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誌。2020大家都會覺得很差,而2021也好像不會好到那裏去,也大至上是我的感覺。好多人都說,這時要好好活著,拼命無恙,也只能這樣吧。因為疫情,生活上當然有了不同程度的轉變,多了很多時間留在家中,也並不代表多了空閒,始終要照顧小朋友,同時兼顧工作。這裏的讀書進度大致上都能保持,筆記進度則比較飄忽。

前陣子有一股移民潮去MeWe,我是相當讚成要保有這種說走就走的氣魄,一種意志的彰顯。功能上MeWe還是相當陽春,於是轉不轉台又成一番討論。其實開個戶口試試有何成本呢?不用「訓身」的。

當然我也興幸有這個blog,我要找回這裏第一篇文章,可以說是易如反掌,而不用在社交媒體碌來碌去。這是有自己地盤的好處,其他地方,都只是聯播點

好好活著,拼命無恙。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前陣子Likecoin的wordpress plugin附加了Matters發佈功能,我自己想試發到Matters一陣子,但又想要自動化,所以遲遲未動手。Likecoin我是沒有掛的,覺得本著不求回報心態寫文最自然,不過這只是求己而已,對於創作者應有回報我很讚成,現在技術能讓這成真,是一件美事。想發到Matters是因為據說那邊也有不錯的社群,想認識一下不同的讀者。據說前陣子還有一番Medium社群移不移民到Matters或Patreon的潮,若本著InideWeb精神,因為中心就是自架網站,所以一定留底,沒有移不移民的,然後用自動化發佈到不同平台(POSSE, Publish [on your] Own Site, Syndicate Elsewhere) ,所以Medium或Matters,why not both?

我就是這樣子發推的...
我就是這樣子發推的...
我就是這樣子發推的…

技術上來說還是需要該網站支持publish api,然後有對應的wordpress plugin才成。Likecoin的Matters發佈暫時只有簡單的auto draft或auto publish。暫時試過auto publish一篇,圖片都有保留到,但會有怪異whitespace。若auto draft則圖片要自己補上了,若果有很多讀書筆記的照片,會很煩。我暫時的操作是auto draft,因為我想加上「原文刊於網絡暴民」的連結,而Matters因為發到IPFS的關係,是不可更改的。要做到auto publish兼有原文連結,要靠plugin做(例如Medium plugin已可流暢發佈),已發了issue。最後,希望日後可以有per post設定,而非global。

另外就是若果要自動加入發佈連結,需要Likecoin plugin支持Syndication links的hook,同時Syndication links也得支顯示Matters平台,暫緩之計是發佈後手動加回Matters連結,兼改了一點Syndication links來顯示matters字樣。因此,這整體只可以說是半自動發佈,暫時用著看看情況如何吧。

很煩吧。要避開科技霸權,就得懂自己修理電器了。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史諾登三十六歲就要出自傳,只為記下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件事:揭發美國國安局對於全球監控的手段,是違反憲法的。憲法保障個人私隱,只有政府在獲得搜查令的情況才能被搜。科技改變了國安局的做法,珍貴的資訊現在每天就在網絡上,貼身的機器每天透露我們的私隱。國安局對這些大數據,不理原因都先儲存,以便日後有甚麼情況都可以搜尋分析。這「抓取」動作他們不當是搜查,而是待到真正在電腦上搜尋上才算數。當然不只國安局,基本上所有科技公司都這麼處理大數據,但至少你都先得「同意」那份你不會看的條款。國安局代表政府,可以做的事都寫在法律上,不能為所欲為。

因為年紀相若,所以他的時代對我來說也是熟識的。這一代人活於網絡初起時,雖然資源不及現時,但就有相當濃厚的自由氣息,人人平等發聲交流的烏托邦,大家都對此有無限的期望,立下宣言網絡終將解放人類。在匿名的網絡裏,我們可以有多重身份,以及無限犯錯重來的機會。因為匿名,所以當某些言行錯了,我們另立分身即可,於是乎我們更不會執著於立場,不必選邊站或在同溫層取暖。生命有take two。但匿名也帶來很多的不付責任的言論和詐騙,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只可以說網絡起初門檻較高,參與者都會視之為一件事,小白相對比較少,所以那時的景象較美好。一旦商業加入網絡來做生意,門檻又降低了,便有不少騙子和小白進場了,他們不會珍惜所謂的網絡精神。另不少人反白眼的Tiktok成功在於其入場門檻極低,打字都不需要了,吸納不少低教育用戶製造內容。門檻低也代表我們不需關心細運作細節,只講求用戶體驗,「買新機器取代故障機器比找專家修理來得便宜…單憑這項事實便幾乎保證會出現科技暴政」。注意力成為新石油,賣廣告取得免費服務,我們的後設資料成為一種表面上是客戶分析,實際上是監控的資料,監控式資本主義誕生。這是沒有容錯空間的實名網絡。

