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可以再在大銀幕看阿基拉,是難得的機會。不過在疫情下不知道票房跌成怎樣,照道理阿基拉粉絲不少,早前東立再出漫畫版也是熱賣的。我自己去看時剛剛好像開始第三波疫情,又只是上班日子,所以觀眾不足十人。近年因為照顧孩子很少上戲院,這次是特別安排,不過還是看不到4K版本。在甚有絕望感覺的2020,看滅世的阿基拉,別有一番滋味。

東京奧運結果真的搞不成被視為神預言,事件的起因又很可能是實驗出意外,政府試圖研究和控制一股新的力量,結果反被其吞滅,一切一切都可以對號入座。港版字幕出現「獨立調查委員會」令人心領神會。只是阿基拉的世界已經是受過教訓的了,還仍然對於科學力量如此信任,去獨碰未知,是人類的天真,還是說我們窮得只有科學?或者阿基拉其實是無法封印的?社會動亂、政治爭拗、力量崇拜,一切都混和在一起,我們沒有簡單答案。即使在故事中說我們可以選擇未來,也有點蒼白無力了。

手功動畫的質感依然無可代替,賞心悅目,精細靈活,給所有事物貫注了生命和動能,背後是動畫師們對於日常事物的敏感。對光與影的控制,已經成為cyberpunk的必要條件之一,描寫著都市的璀璨與糜爛。

次序有先後,小時候看《街頭霸王》有個先知叫覺先姥姥,看阿基拉才知道就是那個神婆,原來又是抄回來。港漫抄襲其實非許景一家(但他的確抄得厲害),是行業普遍行為,覺得是小聰明。小時候資訊不流通不知道,而且覺得有看得就滿足,真是簡單的童年。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網絡暴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