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

一年了大家可好?這裏沒有文章更新,主要是流水帳網摘的低度運作。書還是有讀,只是筆記需要正正經經寫,而疫情加上心情,總是覺得很難提筆。看著環境漸變,老實說每天心情實在很不爽,這是所謂咬緊牙關、鬥長命時期,心態需要調整。2022開始時大家都如常希望新一年更好,但到目前為止都可能是更差。

或者應該更stoic,著眼與可改變之事。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

--

一年了大家可好?這裏沒有文章更新,主要是流水帳網摘的低度運作。書還是有讀,只是筆記需要正正經經寫,而疫情加上心情,總是覺得很難提筆。看著環境漸變,老實說每天心情實在很不爽,這是所謂咬緊牙關、鬥長命時期,心態需要調整。2022開始時大家都如常希望新一年更好,但到目前為止都可能是更差。

或者應該更stoic,著眼與可改變之事。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

--

周年誌。2020大家都會覺得很差,而2021也好像不會好到那裏去,也大至上是我的感覺。好多人都說,這時要好好活著,拼命無恙,也只能這樣吧。因為疫情,生活上當然有了不同程度的轉變,多了很多時間留在家中,也並不代表多了空閒,始終要照顧小朋友,同時兼顧工作。這裏的讀書進度大致上都能保持,筆記進度則比較飄忽。

前陣子有一股移民潮去MeWe,我是相當讚成要保有這種說走就走的氣魄,一種意志的彰顯。功能上MeWe還是相當陽春,於是轉不轉台又成一番討論。其實開個戶口試試有何成本呢?不用「訓身」的。

當然我也興幸有這個blog,我要找回這裏第一篇文章,可以說是易如反掌,而不用在社交媒體碌來碌去。這是有自己地盤的好處,其他地方,都只是聯播點

好好活著,拼命無恙。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

--

史諾登三十六歲就要出自傳,只為記下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揭發美國國安局對於全球監控的手段,是違反憲法的。憲法保障個人私隱,只有政府在獲得搜查令的情況才能被搜。科技改變了國安局的做法,珍貴的資訊現在每天就在網絡上,貼身的機器每天透露我們的私隱。國安局對這些大數據,不理原因都先儲存,以便日後有甚麼情況都可以搜尋分析。這「抓取」動作他們不當是搜查,而是待到真正在電腦上搜尋上才算數。當然不只國安局,基本上所有科技公司都這麼處理大數據,但至少你都先得「同意」那份你不會看的條款。國安局代表政府,可以做的事都寫在法律上,不能為所欲為。 因為年紀相若,所以他的時代對我來說也是熟識的。這一代人活於網絡初起時,雖然資源不及現時,但就有相當濃厚的自由氣息,人人平等發聲交流的烏托邦,大家都對此有無限的期望,立下宣言網絡終將解放人類。在匿名的網絡裏,我們可以有多重身份,以及無限犯錯重來的機會。因為匿名,所以當某些言行錯了,我們另立分身即可,於是乎我們更不會執著於立場,不必選邊站或在同溫層取暖。生命有take two。但匿名也帶來很多的不付責任的言論和詐騙,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只可以說網絡起初門檻較高,參與者都會視之為一件事,小白相對比較少,所以那時的景象較美好。一旦商業加入網絡來做生意,門檻又降低了,便有不少騙子和小白進場了,他們不會珍惜所謂的網絡精神。另不少人反白眼的Tiktok成功在於其入場門檻極低,打字都不需要了,吸納不少低教育用戶製造內容。門檻低也代表我們不需關心細運作細節,只講求用戶體驗,「買新機器取代故障機器比找專家修理來得便宜…單憑這項事實便幾乎保證會出現科技暴政」。注意力成為新石油,賣廣告取得免費服務,我們的後設資料成為一種表面上是客戶分析,實際上是監控的資料,監控式資本主義誕生。這是沒有容錯空間的實名網絡。

開卷筆記 — 永久檔案
開卷筆記 — 永久檔案

Nolan新戲適逢疫情,變得更加萬眾期待逆市救星,加上故事又有新鮮奇觀逆轉時間,實在是相當吸引的。他向來有結構癖這大家都知,故事也傾向越來越複雜的結構,形成所謂「燒腦」效果。他的成功之處在於說複雜故事的能力,或者將相對平淡的故事複雜化,使到電影更有張力和驚喜。《天能》故事上來說已經是很線性的了,他們極力說時間逆轉不是時間旅行,看似是想擺脫此類戲的形象,但事實上就是時間旅行,只是回到過去的方式比較特別。因此,這個故事同樣要面對的是歷來時間旅行故事要面對的問題:自由意志還是宿命論? [警告,以下沒有可能不劇透了吧] 荷里活典型故事模式必然是自由意志勝利,未來可以改變,於是乎本來是宿命論的《Arrival》也得變成自由意志了。科幻故事如《第五號屠宰場》或《Arrival》裏的外星人,都對於宿命論無感,有點認為自然就是如此,也不必介意是不是自由意志。(有一個例外的是《Inside Out》太過著重情緒元素,反而意外地沒有太多主角本身的意志出場。)沒有意志或認為意志不重要,都會讓人覺得努力是沒意義的,沒有希望。《天能》是宿命論,祖父悖論不能破,所以在故事情節上是沒有漏洞的(除某些技術細節),能夠自圓其說。問題是我們能否認命之餘,繼續完成必要完成的事,那種既甘願又有自我意志的表現,究竟是怎樣的?在《天能》中因為事件太多太匆忙,並沒有太多空間去探索角色們的想法。於是Nolan為人垢病的寫情不深,在此作更為明顯了,甚至有點簡陋。始終,大場面與人物刻劃,都是需要取捨的,這已經是兩個半小時的電影了。

《天能》TENET
《天能》T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