史諾登本身也因為九一一變成熱血的愛國青年,本想從軍但有意外未能如願,便以黑客技術報國。這也正逢國安局中情局等需要轉形的階段,他們要升級追得上現在的科技發展,這間接促成了承包文化,也就是需要大量聘用科技公司,進入幫他們建立伺服器、網絡,開發專用的情報系統。但這並不表示承包商就不夠安全,史諾登他就得經過安全人身檢查,外加他也受過中情局的訓練。情報系統資訊化,使資訊就在彈指之間,也令到他們依重資訊情報,而大於舊式靠情報人員與線民建立關係的合作的資訊網,始終成本差太遠。於是也令他們越來越想包山包海地吸取網上的資訊,以備搜查之用。承包外包文化,令工作人員少了為國服務的感覺,變成一份工作而已。這歸屬感的疏離,可能就是令史諾登能夠稍稍使自己與國家隔開一點,從而反思國家可以做甚麼。

他讀憲法,所寫的都是如何去限制政府權力。政府權力來自人民沒錯,但不是任意使用,務實上國家獨攬了暴力的使用,更需要各種限制,免侵害人民應有的各種自由和私隱。三權制度就是為了互相制衡才可以確保制度的運行正確,否則為何不是一權超人?他卻發現三權在私隱上沒有發揮制衡,於是損害了人民權利,這是問題之一。問題之二是我們本身都不太重視私隱,最常見的說法是「我行得正企得正」,但這會犧牲其他人的私隱,假定人們就不需要有事情隱瞞,當中包括揭發國家犯法的人。

本書在計劃細節上其實並沒有甚麼爆料,他要給的都給了傳媒。他選擇用傳媒,而不是自行網上發佈或通過wikileak等,是有考慮過這件事要如何發揮作用。原本的文件就這樣放上網,大家可能會因技術細節而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他需要傳媒做教育大眾的工作,將技術轉成大家看得懂的東西,這才能引起關注。選擇傳媒發佈,也讓他認識到一大堆人脈,可以幫他逃離國家的通緝,這比起無聲無息被滅聲會更好。

他小心行事,所以也沒有太驚險的情節,不過要下的決心卻不簡單。他向有小心處理機密,沒有告訴他女友和親人任何工作細節,這使她們相對安全,但要多月來隱瞞自己的焦慮和爭扎,然後選擇在若無其事的一天失蹤,也真的實在難以想像。他選擇來香港,是因為其特別的位置,能夠有一定的自由,不太受美國干預,也不太受北京干預,類似某種無人地帶。(現在他未必這樣想吧)如果他在其他國家,必然會被說成是別國間諜。在策略上,他也要先於政府的人格謀殺前,先公佈自己是誰和有何動機。

爆料後香港最終沒能為他提供政治庇護,他先藏身在難民家中,再想轉折轉機到肯提供政治庇護的厄瓜多爾,但到俄羅斯就被美國取消了護照而得滯留。俄方當然想與他交換情報,但他已經消滅所有機密文件,沒有甚麼情報了。現在他仍身在俄國,但可以有自己的地方,也接了女友過來。他回顧他爆料後,世界有沒有變得好一點?網絡方面是稍稍安全了點,例如越來越多網站使用https、GDPR等,美國有案子對國安局權力範圍作裁決,也有開源專案提供加密技術去幫助保護洩密者。

鐘他響起了,大家也對此有了警戒心,但卻也似乎對於大數據的監控無力,畢竟我們都會用信用卡、上社交媒體等等,要獨抗大潮阻力還是很大。

相關文章: 分裂的網路

Note on Sep 07 @08:55

「買新機器取代故障機器比找專家修理來得便宜…單憑這項事實便幾乎保證會出現科技暴政」


Nolan新戲適逢疫情,變得更加萬眾期待逆市救星,加上故事又有新鮮奇觀逆轉時間,實在是相當吸引的。他向來有結構癖這大家都知,故事也傾向越來越複雜的結構,形成所謂「燒腦」效果。他的成功之處在於說複雜故事的能力,或者將相對平淡的故事複雜化,使到電影更有張力和驚喜。《天能》故事上來說已經是很線性的了,他們極力說時間逆轉不是時間旅行,看似是想擺脫此類戲的形象,但事實上就是時間旅行,只是回到過去的方式比較特別。因此,這個故事同樣要面對的是歷來時間旅行故事要面對的問題:自由意志還是宿命論?

