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持續的當下,相信許多人每天都會透過媒體關注疫情的發展,自己則是常開疫情地圖和資訊視覺化的網站,除了能獲得即時的數據,也能快速瀏覽各國疫情發展的情況。不久前看到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整理一個列表,包含多個指標性的此類網站,各有不同的身份、設計主軸和資訊呈現,這邊就羅列當中數個和自己推薦的來介紹和討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個人最常用的 https://coronavirus.app/map

WHO

近期的作為讓公信力蒙塵,但仍然是掌握許多數據的重要機構,因此數據更新雖然較慢,但理應是最準確的。

設計方面,身為全球機構以非常公部門的方式呈現數據,雖然資料齊全,但像是國名以純文字呈現,接收這些訊息時稍嫌費力。資訊呈現上則中規中矩,以圓點的做法能看出疫情發生的地區和密集度,不過大小差異不大,不搭配確診數字較難一眼區分嚴重性。另外,左下的當日案例和累積案例圖表,數量x軸、月份y軸的方式較不直觀,手機版上又換回熟悉的x軸時間、y軸數量,有不連貫問題,設計也明顯以電腦而非手機為主,整體來說能進步的地方不少。

校稿時發現WHO疫情地圖已改至 https://covid19.who.int/,修復了許多初版的問題,不管是在設計或資訊呈現上都重新改良,也有更多數據視覺化和分區層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pr. 1, 2020

UW

作為全球知名的HCI院校,建立的疫情地圖加入更多顏色的元素,像是疫區以顏色深淺區分,確診、痊癒和死亡數據也以不同的顏色表示,讓資訊更有效地被接收;手機版面也十分簡潔,但若能像電腦版一樣加入案例增長圖表將會更實用。

雖然此網站是由 UW HGIS Lab 製作,但總覺得若善用該校HCI資源與人才,應該有能力做出更完整的網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pr. 1, 2020

Johns Hopkins

近期媒體上經常引用的數據正是此知名學府提供,他們所建立的疫情地圖資訊量十分龐大,載入時間也較長。

設計上和UW一樣在確診、痊癒和死亡數據上以不同顏色呈現,疫區資訊則和WHO手法相近,但即使同一個國家也有多個圓點代表不同地區的嚴重性,解決WHO資訊呈現上的問題。然而手機版並未加以優化,建議以電腦版使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pr. 1, 2020

HealthMap

由 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 的學者、專家和工程師所創立的團隊,長期關注和監測傳染性疾病。

這次和多間研究機構共同製作開源的疫情地圖,又或是說疫情發展地圖,主軸也就以全球各地疫情隨時間發展為主。和WHO、JHU一樣以大小圓點代表疫區資訊,但加入顏色來增加嚴重性的層次,是能一目暸然看到疫情從頭到現在演變的好工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pr. 1, 2020

The Coronavirus App

個人最推薦的是由 Scriby 所製作的疫情地圖,一開始的開發者是在臺北外派的兩位法國人,因次也有完整的中文版面。從2月用到現在,他們一直都是以全球疫情為重點,但陸續新增不同的功能,包含口罩地圖以及API服務

資訊呈現上,個人最喜歡是版面右上角簡單明瞭的總覽,包含大家最關心的確診、死亡、康復和目前感染的數據,以及隨時間增長的曲線圖背景,相當善用空間和適度的數據視覺化

疫區資訊一樣以圓圈代表,雖然並未像 Healthmap 加入顏色作分級,但隨著地圖的拉進拉遠,可以清楚分辨各國的疫情嚴重性,也能看到該國各區的差異。另外,國家列表比JHU多做了額外層級,運用相同的模組完整呈現該國疫情發展和每日確診數。手機版上也一樣保持良好的體驗和呈現,這樣的連貫性也是自己會常用和推薦的原因之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pr. 1, 2020

從不同的身份能看到疫情地圖設計和呈現的差異,而這些正是源自於不同的目的,像是 Healthmap 主要關注和監測傳染病,重心也就放在疫情演變上;The Coronavirus App 則是個人發起,主軸也就比較接近大眾所關注的部份。

因此,先釐清目的在給予他人建議時也會有更清晰的脈絡,對於自己面對知識吸收 vs 視覺效果、3D vs 文字、體驗 vs 內容等等的平衡時,也是個值得一再提醒的利基點。


