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PM 2.5,有這麼嚴重嗎? |why so serious about PM 2.5

2018/11/8 @ 石牌

【編按】

本文寫於2015年11月8日,當時我和P都住在台中。3年後的11月8日,我們人已漂向北方。這一天北部的空氣也很差,P本來說要去跑步,結果換成我提醒她不要出門。

3年前的此時PM 2.5的問題逐漸浮上檯面,當時還在醫學中心工作,輪到我要挑一篇文章給實習醫學生念。於是我就選了這一篇跟PM2.5有關的研究來共讀,然後也藉此機會整理了一下當時PM2.5與精神問題相關的一些研究。這大概是當時寫這篇文章的一些背景。


十月的假日早晨

十月以來,我有感於自己體力太差,興起了一股運動的動力。一邊讀村上春樹,發現他把跑步寫得如此迷人[1],更讓一向對跑步很感冒的我,突然努力跑了起來。

某個周末早晨,我邀請我們家的另一半一起去跑步。只見她面露難色。她看了看窗外,問我說:「你不覺得今天空氣很差嗎?最近台中的PM2.5濃度都很高!

我口頭上回答:「應該還好吧!」心裡想著:「有這麼嚴重嗎?

她拿起手機,打開【即時霾害監測】的APP[2],用數據說服我今天的PM2.5超標許多。

難得放假,實在不想放棄一起運動的機會,勉強說服她換了運動服一起出門,誰知到了半路,還是被拒絕了。

「我覺得今天的空氣真的很不妙! 還是不要跑吧!」 她說。

不能運動,那就騎車去吃早餐吧。在我期待落空,難掩失望之際,又從後座被提醒了一句:

「你怎麼沒戴口罩! 」

此時我的失落轉為微微的不悅,腦中又響起了:「有這麼嚴重嗎?

於是那頓早餐也就吃得不太開心,吃完匆匆回家。回到家,既怒又熱,我習慣性地打開窗戶。就在這時,另一半說:

「窗戶不能開那麼大!! 你不知道這樣PM2.5會飄進來嗎?」

此刻,我心裡第三次出現那句話:「有這麼嚴重嗎?

2015 @ 台中

你的天空是甚麼顏色?

在那個不太愉快的早晨之後,我心想就算是吵架,也得吵得有意義、有證據。PM2.5的問題嚴不嚴重、有多嚴重?似乎值得認真研究。

另一半丟給我幾支釣竿,讓我自己去釣魚。從【你的天空是甚麼顏色】[3]、【爭好氣聯盟】[4]、【台灣護樹團體聯盟】[5] 等臉書專頁,很容易可以即時看到台灣各地的天空顏色。同時我也開始養成抬頭注意天空的習慣了。十月底的那一周,台中市的天空幾乎是陰霾得讓人窒息。路上仍然有路跑的民眾,操場上依舊有運動中的小學生。

除了天空的顏色,你還能透過【台灣即時霾害】的手機APP,或者「台中市空氣品質自動測站PM2.5資訊版」網頁[6],掌握PM2.5的濃度。不看則已,一看我才發現,距離自己住家最近的兩個站,幾乎隨時都處在危險或極危險的狀態。

關於PM2.5,你是否略知一二?

PM2.5,指的是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懸浮微粒(PM, particulate matter)[7]。這些懸浮微粒從何而來,經濟部與環保署的說法不太一致[8]。不過,交通廢氣、地面揚起的灰塵、工業/農業燃燒後的氣體,都是常見、也可以想像的PM2.5來源。

關於PM2.5,令最多人擔心的莫過於對人體的傷害。許多民眾最有感的,或許是在陰霾的天氣中,感覺到眼睛癢,喉嚨癢,呼吸不順暢。對某些特殊的族群來說,如氣喘、慢性肺病、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更可能因為混濁的空氣引發原有的疾病[9]。

截至目前為止,多數被談論的危害,都還在我們可以想像的範圍,因為那是屬於生理健康(physical health)的範圍。然而,在精神醫學領域工作,我更好奇的是,PM2.5對心理健康是否有影響?是否提高了某些精神症狀/疾病的風險呢?

在還沒有查資料以前,至少我已經知道,PM2.5會增加伴侶間吵架的機率!