[警告,以下沒有可能不劇透了吧]

荷里活典型故事模式必然是自由意志勝利,未來可以改變,於是乎本來是宿命論的《Arrival》也得變成自由意志了。科幻故事如《第五號屠宰場》或《Arrival》裏的外星人,都對於宿命論無感,有點認為自然就是如此,也不必介意是不是自由意志。(有一個例外的是《Inside Out》太過著重情緒元素,反而意外地沒有太多主角本身的意志出場。)沒有意志或認為意志不重要,都會讓人覺得努力是沒意義的,沒有希望。《天能》是宿命論,祖父悖論不能破,所以在故事情節上是沒有漏洞的(除某些技術細節),能夠自圓其說。問題是我們能否認命之餘,繼續完成必要完成的事,那種既甘願又有自我意志的表現,究竟是怎樣的?在《天能》中因為事件太多太匆忙,並沒有太多空間去探索角色們的想法。於是Nolan為人垢病的寫情不深,在此作更為明顯了,甚至有點簡陋。始終,大場面與人物刻劃,都是需要取捨的,這已經是兩個半小時的電影了。

又或者說,其實並沒有甚麼hero moment或下定決心的一剎那,我們其實都是順著形勢去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而在事後我們才足夠強到發現這一切的意義所在,於是可以宣稱我們是故事的主角。這戲是有這麼一點點這感覺的,但閣下的腦還在拼湊劇情的時候,可能就沒有空閒去品味這餘韻。

這一切更可能其實只是為了實現Nolan的諜報片心願,這麼一連串大場面和周遊列國,緊湊行程,線索一個跟一個去,編排都很「典型」。唯一是當我們還未習慣逆行時,在例如飛車和最後大戰的場面,便顯得亂上加亂。雖然說要「試著感受他」,但一定理解還是需要的,否則很易走神,變得演甚麼無所謂。坊間都說要刷多幾次才能明白,就更顯這問題。雖然說現在流行藏彩蛋電影,根本是要讓你在家中用可以任意控制進度的影片玩多刷分析,但這戲不是這情況,何況Nolan很重視在戲院觀看的體驗,所以比較像是他在這上面有點過火。

逆行是很有趣的概念,亦生出很多有趣場面,例如三個主角同時出現、順行人跟逆行人打架、順行逆行的審問等。我我開初還以為主角會應用他學會開的逆行槍/子彈,但結果並沒有。這可能關乎到一個技術上的問題:逆行物體如何與順行物體有相互作用?這在故事中是有矛盾出現的,例如他在逆行時,會踏上一個看似逆行的水洼,但這在順行時看是合理的(負負得正);但在逆行時打出的子彈,卻會直接破壞到如玻璃面,用順行角度看就是逆熵地玻璃自動修補。這方面互動我覺得沒有好好想清楚規則吧?也有一些技術細節問題如:用順行角度,自由港的玻璃是何時裂開的?那架反掉的車是如何出現在馬路上的?這些問題都不會有答案。

不過這技術細節沒有影響的主線故事的封閉循環,所以還是很完好的宿命論。有一點是這封閉系統會生出一些「自有永有」的東西,例如組織名字天能,是由誰而創的呢?主角由其他情報員聽回來,然後結局暗示是他設立天能,所以這個名字就是這麼自有永有的。這一點在《T2》也有發生,就是晶片是誰發明的呢?只能後設一點看,是來自導演和觀眾的信條。

故事裏設定是未來人與過去人之戰,然而若果未來人並不相信祖父悖論,亦即消滅過去不影響未來,那末他們其實消滅過去也不能拯救未來,動機設定上會有問題,所以電影可能是刻意避開有關未來人的描寫,正如《Interstellar》裏也刻意避開可能是未來人類的開洞者,他們的作用只是讓故事有個說法。你可以假設他們已絕望到底或太過憤恨之類,來逃避問題,但不影響故事封閉結構。

熵在故事裏單單用作時間箭頭,玩一些視覺把戲,熵是甚麼不是旨趣所在。但事實上創造秩序,是我們人類甚至一眾生物常做的事,生命就是逆熵的過程,能量流量經過耗散結構,遠離熱平衡,但最終熵還是會回來,帶來可預期的熱寂。這太悲壯,也真的不適合亂入已然塞爆的電影故事裏。

