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片場》爆Seed記

大家對《屍殺片場》是一致讚好的,但身為湊仔公還是不能上戲院看,於是那個月網上影評左閃右避,等到2019年的第一天在家分了幾次終於完成。我也是同樣覺得好看的,因為不劇透很難討論,就直接進入囉。

【以下劇透】

因為無論怎樣避,都避不了大家說「千萬要看下去!」這一句,所以其實心有個譜。而其實作為直播正片的首四十分鐘,因為知道是一鏡過,所以都花精神在看其鏡頭運用和角度,已經在腦裏想像著怎麼操作,反而故事覺得無甚麼所謂了。這其實是所有長鏡頭片段的死症,一看久了觀眾就會察覺是一鏡的,然後分心去想怎麼拍;而事實上很多長鏡的安排,多多少少是為了炫技,而多於切合劇情推進。當然此片的這一長鏡,太多破綻甩漏,幾個位都令人感到有狀況般,奇奇怪怪,但大至上劇情還是一致的,唯一一個不能自圓其說的位置,就是導演自己拿著攝影機,卻對真正的鏡頭大叫「繼續拍不要停!」,這個位我記在心裏,看看之後他怎麼解讀。

來到一個月前,看到導演接案的情況,也就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也就覺得其實不會被劇透到啦。就算你知明知道這是戲中戲,直播片裏的甩漏位你仍會想知道是出了甚麼狀況的。事實上基於一鏡過這個特質,你會很想看看 making of。例如 OK Go 每出一首一鏡MV,你都必然會找他們的 making of 來看。這背後種種的計劃安排,如何達到要有的效果等等,都是有趣的。OK Go 是可以大花金錢兼不停嘗試,但《屍殺片場》要做直播,就更令人感興趣,去看看他們 making of 的故事,而心中也有個底,那條怪片應該埋有不少伏線,結果當然是非常歡樂。

到此故事也沒有太多曲折了,非常簡單直接,而且也難得地拍得到人情味,說出了創作者的兩難和對作品的堅持。我喜歡他只是用簡單的劇情,幾個父女關係的交代,電視製片人的討論,就已經做到這效果。其實簡單說好故事,不過是電影很根本的要求,只是現在很多戲都竟然做不到這點。

最精彩的是導演一家人齊齊「爆Seed」,父親親身上陣導演演導演,母親入戲上身脫稿演出,女兒變身幕後急救狀況,三個人都已經很「入戲」地進入忘我階段,懶專業用語是進入心流(flow),處於高度專注的狀態。認真做事的人,就算只是拍B級喪屍片,也會令人覺得很可敬,甚至有感染力,以至本來劇組有些人都在埋怨狀況凌亂,甚至製片說要擺停或刪結局,到最好都同心合力完成最後一個鏡頭,流露滿足的笑容。這令我想起兒時會在電視看到的《日本扮野大賽》,大家都很認真地做看來很傻的事,但就流露出創意和令人配服。

然而那一幕導演對鏡頭喊「繼續拍不要停!」仍在我心頭,當然可以說是導演在出了狀況一時情急向攝影師下指令,但在我看來,其實更像他承接了之前爆Seed說法,向不論是戲中的直播觀眾或我們,宣示「這就是老子的作品!」,這導演的尊嚴和霸氣,是不會向任何狀況屈服的。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