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天下

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很多人說這是中國的天下,認為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崛起令中國足以取代美國。香港有很多人是這種美好想象的狂熱者,以為中國成為世界霸主真的能分享中國人的榮耀。不過他們 — — 「中國人」 — — 似乎不怎麼明白中國的天下是怎樣的天下。

天下這個概念自周已有,經歷諸多王朝演變形成的世界觀。所謂天下,即圍繞中國為中心的具有階級高低的國際關係。層層外推,離中國越遠的國家其地位越低,超過了蠻夷範圍的就是化外,都是一群未經文明開化的野人。驟眼看好似西方的帝國主義,同樣以武力征服然後以經濟和政治手上段剝削資源,同樣自詡是為蠻荒帶來文明之光,不過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中國的天下或許更可怕,除了是因為「天下」本質上是帝國思想,更因為中國人具有超強的排他和侵略性質。

「天下」一直都是主宰東亞的秩序,直至比中國更強大的西方列強擊敗,這種秩序才轟然瓦解。而瓦解的不單單是現實政治層面的國際關係,更是東亞諸國意識形態上的顛覆,由中國的天下轉到現代的民族主義理論上。中國表面上亦順從西方民族主義理論創造了「中華民族」這個不倫不類的政治產物,試圖建立一個現代的民族國家,不過最後誕生的卻是一個現代的中華帝國。帝國最具體的表現就是通過新設立的區域組織創造階級,以經濟和武力令周邊國家服從自己的秩序詮釋。

為什麼中國積極推動中國文化輸出,不惜大灑金錢資助西方大學和新聞機構?原因就在於散播中國的文化和價值觀對建構「天下」的認受性尤關重要,既然天下是以中國為中心的朝貢體系,而中國居中皆因天命所歸,自有其優越,各國自應要效法(不論是自願與否)。中國的天下架構下,中國對諸國皆有若干程度的話語權,這種權力固然建立在硬實力之上,亦體現在中國手執文化牛耳,大道在其中,以文化同質性及高位作為干涉以至吞併周邊國家的藉口。中國口中的大中華區,隱然是這種意味,既然是華夏文化區,就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中國就有話語權。

而最令人戰慄的是,中國的現代天下吸收了老大哥蘇聯的教誨,不僅是傳統的擴張方式,中國更透過經濟和學術活動到各國居住並大量繁殖,卻拒絕當地文化同化,他們抱持堅定的族種分界,不會被當地消化,而且與同族人形成獨立其中的國中國。這種海外領地都抱有共同意識,就是始終認為中國是母國,他們推動其居住國與中國的合作,不過是慢性的入侵。這種擴張更有效率同化各國,他們帶來中國價值觀和中國的生活方式,由社區生活到國家的政治參與,都充斥著中國人的身影。而一旦中國人累積到一定數量,就會引發量變而成的質變,當地將人事全非。最容易觀察到質變的,是擁有類似外表特徵的東亞,台灣受其害,香港更是受災前線。正正因為外表難以區分,更方便了中國具有種族主義的文化同源論推廣,淘空本地的文化傳統和價值信仰,改之以現代中華帝國的官方意識形態。

中國的天下,一個萬國叩頭的世界,一個人人生活得下賤而卑劣的敵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