相關文章: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我們為什麼睡覺,直觀答案自然是:睏!這是基本所需,然而現代生活對於睡眠剝奪得厲害,又有很多奇怪的睡眠理論,曾見市面有書是宣揚不用睡的。用科學研究去看我們為什麼要睡,當中機制,對我們的影響等等,可以破除這些睡眠的迷思。最簡單來說,睡八小時,不該退讓。

身體內有生理時鐘,維持近日節律,接近一日,平時接觸日光就能較準,會影響我們的睡眠時間。第二個影響想睡的因子是體內會有釋放腺苷,增加睡眠壓力。這個兩個系統是獨立運作的,例如喝咖啡能夠阻礙腺苷的偵測,但不影響近日節律。所以是有機會在捱夜之後會有一陣子覺得清醒,因為近日節律在獨立運作。生理上人可以分為夜貓子和早鳥,分別在於近日節律的不同,青少的近日節律比成人晚一兩小時,所以會自然較晚睡。

睡眠有大概九十分鐘的週期,會進入快速動眼期(REM)和非快速動眼期( …


疫情期間免費播放,在The Shows must go on!上一連串Andrew Lloyd Webber的音樂劇頭炮就是《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到現在已經播了兩次)。此劇在香港上時我年紀很少,只在廣告聽聞過,比較兒童向的喜劇,最經典歌曲是《Any dream will do》,記憶有中文版《夢幻舞衣》。 經典聖經故事講約瑟與十一個哥哥的恩恩怨怨,由說書人開始。播放的是電影版本,有個戲中戲的安排:學生老師在看約瑟故事,老師又會成為劇中角色,學生變成合唱團。

可能因為有小朋友的關係,所以家中幼少都能投入。歌入腦,故事搞笑,造型突出,都是這劇的成功之處。現代化處理,突然探戈、復古的士高、法老變貓王,破格又有趣,很過癮。

十一哥哥由其實心狠心辣,變成了可愛搞笑一時湖塗,不知道有沒有惹來爭議?本故事已脫去神聖,基本上都說成是約瑟自己的頓悟、努力、忠誠之類的,沒有對上帝的順服。概念上將約瑟發的預示夢,與他的人生目標混為一談,因為英文dream有歧義,在中文就是夢與夢想的分別。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其中一齣疫情期間限定網上Live,是英國國家劇院2011年的《Frankenstein》舞台劇,這劇有兩個版本,分別由Benedict Cumberbatch及Johnny Lee Miller交叉飾演Victor和怪物。這一套是一直想看但忘了的,正好在這個時候看看,人如何創造了怪物,被怪物吞噬,然後成為怪物,這個科幻的永恒主題。

兩套必然會有比較,我自己是比較喜歡Benedict做怪物的版本,感覺他做得比較「生動」?這裏必然會有我自己對怪物的想像,但又很可能其實是觀看次序問題? JLM的怪物語速較快,這語速用來做Victor那種知識份子倒是很合適,怪物始終還是一路在學習人類,不會太快吧。

舞台設計簡單而有效,那個steampunk火車頭是導演Danny Boyle的東西?誕生一幕頗震撼,破蛋而出,掙扎學步,大嚷大叫,有點就像動物出生那樣,但可以很快掌握例如走路這技巧,不像人類嬰兒需要一段襁褓時期。不過事實上怪物應該比較人造吧,Victor在造女怪物時就沒有那麼戲劇性。是想給予這被造物眾生平等的意像?這的確令我們更同情怪物的遭遇,覺得他跟我們一樣。

故事上其實更偏重於怪物,由怪物為視角,我們會了解到他的出生、學習、取得智慧、思考、仇恨、頓悟等過程。但礙於篇幅,有時還難以表達,例如對於De Lacey有被感到被背叛得要燒死全家嗎?相對而言,Victor的心理我們也未能好好掌握,只能靠由於大家對於原著都相當熟悉,而作畫外補完。這股不平衡,也使得此劇的噱頭:交叉演出,互為表裏,其實沒有達成。

相關文章: 科學怪人 — 拜物小姐戀物誌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大家的抗疫良品Netflix近年有花不少錢來做Original,其中一個是《攻殼機動隊SAC_2045》,導演有荒牧伸志和神山健治,至少讓人覺得應該會延續「SAC系」的精神。不過全3D還是會讓人有點看不慣,他們取較為接近動畫的面相,真的有點看少兒卡通的感覺。本來說2D也是簡化的現實啊,但質感就是不一樣,尤其現在仿真3D當道,使大家在腦裏留下一些區分。少校樣子太萌,配上田中敦子的聲音感覺才回來,雖然說義體嘛根本沒有限制吧。