一如往常,Apple 和音樂相關的廣告總是吸睛又讓人想隨之起舞,近期釋出的 AirPods Pro 廣告一樣有高水準的製作和類似的效果。

隨著都市化帶來的巨型都市,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縮短了,但往往都市人感受到的是擁擠和煩躁,甚至孤寂。不過科技發展也帶來隨處可播放的音樂,再加上降噪功能讓人不管身在何處,都能擁有聽覺上的個人空間或逃離。影片中也可以看到 Apple 在空無一人的城市中運用十分 cyberpunk 的色調,充滿科技和未來感的同時,似乎也提醒大都會的空虛。

然而,在疫情不斷擴大的當下,看著疫情爆發的大城市在網路上的照片,不禁讓人聯想到廣告中開啟降噪功能後獨自起舞的畫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 Apple & New York Post

人類隨著經濟發展而聚集,但又因此衍生出讓人喘息的產品;疫情雖然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害,但似乎猶如降噪功能般,在快速運轉的城市機器中帶來喘息的片刻。另外,當我們看到許多企業開始實行 WFH,是不是也是時候讓我們去反思都市化的效益,以及當今的生活模式。

或許真有一天,我們都會像廣告中的主角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享受自我,但目前只能說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巨型的社會實驗吧?!


隨著疫情持續在世界各國擴散,觀察到許多人對於歐洲數國的佛系防疫討論或嘲諷時常圍繞一個理論 — 達爾文進化論,不禁想起數月前在美國科學雜誌 Nautilus 看到的文章 Survival of the Friendliest。內文以科學研究的發現,述說物種間的演化並非全然是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競爭模式。雖然有關注科學知識的應該都知道達爾文進化論的不足,但這樣深根蒂固的概念早就深入社會文化。希望大家能藉此知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不完整,對於不同國家、群體或團隊能有更多元的看法,並在民族主義氾濫的同時,提供我們對於社會以至於自身的反思。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 New York Times

進化論的一個重點是演化,不過文章中提到演化除了惡劣環境中的競爭,其實還有創造緩和環境的合作。看似衝突的兩件事的重點正是基因突變,因為在較 peace 的環境中讓突變更容易發生,加速了演化的可能,而此文章也就是著重於合作環境對於演化的重要性。

想到生存,我們往往連想到狩獵等等的血腥畫面,但到底如何評估物種的適存度?其實答案比想像的複雜許多,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多維度的各種參數,包含在既定環境下的繁殖力、新陳代謝和優勢等等。

但當去除環境因素,像是天敵數量的減少,科學家發現同一物種之間的行為也能降低競爭程度。在一個近期的研究中,他們研究老鼠的一個最簡單的行為:抱團取暖。科學家模擬一群客製了不同程度的個人主義的老鼠,也就是說一部份的老鼠比較獨來獨往,另一部份則是較傾向團體行動。可想而知,當溫度降低時,孤獨派的生存機會較低;抱團派則因為製造了緩和的環境,讓突變得以發生,創造更多元的基因的同時也就減少整體滅絕的機會。

他們認為這樣的抱團取暖組成了超級有機體(super organism),讓老鼠在不需演化成更大的生物就能獲得類似的效益,讓每個個體有更多的可能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 The Guardian

在另一項針對4千種鳥類繁殖策略的研究中,他們發現在惡劣環境中常見的合作生殖(cooperative-breeding),並非以往大家所預設:先有惡劣環境才演化出合作行為,而是原本就有合作行為的物種,更有可能在惡劣環境中存活。換句話說:

嚴酷的環境並沒有推動行為的發展,倒是行為使我們得以在嚴酷的環境下拓展。
The harsh environment didn’t drive the evolution of the behaviors — the behaviors enabled the colonization of harsh environments.

在近期的新聞中,雖然不泛各種激烈競爭的口吻,不過在早就擁有合作行為的人類中,我們也看到這樣的特性在各界展現:

我們都知道疫情會過去,對立和仇恨會留下,但我們也該記得那些站在身邊,肩並肩、攜手合作,經歷當下寒冬的人們。

*同時發佈於 Matters

About

jason huang

生於臺北,後天港仔;多媒體創意學徒,人文傳教士。👋🏿 hi@j450nhuang.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