

正如军方所说,PSYOPS 试图利用敌人政府、军队和人口中的人性脆弱点来追求国家和战场的目标。

‘心理行动:计划运作向外国观众传达选定的信息和指标,以影响他们的情感、动机、客观推理,最终影响外国政府、组织、团体和个人的行为。心理操纵的目的是诱导或加强有利于创始者目标的外国态度和行为。也称为 PSYOP。另见加强型心理操纵; 公开的和平时期心理行动计划; 感知管理。 ‘ — — 美国国防部。

几个世纪以来,这种宣传已被广泛用于战争,但是所有社会、经济、工业和军事因素都在使宣传成为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工程宣传战第一次被隆重使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很多机构采取了这种方法,如英国信息部、德国宣传和公共启蒙部门,美国新闻委员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战争信息办公室(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许多其他国家的“同行”。

战争宣传的作用是描绘宣传者方面的军事成功、展示反对者必须面对的武装力量和经济力量,以及“我方”具备的对手所反对的事业的道德优越性。并通过推动特定信息流来刺激战争的努力,在长期冲突中加强人们对国家的信念坚定不移,促使人们勇敢地承担损失,勇敢地做出牺牲,慷慨地购买(战争)债券,以及在国家的“伟大胜利”努力中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进行合作 — — “把你的孩子给我们”……

重写历史 — —

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用于重写历史的技术都是用于欺骗的或否认事实的,并且不同于使用伪造文件作为“事实”来源(或者找到某种借口不信任真正的文件),它是通过将真相从历史中剔除来使宣传的内容看起来合理。

虚假信息 — —

与旨在提供情感支持的传统宣传技术不同,虚假信息战旨在通过诋毁相互冲突的信息或支持错误的结论,从而实现在理性层面操纵受众

感知管理 — —

在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开创了“感知管理”,目的是让美国人民接受更多的美国干涉主义行动,但这种宣传结构一直持续到今天让公众接受无休止的战争。

在社会工程中,“通信建模”很常见,并且使用的是相同的 Shannon-Weaver 模型,被称为模型之母(Berlo,transactional)。

沟通可以采取许多不同的形式。有听觉手段,如语音、歌曲和语气,还有非语言手段,如肢体语言、手语、标志性语言、触摸和眼神接触。无论使用何种通信方式,消息及其传送方式都会对接收方产生明确的影响。

了解基本规则对于为目标构建特定的模型至关重要。有些规则不能被破坏,例如通信总是有发送者和接收者。此外,每个人都有既有认知,并受到他们过去的经历和他们自己的看法的影响。每个人都根据这些“个人现实”产生不同的感知、体验和对事物的解释。由于这个事实,任何特定事件总是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感知。这些“个人现实”是由亲人如父母、祖父母和兄弟姐妹等这些“先前社会工程”建立的,这些社会工程可能也是最深刻的一种了,它带有血缘天然的信任。

每个人都有身体和心理的个人空间。根据许多因素,您有权允许或禁止他人进入该空间或靠近您。有效的沟通就是在尝试将所有参与者带入彼此的心理位置

当社会工程师进行沟通时,他们就是在试图将其他人带入他们的空间并令其主动分享这些个人现实。社会工程师的目标是同时提供口头和非口头线索以改变目标(个人或团体)的感知,从而产生社会工程师所期望的影响。

促进特定形式的意图 — —

除了少数例外,我们所有人都受到20世纪主流通信技术(印刷机、广播、电视和电话)以及我们对它们的使用的影响。这些技术使知识可用,让我们开始关注世界各地的事件,并且在电话普及的情况下,扩展了我们的谈话手段。在这个意义上,它们确实是自由的技术。

然而,凭借其所有优势,这些技术也在为暴政服务,在信息消防栓的冲击下人们被动地接收信息和娱乐,深思熟虑被消解了,正因为通信过于便利,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快速作出反应。而一些能够主宰我们的社交工程人员(包括宣传战策划者)看清并利用这种冲动的大众传播潜力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都赞成“倾听”和“观察”,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通信技术的故事变成了有利于“自由表达”的计算机通信的发展。个人网站、博客、自由软件、专利巨魔和许可证斗争、社交媒体、隧道效应、新硬件和软件、以及数字安全军备竞赛的故事不断展开,战争宣传战的机器也变得更加兴奋了。

对于使用电影和纪录片概念促进公众对政府政策方向的大规模转变(促进特定形式的意图)、预先准备植入公众的思想(无论是故意发生的还是机会发展的)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如今在科技的协助下它更加“先进”了。