故事格局更大,說到世界的「永續戰爭」(香港人又中keyword了)來撐起經濟,九課解散後到了美國做僱傭兵,結果捲入有關「後人類」事故,九課也正式重組。頭半比較多緊張的戰鬥,也依舊有必要的攻殼車、光學迷彩、網絡攻防,在九課重組確定又漸輕鬆下來。整體來說還是有SAC的感覺。

後人類有可能是網絡化下的新人類,可能是變種,其超人能力通當都與運用網絡和駭客能力相關,所以有別於英雄片的飛行、隱身類型,這才需要九課的介入。不過這與 Stand Alone Complex 有何關係,至少在這一季還未見。

格式取20分鐘容易上癮,所以其實一季很快就可以看完。對於老攻殼迷,我覺得可以一看,但就要習慣那風格,和有點怪的剪接。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克拉克星雲雨果雙料作品,應用了太空升降機的概念,使這更構想更廣為人知。在人造衛星的高度下垂一條電纜,便成為一個太空升降機,可以大幅減少太空探索的成本,不用再每每使用火箭來對抗地球的重力,可以在太空站上用更輕便的太空船來升空了。這故事設定在太空事業已有一定進展,火星也有殖民了,甚至發現了外星文明。這才來建造太空升降機,是為了將升空這事平民化,這也是科技一直在做的事:使舊有的事更容易,惠及更多人。

太空升降機的主要技術面向已經解決,就是要有超級強但又輕巧的物料來做纜線,故事中是某種鑽石細絲1。問題在於選址,要在赤道地帶斯里蘭卡2的聖山上,上面有千年古廟。克拉克將古代卡利達薩王的故事,與主角工程師摩根為實現太空升降機的故事互相交錯,使故事有了點詩意。那已是世界國的法庭裁定,不能使用那個地方來開發太空升降機,要保育古文明。

心繫外星文明的克拉克在此也加入發現了外星人的太空探測器,而且與人類有了對話,引發無限哲思,而且外星文明更規定不能授與更高科技。這刺激了太空升降機的發展需求,人類知道自己並不孤獨,才有了向外發展的動力。

有關選址問題並沒有拖太久便水到渠成了,所以衝突不大,事情發展算是順利。好看的當然是細節描寫,有關升降機的結構、設備、負載、重力、應對颱風、軌道垃圾等等,都是克拉克的拿手好戲。後半加入一場拯救行動,也算是緊張,但對比整個太空升降機的建設,無疑只能算是小事一件。

相關文章: 太空漫遊之旅

  1. 太空漫遊系列2061裏木衛二Europa就有鑽石礦,後來用於太空升降機材料
  2. 斯里蘭卡也是克拉克的養老地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512
512

可以再在大銀幕看阿基拉,是難得的機會。不過在疫情下不知道票房跌成怎樣,照道理阿基拉粉絲不少,早前東立再出漫畫版也是熱賣的。我自己去看時剛剛好像開始第三波疫情,又只是上班日子,所以觀眾不足十人。近年因為照顧孩子很少上戲院,這次是特別安排,不過還是看不到4K版本。在甚有絕望感覺的2020,看滅世的阿基拉,別有一番滋味。

東京奧運結果真的搞不成被視為神預言,事件的起因又很可能是實驗出意外,政府試圖研究和控制一股新的力量,結果反被其吞滅,一切一切都可以對號入座。港版字幕出現「獨立調查委員會」令人心領神會。只是阿基拉的世界已經是受過教訓的了,還仍然對於科學力量如此信任,去獨碰未知,是人類的天真,還是說我們窮得只有科學?或者阿基拉其實是無法封印的?社會動亂、政治爭拗、力量崇拜,一切都混和在一起,我們沒有簡單答案。即使在故事中說我們可以選擇未來,也有點蒼白無力了。

手功動畫的質感依然無可代替,賞心悅目,精細靈活,給所有事物貫注了生命和動能,背後是動畫師們對於日常事物的敏感。對光與影的控制,已經成為cyberpunk的必要條件之一,描寫著都市的璀璨與糜爛。

次序有先後,小時候看《街頭霸王》有個先知叫覺先姥姥,看阿基拉才知道就是那個神婆,原來又是抄回來。港漫抄襲其實非許景一家(但他的確抄得厲害),是行業普遍行為,覺得是小聰明。小時候資訊不流通不知道,而且覺得有看得就滿足,真是簡單的童年。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Jacky

網絡暴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