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筆記 — 人類的前途

本書先略談過去,再展望未來。未來越來越難預測,在於科技的加速變革,複利效應加上混沌,已不像古時變化那麼慢而穩定,可以說十年預測也很可能會落空。但預測的意義,並非只是好奇,而是避開危險,開拓新機,是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力,有自我實現的本質,可以是進步動力。

這個時代有很多難題,才哥的焦點總是:氣候變化資本主義,兩者互有關係。要阻止氣候變化全球攬炒(其實是人類攬炒,地球表示無感),必需對於資本主義所帶來的生活形態有深刻的反省和改革,在減排上也要各國互相合作。《人類大命運》談數據主義,才哥卻覺得太忽視資本主義的重要性。但現在的新極右、民主退潮、反移民潮等等,使各國轉向封閉,合作更難。

民主自由仍然值得追求?是否舉世皆然的價值?才哥引用一些研究數據,在所謂民主大國美國的民主程度也只是「有缺陷的民主」,比起一些北歐國家還差。然而我們常用美國做例子,去批評民主怎樣地不好。更麻煩是美國本身會因利益去扶持其他國家的政權,即使是專制政權,口裏說不身體很誠實。於是乎專制政府就以此作借口:民主並不識用。民主仍然是比較好(邱吉爾[大意]:除了其他,民主最差),否則獨裁者不會假民主了。才哥認為,就算是假民主,也比真專制好。(偽黃與真藍?)

科技帶來監控社會令人擔心,中國的信用評級制實現黑鏡級未來,已有夠嚇人。問題不在數據身上,而在於演繹,錯誤演繹就誤人一生,而我們不知道甚麼為之「錯」,總是要犠牲一大票無辜後才能修正。數據化也與管理主義有關,我們使用數據,使得東西可以量化,過程可以重覆,其實就是將事物機械化的過程。將道德感情數據化,就沒有了人性。

AI在演繹數據上有可能被用來找模式,在更大範圍則可能取替更多的工作,而帶來大量的失業,《人類大命運》謂之「無用階級」,會失卻生活的意義。才哥認為失業不是問題,應該慶幸的是有更多的閒暇了,可以做想要的事。要解決的是如何糊口,其一方向是全民基本收入。

才哥在此書有五十年與五百年的預測,都以一系列的問題為本作想像。五十年內的有關人的:世界人口、退休年齡、工作時數;有關國家的:國家數目、核武國家、民選領袖;有關氣候:二氧化碳濃度、人均排放等等。才哥的看法:戰爭因核武阻嚇而不可能,主要是訊息金融戰。經濟上最好當然是零經濟增長,這才可持續發展;要有經濟民主,可取富人稅,財產繼承設限等,再加全民收入。這方面似乎並不明朗。凍土融解則有過半可能,甲烷與古菌的釋放會使人類進入如《Mad Max》的災後世界,這方面實在不樂觀。

五百年就真的很科幻了,例如實現長生不老,會否令人固步自封?會否有世界政府?會否有超人類新階級?外星人到來了嗎?

記得才哥也自認是大中華膠,他引用一句:「世界之改造必需與中國之改造並進才能成功」,其實也所言非虛。對於全球問題,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所謂大中華膠的矛盾,其實你認清中國不等於中共,跟中共割蓆即可。要改造世界,才哥也重提他常說的人文和科學的結合,在工業革命所帶動的科大過文,令人心靈空虛。我們需要再次的文藝復興。克拉克說對於未來,我們往往缺乏勇氣和想像力,願我們勇氣智慧也永不滅。

相關閱讀: 人類的處境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網絡暴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