数字化变形 — —

数字化变形 — 语音、视频和照片 — 现在可以在个人计算机上轻松实现。篡改任何图像并将其提供给其他人已经非常简单。合成可能是数字篡改图像的最常见形式。图像变形是一种将一个图像逐渐转换为另一个图像的数字技术,并且该术语已被非专业人员应用于更广泛的数字篡改类别,或者称为润饰。

计算机生成的图像也可以完全由熟练的艺术家/程序员生成。

虽然“图像增强”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图像的外观或含义(如合成、变形和润饰),但它仍然可以对图像的解释产生微妙的影响 — 例如,简单的增强可能会模糊或夸大特定的图像细节,或改变图像看起来被拍摄的时间。除了所有这些之外,图像和视频还可以进行隐形更改,例如用于保护版权的数字水印和隐写文件应用程序添加的隐藏文件。

雾化 — —

重写历史和构建虚假信息策略在过去是如此的成功,以至于该战术被扩展到在线使用时被称为“雾化”:计算机科学家将其称为“雾计算” — 所谓的云计算的延伸。在五角大楼最早的研究部门 Darpa 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显示,他们已经建立了“自动生成和分发可信错误信息的原型……然后跟踪访问并企图滥用它。我们称之为’虚假信息技术’

袜子木偶 — —

互联网已经成为虚拟人物的战场 — 所有人都试图收集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来帮助自己的事业并伤害他们的敌人。这是一场没有旁观者的战争,因为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这场战斗中。(Virtual Unreality: Just Because the Internet Told You, How Do You Know It’s True?

我们都无法与互联网上互动的大多数其他人进行实际的会面。因此,我们创建了在网络世界中代表自己的化身,这些虚拟身份是被设计的(在某种程度上,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以塑造他人关于我们真实身份的想法。我们很自然地创造出代表我们想要的东西的形象而不是我们的真实形象,以此来增强我们的事业。借此操纵别人对我们的看法,给自己带来一些优势,欺骗是这场战斗的基本面。

Sockpuppetry(袜子木偶 — 使用虚假身份进行欺骗)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但网络创造了现代版的 sockpuppets,欺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特勤局甚至使用死去的孩子身份来制造间谍和渗透组织。(Police spies stole identities of dead childrenThe Lives of Ronald Pinn )(Revealed: US spy operation that manipulates social mediaChina Uses an Army of Sockpuppets to Control Public Opinion — and the US Will Too

袜子木偶就如其他社交工程方法一样,它可以用于正义和邪恶两种目的,IYP曾经介绍过《某些行动者,你需要一个袜子木偶

Trolling — —

政府人员接受培训,以促进特定形式的意图和攻击其他形式的意图。情报机构试图控制、渗透、操纵和扭曲在线语话,并且这样做肯定会损害互联网本身的完整性。例如,在 JTRIG 的核心自我识别目的中有两种策略

  • 将各种虚假材料冲入互联网,以破坏其目标的声誉;
  • 利用社会工程学和其他技术来操纵在线语话和行动,以产生操纵者认为合适的结果。要了解这些计划的极端性,请考虑他们为实现这些目标而采用的策略:“假旗操作”(将虚假材料发布到互联网并将其错误地归咎于其他人);虚假的受害者博客帖子(假装成他们想要破坏其声誉的个人受害者),并在各种论坛上发布“否定性信息”。

网络欺凌 — —

网络欺凌也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在目前的社会状态中,我们的同伴和更多的弱势社会成员需要帮助,他们没有得到帮助,因为,例如,每个人都在忙于赚钱和神经症竞争。

对抗方法 — —

数字化变形:篡改图像在心理操纵中的应用很广泛,并且一直在上升,特别是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拍摄的关于儿童的可怕图像、或者作为某些部队“在中东某处”的“证据”传递的图像,但这些造假过于简单了,通过OSINT技术很容易找到其破绽。揭露篡改使用 TinEye。此工具将向您显示以前上传过的指定图像

请注意,如果 TinEye 找不到图像,并不意味着图像没有被篡改。图像可能是新的(和已更改的),或者不在 Tineye 的数据库中。但是,如果发现旧版本不同,那么您所拥有的图像可能已经被篡改。更多关于OSINT挖掘篡改图像和视频的方法详见我们的分类知识列表

尽管有些时候数字伪造可能不会留下被篡改的视觉线索,但它们可能会改变图像的基础统计数据。图像取证工具集可粗略地分类为基于像素的技术、基于格式的技术、基于相机的技术和基于几何的技术。

