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念使君子

使君子不是君子,而是指宋朝丈夫郭使君發現這種植物的種子,可用來醫治小兒寄生蟲病。原稱留球子。

幾年前,從友人那裡繼承了一盆因搬家而捨棄的使君子。貪戀花美,但住處狹小,沒有陽台,於是把盆栽直接放在窗外花台土上,期待它早日開出大把紅花。但不知是否水土不服,這場期待終究落了空,盆栽被移除了,但盆栽裡的這位君子兄,竟在不知不覺間突破花器的束縛,將根蔓入了花台土裡。

從此⋯⋯不管花台裡種了什麼,每年春天雨水一盛,土裡總要抽出幾枝使君子的芽。由於深怕它愈長愈多,每每有芽冒出,總是遭我移除的命運。但這種植物顯然很堅韌,生長迅速,不斷堅忍的繼續冒芽出土,顯然土裡另有乾坤。

這次趁著元旦假期返鄉,從農村花店購得兩盆花,回家興沖沖的開始整理久棄的花圃,包括早已在花台裡垂頭凋萎的使君子,想趁這次鬆土,一舉「斬草除根」。但結結實實鏟了兩半天的土,壞了一支鏟子,花台那從沒如此徹底被挖鬆過的土堆深處裡呈現的,是與使君子嬌嫩形象完全相反的堅韌的走莖!

原來,當年那使君子能夠從花器裡逃逸而出,靠得正是走莖,它早已沿著花台側壁,從西邊走到東邊,即使花台遭我棄置多時,有些走莖早已乾枯死亡,有些卻仍留有生命力,而且扎得又深又緊,使盡全身力氣也無法把它撼動,只能一次一點的把土挖鬆,尋找它的源頭。但最後還是舉雙手投降,只能用剪子盡量把露出土的走莖剪除,無法根除。

沒想到當初的一個小貪戀、小決定,會在多年後成為無法輕易改變的糾葛。人生呀!不正是這樣,每一時刻的小決定,不斷的積累,扎得又深又緊,成為無法輕易變動的現實。但回過頭再想,這現實也正是你所擁有的唯一人生呀!

如今,我只能以「焦土」政策來整治我的花台,尚不敢澆水,恐怕辛苦剪除的使君子再度冒出芽來。但果若如此,是否該轉個念頭,給它水與肥,照顧它開出茂盛的花?至於花台安不安全?或許,只是我多慮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