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浪潮下的保護主義

Jason Hsu
Jason Hsu
Jan 6, 2017 · 6 min read

12月初立法院史無前例的通過公路法77條修正案以及78–1條, 提高對 Uber 或類似網路媒合叫車服務平台的罰則, 大幅提高至10萬元以上2500萬元以下罰鍰,並可勒令其歇業。

修「公路法」,到底是治標?還是治本?在20–30年前制訂的公路法,當時沒有智慧型手機、也沒有數位經濟, 用ㄧ個過時的法律來規範新經濟模式是否合理? 此次修法對國際網絡及新創圈的負面觀感將比想像中嚴重,12月1日 美國網路協會Internet Association 寫信給蔡英文總統達關切,執政黨提出這樣一個重罰法案就是政府態度,對國外企業來說就是國家意志。 美國網路協會呼籲政府停止這個法案,這可能會把所有跟新創自由競爭的方式關閉,也針對外來即將興起的平台經濟、分享經濟,做出了一個非常不好的示範。

政府可以用重罰趕走Uber,但是傳統計程車產業會有進步嗎?Uber 自己也要對台灣市場負責,繳稅、保險、乘客安全保障,一樣都不能少。台灣的政治傳統就是被利益團體綁架,礙於選票考量幫舊有保守勢力鞏固權力結構,加上又沒有措施推動傳統運輸業進步,結果只是阻絕民眾擁有更多、更新選擇的權利,也影響新創圈的發展和國際接軌。

無獨有偶的, 兩個禮拜前立法院也迅速通過觀光條例第五十五條之一Airbnb條款,未來未依法領取營業執照而經營觀光旅館、旅行、觀光遊樂、旅館或民宿業務者,若進行廣告行為刊登營業訊息者,將處新台幣1 0萬元以上50萬 以下罰鍰, 以及吹哨子條款五十五條之二,我可以去檢舉,檢舉的還可以有檢舉獎金。

【靠罰款,有真正解決問題嗎? 】

我們在看的是一個無法抵擋的浪潮趨勢,在這個數位化經濟裡面,他把傳統的模式透過網路去中間化:收不到稅、對消費者的保障、對傳統行業的衝擊,要怎麼做一個權衡? 像Uber或Airbnb這件事情衝擊到的是特許行業,特許行業在過去是要被保護的,因為有某程度在保護消費者人身安全、或交通的安全。而特許行業在這個時代面臨到最大的一個衝擊是,顛覆式的創新,在交通、住宿上可以透過媒合平台進行交易,發生交易是在當地,但付款的是在另一個國家,所以這個是新的電商的商業模式。

Airbnb的訂房資訊在網路用是演算法的方式,用跨平台到各平台去散播,在google、facebook、甚至於個人部落格,你這個罰款下來的話就等於是全部都要罰。而現在在台灣常常會遇到這樣的狀況是,一違法,台灣的立法委員們就說,「我要叫政府行文給apple、行文給google,叫他們下架!?」

我們可能保護到的是傳統運輸業、傳統旅館業者,但你傷害到的可能就是台灣的新創,像是拿一根棍子,不管新的舊的都把你們打死。罰款是最懶惰的作法!然而,我們要思考在一個數位經濟浪潮的底下,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法治環境,去讓這一些新的網路平台環境可以合法。

國外例如日本剛通過的民泊法,其他國家也有類似規定,要求一年多少天以下的出租上限。他的條件可以配合旅館業,去做相關性的配套措施,例如說消防、安檢、短租一年有幾天等這樣的營業。而在台灣要取得民宿執照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民宿規定得『提供旅客鄉野生活之住宿處所』因此在台北市只有唯一一間合法的民宿在陽明山上。

民宿管理辦法的修正案,讓都會區有條件地開放納入民宿管理,我們要的是一個可以保障消費者,有政府介入公信力的一個平台式的機制,例如台南市已經可以指定觀光區,讓一些歷史建物或日租,可以依合法民宿來申請,這些都是可以推動的方法。

【 創造雙贏,拓增市場 】

創造雙贏,可以讓台灣的市場跟國際的平台合作,把多一點點的觀光客帶進來台灣市場。 現在狀況可能是因為台灣的觀光客減少,旅館的住房率下降,致使我們做這樣的規範。如果我們能夠多一點點的去用開放的態度,吸更多的觀光客進來,做好觀光客導流,以同時滿足台灣旅館空房、Airbnb、民宿。這是我們應該要跟Airbnb去談的。有個例子,歐洲許多觀光大城因為Airbnb的龐大訂房者(累積已超過上千萬人次),產生湧入過多觀光客爭議,台灣目前反而是面臨陸客團大幅減少的觀光困境,如果能良性溝通,尋求「政府和更多這類國際大型旅遊平台雙贏的合作方法」,或許就能會台灣帶來更多國際旅客,同時這類大型社群網路平台,通常不需要龐大的國際行銷費用,就可以把台灣的旅遊亮點,推薦給國外消費者。

Airbnb對台灣的機會在於,讓更多外國朋友認識台灣因為跟飯店旅館的住宿體驗不同,是必須跟客人有許多溝通的,也會互相聊彼此的生活與文化,會讓他們更瞭解台灣而且觀光業現在不好,正是可以一起對外把餅做大的機會, 吸引更多外國遊客來台。

【迫切的需要: 數位經濟基本法】

我正在研擬台灣目前迫切需要的數位經濟平台法規,讓新的數位經濟商業模式能夠在適當的法源基礎下發展, 這套法規需要以促進發展為宗旨,而非防弊大於興利。數位經濟平台法主要處理有三個重要元件: 資料,金流,和顧客的權益保障。在未來會有更多數位經濟的商業模式衝擊傳統產業,從醫療,運輸,旅館等等開始,當這些去中中間者,去中心化商業模式出現時會有更多更破壞性的創新出現。

政府用提高罰則來處理Uber 和 Airbnb 的方式像是零和遊戲 (Zero Sum Game), 用舊的法規來規範新的數位經濟商業模式,每一次對傳統產業衝擊時,我們都可以藉由提高罰款,透過這樣的方式把舊權力結構變得更鞏固。在互聯網的時代, 數位經濟的商業模式早就已經模糊的國界疆界,在流動的本質下和去中心和去特許化的平台式經濟模式, 我們會看到更多顛覆傳統行業的產品與服務, 業者不改變,就等著被革命。

政府應該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數位經濟的浪潮, 幫助舊有產業轉型和加值, 把餅做大, 舊有的產業被顛覆後,新科技的興起也會產生的產業機會。面對未來,我們看到的無窮的機會和科技帶來的威脅?

Jason Hsu

Written by

Jason Hsu

curator, entrepreneur, restless learner and legislator 策展人、創業者、飢渴的學習者、立法委員 關注:新創、科技、教育、環境永續、互聯網應用 Twitter:@augama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asonh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