傷人於無形的PM2.5

一個全球性的研究(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指出,PM2.5是全球所有疾病的第九大危險因子[10]。而世界衛生組織(WHO)則說,全球每八個死亡案例中,就有一個案例與空氣汙染有關[11]。

除了心血管疾病、氣喘等疾病,陸續也發現PM2.5與糖尿病[12]、新生兒出生體重過低、早產[13]也都有相關性。何以肉眼無法看見的懸浮微粒可以造成多重器官的危害?目前多數的假說認為,很可能是它引發了全身性的發炎反應。

腦部作為全身最重要的器官之一,理論上難逃PM2.5的影響。近期的研究發現,暴露在越高的PM2.5中,腦部萎縮的比例越高[14],中風的風險也較高[15]。

在可見的器官以外,更有研究指出,PM2.5增加了許多精神疾病的風險。從兒童青少年的注意不足過動症(ADHD)[16]、自閉症(Autism)[17],成年早期的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18]、老年出現的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19]、以及跨年齡皆可能出現的自殺死亡(completed suicide)[20]、焦慮症狀(Anxiety symptoms)[21],全球都已有學者進行過相關研究,其中更不乏出自台灣的研究[19]。

改善空汙,C/P值高嗎

空氣汙染,是一種全球性、無人可倖免的健康危害因子。從某個角度看,這似乎是一個公民、一個患者、一個研究者、或者一個醫師,無力改變的因子。但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只要試圖減少一部分的空汙,受益的就是整個天空之下的生物。

如果PM2.5會增加焦慮

2015年,英國醫學期刊(Brithish Medical Journal)上一篇美國研究發現,一個人在短期內PM2.5的暴露量越高,焦慮的程度也會跟著升高[21]。這個結果讓我有許多有趣的聯想。

除了工業、交通廢氣以外,廟裡燃燒的香與金紙[22],也會產生大量的PM2.5。如果高濃度的PM2.5會讓人變得焦慮,那麼,少點一些香、少燒一些金紙,是否能讓走進廟裡的人,心裡更平靜呢?

或許,我們也該讓神明知道關於PM2.5的最新研究結果。

不只我有這個想法。繼行天宮不再燒香之後,萬華龍山寺也在今年縮減了四座香爐[23]。在減香之前,寺方是有擲茭請示神明的[24]。

因此,如果你對於要不要拿香、燒金紙,還無法決定或心有不安,也許可以先把PM2.5的最新研究報告跟神明分享,請示神明看看。

人在做,天在看

燒香、燒金紙會產生PM2.5。我不禁想像,PM2.5這個肉眼不可見的東西,會不會就是人與上天溝通的媒介之一呢?

如果是這樣,那些排放最多PM2.5的人或企業就要注意了[25]。你們在做,老天都有在看。


參考資料

[1]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2] 台灣即時霾害 APP

[3] 告訴我,你的天空是什麼顏色?

[4] 爭好氣聯盟

[5] 台灣護樹團體聯盟

[6] 臺中市空氣品質自動測站PM2.5資訊板

[7] 懸浮粒子

[8] PM2.5誰排最多? 環署打臉經濟部 公布各類污染源排放量

[9] PM2.5 對人體有哪些影響?

[10] Lim SS, et al. A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burden of disease and injury attributable to 67 risk factors and risk factor clusters in 21 regions, 1990–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380(9859):2224–2260 (2012)

[11] Burden of disease from ambient and household air pollution

[12] Eze IC, Hemkens LG, Bucher HC,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ambient air pollution and diabetes mellitus in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5; published online 27 Jan.

[13] Stieb DM, Chen L, Eshoul M, et al. Ambient air pollution, birth weight and preterm birth: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nviron Res 2012;117:100–11.

[14] Long-Term Exposure to Fine Particulate Matter, Residential Proximity to Major Roads and Measures of Brain Structure

[15] Shah ASV, Lee KK, McAllister DA, et al. Short term exposure to air pollution and strok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MJ 2015;350:h1295.

[16] Early-Life Exposure to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and ADHD Behavior Problems

[17]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nd Particulate Matter Air Pollution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Pregnancy: A Nested Case–Control Analysis within the Nurses’ Health Study II Cohort

[18] Air Pollution might up Autism, Schizophrenia Risk

[19] Ozone, particulate matter, and newly diagnosed Alzheimer’s disease: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in Taiwan

[20] Acute Air Pollution Exposure and Risk of Suicide Completion

[21] The relation between past exposure to fine particulate air pollution and prevalent anxiety: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

[22] 抽菸、燃香產生細懸浮微粒濃度比霾害更高

[23] 研究:寺廟PM2.5濃度超高 北市將與龍山寺討論減香

[24] 擲筊請示神明認同 龍山寺縮減4座香爐

[25] 全台前5大PM2.5排放源!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face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