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商品化(The Merchandising of Virtue)

譯自The Merchandising of Virtue, Nassim Nicholas Taleb著

(節錄自切膚之痛一書) 桑塔格關於桑塔格 — 美德正是你不炫耀的

看全文

我永遠會記得我與文化偶像和作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那次相遇,主要是因為我正好在同一天和偉大的本華·曼德博 (Benoit Mandelbrot)相遇。時值2001年,恐怖攻擊事件後兩個月,在紐約的一間廣播電台內。桑塔格,在被訪問時,對有一個“研究隨機性”傢伙這念頭激起了興趣,並連絡我。當她發現我是名交易員時,她衝口說出:她”反對市場制度”並在我話講到一半時轉身背對我,只為了羞辱我(注意到禮貌是白銀法則的應用),同時她的女助理在旁擺臉色,好像我因殺害兒童而被判刑似的。為了忘記這事,我某種程度上正當化她的行為,想像她住在某個鄉下小鎮,自己種菜,用鉛筆和紙書寫,以物易物,這類的事。

譯注: 白銀法則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埃涅阿斯奔離燃燒的特洛伊城》

不,結果是她不用自己種菜。兩年後,我意外讀到她的訃聞(為了避免詆毀逝者,我等了十五年才寫這件事)。出版業的人抱怨她的貪婪;她非要從她的出版商Farrar Strauss & Giroud那榨出現今值數百萬美元的預付稿酬不可。她,和一位女朋友,同住在ㄧ棟位於紐約的豪宅,據說後來以兩千八百萬美元賣掉。桑塔格可能覺得侮辱有錢人讓她與某些不可質疑的聖人同列,讓她免於承擔切膚之痛。

反對市場制度而不住在與之隔絕的小屋(像大學炸彈客ㄧ樣)並不道德。

但更糟的是:

滿口美德卻沒有完全承擔其直接後果是更加、更加沒道德。

這便是本章主題:為了形象、個人利得、事業、社會地位等這類東西而利用美德–任何不會分攤到ㄧ負面行為壞處的事物即為個人利得。

與桑塔格相對,我遇過數位實踐其公眾理念的人。舉例來說,拉爾夫·納德(Ralph Nader)過著隱修士般的生活,活的類同十六世紀中修道院內的成員。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