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敗的菁英份子

競選期間我遇到一個問題, 我所選擇Follow的各大粉專,以聰明勇敢的Emmy Hu為例,一次一次地分享蔡英文政府的經濟數據極佳, 拼經濟成果很棒,股市不但上萬點還破了天數紀錄,大家越來越有錢,中美貿易戰的轉單效應的對台大利多也蓄勢待發。

我越看就越有信心,覺得台灣前途光明,可是奇怪的是,我身邊有不少親人、同事朋友,似乎更多的並不知道那些數字,不對,即使知道了以後,也絲毫未因此改變感受及看法。

當然也有大賺一票的故事,當然也有生活越來越好的人們(據我的觀察,那些人比例上來說,大多原本就算是稍微富足一些的家庭),然而我要說的是普遍,普遍性來說,以人數來說,比起那些真實的統計數字,似乎大部分的人都對「窮到發慌」的翻唱歌詞,更有共鳴千百萬倍

為什麼會這樣? 面對這個矛盾,這個時候,我選擇了一個菁英心態來逃避(沒錯,你不必是菁英也可以擁有菁英心態) :

「明明經濟很好,你們又不承認,一定是因為,你們本來就是深藍淺藍假中立的。」

「都是不公平的媒體偏頗的報導,經濟好的新聞都不報,每天跟你們說悶經濟,你們就被洗腦。」

「拜託,這些數字留言,恐怕只有20%是真人,其他全部都是機器人網軍。」

「拜託,說會翻盤的,是懂不懂選民結構啊。」

然後,接下來的鏡頭大家都一樣,選舉開票了,我才大夢初醒。

老實說,我花了一秒鐘就接受事實,然而,那些我追蹤尊敬的意見領袖們,除了極少數人,則幾乎全盤崩潰,明示暗示靠北靠母選民為什麼這麼笨的幾乎是主流,我對此其實非常不耐煩,但也稍稍能夠理解,因為是菁英,要接受事情不能朝著「明明是正確的」方向走,是極痛苦的;有些更極端的,甚至覺得自己光是要概括承受「那些笨蛋」的決定,就是千難萬難。

然而幾日過去,除了已經膠化的極端人士,大多也漸漸從崩潰復原,可是事情並不止於此,因為可以不再責怪社會,跟承認自己無法說服選民,是因為對整個社會觀感認知的判斷是錯的,是因為自己心態傲慢,完全就是兩回事。

承認自己判斷是錯的,承認自己接收訊息太同溫單調,承認自己影響力其實微薄,說的話無法被少數人以外理解接受,從骨子反省重新覺察,對菁英份子而言,或許痛苦如同自削骨肉。一眼望過去,也只有少數如趙君朔、蔡亦竹、顏擇雅等人做得到而已。

講個例子吧,什麼叫不怪社會,但是也沒有發現錯在哪裡 —

「好,不責怪選民了,是我們不好,是我們宣傳得不夠,溝通不良,我們沒有用line和長輩圖,只要把這些亮眼的真實的經濟成果,弄成長輩圖宣傳,就可以了。」

我已經切實承認了,GDP數字和普羅勞工大眾之間感受的落差存在,才是整個拚經濟感受失能的最大原因,所以我可以直接預測斷言,這種作法是拿石頭再砸已經跛了的腳,只是一種「我說的是對的,好了你知道了就該被說服了吧」的心理,只是一錯在錯、不願覺醒。

我從大夢中醒來,這場夢其實不是選舉結果的夢;這場夢是迷信只要是優秀的人所說所做,就一定是對的夢;這場夢是以為只要取消追蹤不聽不看,那些人事物對世界的影響就會不存在的夢。

從此,我也有生以來,第一次從恐懼的桎梏中釋放了,無論對方的智商學歷經驗年紀長相能力成就,足以讓我學習,但對我來說,他仍然不過是個人,也會錯判、也有盲點、也有性格瑕疵的人。而我也是這樣,而那也沒有什麼關係。

從此,我給予另一個人最多的是肯定、感謝與尊重,不會有害怕、不會有崇拜。

而對於自己的期許,也蔚然成形,要成為能力上的菁英,但不能是心態上的菁英,否則永遠只能活在自己打造的小小城堡,否則只能放任大局變成自己討厭的樣子,即使未來能喊出I TOLD YOU SO,內心深處也不是快樂的。