检测特定形式的意图植入:前预测程序设计是一个研究领域,通过子文字、符号学、对话、概念架构仔细筛选,并基本上可以识别电影剧本、故事、纪录片、新闻等中的意图植入,仅用于检测促进特定形式的集体公众心态的意图。

这类对特定形式的意图进行植入性宣传的操作正在有效地重新设定我们自己的方向和意图,例如通过角色扮演和受控制的愚蠢行为重新建立我们自己的知识和资源基础,以(重新)解释/理解身体和情感信息。

例如,The Grand Chessboard 是一部虚构的小说,使用传统的以国家为中心的威斯特伐利亚叙述作为国际关系的必要条件,可以用作前预测程序设计研究中的 DIY 练习,其中读者是小说的中心人物。警告:仔细阅读这种东西会导致因果谬误,并且几乎不可避免地对非国家和非公司行为者的角色和影响视而不见。中国类似东西非常多,所谓的“主题作品”。

Underminers:Underminers 既是一本书的名字也是一个运动,通过隐蔽活动或不可察觉的过程以造成破坏,有时趋于突然的戏剧效果;通过挖掘或侵蚀其基础来消除其潜在的支持,从而令其削弱自身能力或导致崩溃。有激进派风格。这本书覆盖的主题可以有多种解释。

网络欺凌的一般防御:

  • 不要回复任何网络欺凌的消息 — 你的反馈正是网络欺凌者所需要的。他们最想知道自己已经让你担心和不安。他们试图弄乱你的思想并控制你,把恐惧植入你的大脑。不要给他们这个机会;
  • 不要把恐惧和不安留给自己。你并不孤单,和可信的人联合起来;
  • 不要删除或屏蔽来自网络欺凌的消息 — 不要阅读但要保留它,这是证据。您的朋友、您的ISP和/或电话公司也许可以使用这些消息来帮助您(根据不同国家的法律)。您可以对自己的案例进行一些研究,以便向寻求帮助的人提供更多信息。
  • 保护自己 — 除非你确信值得信任的人,否则永远不要安排与某人见面。确保会面在公共场所进行。
  • 您可能需要删除当前使用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帐户、电话帐户并设置新帐户(除非您保持帐户处于活动状态以尝试捕获网络恶霸)。

更多方法请参见我们曾经介绍过的《抵制在线攻击》。

对付袜子木偶: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关键一点就是完全切分你的专业部分和私人部分、敏感部分和不敏感部分,让这两部分变成完全不同的身份形象;当攻击者通过私人的/敏感的部分对你进行深入时,他们将只能获取一套完整的假身份信息。

更多详见《伪装+擦除 — — 在线隐身的重要步骤》《使用社交媒体时你必须注意什么? — — 更安全的抵抗

以下推荐一些相关纪录片,您可以在线查阅:

War Made Easy — How Presidents and Pundits Keep Spinning Us To Deat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9DjSg6l9Vs

Psywar https://vimeo.com/14772678

A virus called fea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VLHNpwju0

The power of nightmares https://archive.org/details/ThePowerOfNightmares-Episode1BabyItsColdOutside

Happiness Machines https://vimeo.com/48842811

The Engineering of Consent https://vimeo.com/48842898

There is a Policeman Inside All of Our Heads, He Must Be Destroyed https://vimeo.com/112533840

Eight People Sipping Wine In Kettering https://vimeo.com/75784765

Who Owns the Future? (intervie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dEuII9cv-U

还有一些讽刺性的,例如:

Africa For Norway — New charity single out no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JLqyuxm96k

Clarke and Dawe — The War in Iraq. Not the Previous One. The Current O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tF-5Xg_byk

This Land is Mi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IyrrjTTY Reference, original and explanations about characters in the video: http://blog.ninapaley.com/2012/10/01/this-land-is-mine/

A series of YouTube videos featuring actors performing melodramatic readings of Yelp review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EdXhH97Z7E

⚪️

❤️IYP 分类知识列表出炉 — — 2个列表会随网站的更新而实时更新,每次更新都会更改列表顶部的时间;您可以随时下载PDF格式以便在各种平台与朋友分享,也可以随时查看这里新增加的内容 — — 无需登录:

1、按使用价值分类 — — 29个栏目: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zHDRsb7BtR05ILg3F3rhAxBAcD9PJpbBwpGXPaAPP9w/edit?usp=sharing

2、按话题分类 — — 17个栏目: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tmU2VmsdHRo79NniIM85yWJrS-A_GIhku_0yXZOg8Fk/edit?usp=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